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九章 子弹切割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五十九章子弹切割机

    我们两人一上来就是炽热化的白刃战,以快治快,现在谁也不敢有多余的其它动作,更不敢分神踢出足以令对手丧命的一脚,我甚至连投出左手中已经没有子弹的手枪的时间都没有。

    尽管如此,但我们两人的心态还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任务已经完成了,没有丝毫的精神压力,我现在完全是为了活命而战了;而他却不同,他的心理压力明显要比我大得多,首先他是一个追捕者,人倒是追到了,可自己的五个手下呢?一个被豹子袭击身亡了,当然了,即便是不死,也被狠狠地脱了一大层皮,一个由于心太急,被我改装的手雷炸死了,还有三个被我的微型手枪瞬间结果了性命,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了,心理的压力可想而知。其次,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得到的消息是我们有三个人,而现在只出现我一个,他心里肯定是会犯嘀咕的:那两个人去哪儿了?会不会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袭击他?我和纪队长两人的肉搏能力他肯定是有所耳闻的,否则他们也不会一路上如此小心谨慎,三十多个小时才追踪至此?

    很明显,我们两人都是穿着防弹背心的,从那家伙的防御重点放在咽喉和手臂上就可以看出来,匕首和军刺无法刺穿防弹背心,所以我们两人的进攻重点都是放在对方的咽喉和手臂上。我的进攻主要是直刺和斜刺,比较省力;而他主要是斜刺,比较灵活,当然也比较耗费力气。还有一点,我的军刺是安装在小手臂上的,比他横抓着双头匕首要长出二十公分左右,再说我的小手臂是可以防护的,可以随意格挡他的利刃,而他却不能,反而要牵扯一部分精力来防护整条手臂。我们两人身高、力气都相差无几,这样我的优势就很明显了。再说我左手里还有一把随时可以“弹射”出去当暗器的微型手枪。

    我现在心思空明,一心用在搏击上,攻守兼备,我要用这种方法消磨他的战斗意志,等待发起致命一击的时刻。我们两人谁也不作声,牙关紧咬,在防御对手攻击的同时,也力求能带给对方最大的伤害。四把锋利利器火星四溅,刺耳的声音不绝于耳,从我们同时抛出手中的尸体开始攻击对方,到现在,这短短的十多秒内,四柄慑人的利器相互撞击了数百次,肉搏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突然,我目光大炽,脸上露出令人不易觉察的兴奋,两手加大了攻击力度,两臂的力道陡增了很多。这是我使用的一个小诡计,我知道那家伙虽然全神贯注地注意着我的双臂和两腿的动静,但眼睛的余光肯定也在注意着我的眼睛,我此时异常兴奋的表情似乎在告诉他一个事实:我的帮手来了。果然不出所料,他立刻露出一丝慌乱的神色,守护的门户也不那么严谨了。此时我突然大喊了一声:“helpme”。我没有用国语说话,而是用几乎是人人都可以听得懂的英语。我不怕他识破我的诡计,我要的就是他瞬间的分神,我就可以一举击破他的防线,给他最致命的一击。

    在那家伙一楞的瞬间,我右手臂连同军刺划了道弧线,猛然格开他的两件利器,左手臂上的锋利军刺闪电般刺向他的咽喉,手中的微型手枪猛然弹射出去,直击向他的面门。那家伙一惊,仓惶后退。我要的就是他这瞬间的后退,我早已积聚力量的右腿猛然踢向他的裆部。那家伙更是大惊失色,慌忙中曲起右腿想硬接我这石破天惊的一记重击,他把粗大的脖子向左猛甩,躲过了我的军刺。我顺手又把军刺抽了回来,挡住了他扎向我咽喉的一把双头匕首,军刺抽回过程中顺便在他粗大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记号”,鲜红的血液瞬间喷了出来,这时两人的腿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那家伙狂嗷着向后倒去......两柄锋利的双头匕首也被抛在了一边,他两手捂住粗大的脖子,想阻止血液的外喷。

    刚才我这一脚踢在了他的大腿上,那一脚的力道我最清楚,估计那家伙至少是个粉碎性骨折了,从他凄惨狂嗷的声音中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看来他的后半生要在轮椅或床榻上度过了,当然,那是在我让他有机会活命的前提下,但是,我可不是抗日神剧里面的那些“超级善良”的人们,有着就连上帝都为之动容的“菩萨心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