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生若只如初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乱了。”

    王母一脸担忧的望着折影幻镜中的影像,堪堪道:“这两世可苦了这对痴儿了。相爱本就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何苦呢?月老,我命你下界助他们二人,莫让他们就此错过了。”

    “臣遵命!”

    ***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最荒凉的句子。

    可是娘却为了这句承诺等了整整一辈子。看着岁月在她脸上刻画出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细纹,横亘过满布疮痍的心口,触目惊心。

    梨夕慕问娘:“值吗?”

    娘只是淡淡的呢喃:“慕儿,当你心中埋下那么一个人后,你就不再这么问了。”

    于是,寂寞就在时间的蹉跎下缓慢碾过。

    娘叫梨卿衣,来自吴侬软语的江南水乡锦州。是个戏子。

    当年的梨卿衣风华绝代,如同那抹最艳丽的蔻丹,美的惊心。

    这样的女子自然是骄傲的。

    可是再怎么骄傲,毕竟也只是个二八少女,也祈望着可以遇到命中的真命天子。

    三月的锦州是美丽的,燕语旎旖,春色盎然。春日游,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足风流。

    梨卿衣也在这春意弥漫的宛曲湖遇见了这样一个倜傥的男子,于是少女的心就如同春笋一般破土而出。那样的男子是梨卿衣从未见过的。清俊秀致,谦恭温和,浑身萦绕着丝丝淡泊名利的儒雅气息。少女的心就这样系在了男子身上。

    当时的梨卿衣是让所有男人都为之疯狂的。这并不只是因为她的容貌,还有她的唱功。

    当时的她已是名角。戏台上的梨卿衣是动人的。咿呀呀呀唱着戏中女子的哀怨情愁,美的仿若仙子,不食人间烟火。

    这样的女子自然是高傲的。可是再怎么高傲,毕竟也只是个芳华女子,也盼望着可以与人真心相爱。

    男子当然心动了。

    于是,相识,相知,相爱。春扑蝶,夏赏荷,秋望月,冬听雪。琴瑟和鸣,情意缠绵。最终填满了心与心之间的罅隙。

    男子就这样悄然埋在梨卿衣的心里,生根发芽,肆意蔓延,紧紧缠绕住少女柔软的心,成为心壁上美好的纹络,随着心跳一漾一漾。梨卿衣知道这种感觉叫幸福。

    梨卿衣的眼睛很大很亮透着点点柔情,涤荡着人心中最坚韧的那丝弦。算命先生说这样的女子命运是多舛的。

    时光如梭。转眼三年就过去了。

    梨卿衣带着年幼的她站在桥头目送爹进京赶考。三年的幸福生活让梨卿衣忘了,即便当年的男子真的淡泊名利,也没有人可以一辈子如此,就连诸葛孔明也做不到何况爹?

    娘就这样伫立在桥头看着爹渐行渐远,最后消失不见。她看着娘,神色哀怨,清明的眼眸中有着深深的不舍。风扬起她的衣衫,衣袂纷飞,显得单薄萧条。

    这样的女子自然是坚强的。可是再怎么坚强,毕竟也只是个如水的女人,也希望可以守着丈夫孩子过着平淡的生活。了此一生。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