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生若只如初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就这样,梨绿绮众心所归的成了拂春楼的头牌。

    就这样,梨绿绮信了命,她觉得那白衣男子就是她命中的天子。

    就这样,故事才刚刚开始。

    几经打听,梨绿绮得知那男子叫做萧白尘,萧雅,白净,出尘。于是从那时起,梨绿绮满心里想的都是萧白尘,吃饭时,抚琴时,作画时,吟诗时,甚至连梦中都满是萧白尘的样子。

    梨绿绮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子。她心里有萧白尘就不会只是一人的单恋,于是眉目传情,暗送秋波,平日里演出,每每有萧白尘在她在台上就会表演的更加用心。

    萧白尘是个聪明人,他自然明白梨绿绮的情意。同许多老套的爱情故事一样,他们相爱了。

    记得萧白尘赎她的那天,梨绿绮笑着从老鸨的手中抽出萧白尘给的赎金,道:“我十一岁卖身到此,为你赚了那么多银子,赎我自己总够了吧?”然后在老鸨与众人还未回过神时拉起萧白尘的手,似碟一般出了拂春楼。

    那老鸨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知是否想起自己年轻时分,竟也没去追,就这么由着他们去了。

    可是,世事无常,美人再美也有她的定数。自古红颜多命薄像是一个亘古不变的定律牢牢禁锢着梨绿绮。

    与萧白尘在一起不过短短数月她便开始呕血不止,萧白尘自是着急的紧,一段时间下来人就瘦了一圈,再也没了往日那出尘的样子。大夫不是没请过,可个个来了之后只是瞧了几眼就摇摇头走了。

    梨绿绮躺在床上看着萧白尘日夜为她担忧,心里也不好受。其实梨绿绮心里清楚她这是自幼落下的病根,已是无药可救,怕是只剩下几月的生命了。却不忍对满怀希望为她不停找大夫的萧白尘说。

    梨绿绮就这样一直病着,她把与萧白尘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当做一年来过。

    一日复一日。忽然有一天,梨绿绮要萧白尘带她去赤旭崖看落日。伴着夕阳的余晖,梨绿绮为萧白尘跳了此生最后一段舞。

    生命在这最后的时刻绽放出异样的光彩。就这样梨绿绮舞着舞着就仰头倒下悬崖,像是以此来了结此生的爱恋。

    萧白尘是个一旦爱了就执着一辈子的痴儿,就在梨绿绮掉下悬崖的一瞬间他拉住了梨绿绮的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萧白尘拉着梨绿绮的手,双眸灼灼胶在她身上随着她一同落入这赤旭崖底......

    日慢慢落着,云缓缓飘着,树静静摇着,风呜呜唱着......

    生死为何?只因此生彼此爱了。

    第三世。......

    天庭。

    “什么?你说萧司神元神第三世入错了轮回!”天帝眯着眼看向大殿半空中的折影幻镜。

    “回陛下,的确如此。当时当值的轮回司是今年刚提升上来的新人,所以并不清楚萧司神身系三世情缘,乃是无心之过。”月老一袭红袍,衬着他原本白皙的肌肤更加透白水润,妖冶的眼看着折影幻镜,眸中折射出不符外表的睿智与戏谑。“只是,原本设定好的结局似乎就要被这无心之过扰乱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