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九章 子弹切割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迅速用脚尖钩起一把冲锋枪,把它当作一台“子弹切割机”,对着那家伙的血流如注的脖子扣下了板击,把他的头颅用炽热的子弹瞬间“切”了下来。可是,就在我对着他的脖颈扣下板击的瞬间,他已经把肩膀上的两枚手雷同时拉开了拉环,他想和我同归于尽。我很清楚手雷的性能,世上最快爆炸的手雷延时也在一点二秒以上,我绝对有足够的时间去躲避。我一个健步窜到大树后面,趴在了腐叶上,做着吞咽动作,等待着手雷的爆炸。

    一秒钟以后,那两枚手雷同时爆炸了,尽管我已经做了最好的防护了,巨大的爆炸声还是让我心头大震,顿时四周下起了一阵“碎肉雨”。看来那个头戴面具的家伙是真正实现了“天葬”,重新回归到了大自然的怀抱。

    等过了这阵“碎肉雨”,我站了起来,看着地面上的那片狼藉,那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已经血肉横飞了,被毁了容的脑袋已经远远地滚在了一边,早已没有了“脸”的模样,那个铁面具也没能护住他的容颜。说真的,我非常敬重他的血性,但作为对手,我又必须这么做,换作是他,也是同样的。在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是毫无疑问的。其他的四具尸体也被爆炸的气浪连带着移动了位置,又换了个其它的姿势,静静地躺在那里,等着其它动物来分食他们的躯体,重新回归到大自然的大循环之中。

    我迅速把他们的枪枝归拢到一起,把弹匣都拆了下来带在了身上,又把他们每人身上的两枚手雷摘下来挂在了自己身上,我把其中一枚手雷拉开了拉环,压在一具相对完整的尸体下面,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想翻动尸体,我就让他(它)偿偿可以开花的“铁馒头”的滋味。我只拿了一只手枪和一只冲锋枪,其它的我都把它们分解掉,扔进了四周的密林里。我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从我布置的那颗手雷爆炸到现在,大约七十多秒的时间,这里已经非常不安全了,特别是刚才我用冲锋枪切掉那个家伙的脑袋、两颗自杀式手雷的同时爆炸,声音肯定会传出去很远,如果他们是几组平行着同时行动,我就有被他们包围的危险。

    于是,我沿着我原来的路线往回走,这样被发现的概率是最低的。现在天基本上亮了,尽管森林里雾气很重,但已经不影响正常行动了。

    果然不出所料,在大约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我看到了那只我欠了巨大人情的可怜的豹子,它浑身是血,和一个身着迷彩的粗壮家伙“亲密地拥抱”在一起,它的大嘴仍然紧紧地咬着那家伙的咽喉。看来它确实是饿极了,至死都不愿松开那贪婪的大花嘴,估计那个倒霉家伙的新鲜血液尚未来得及流进它空虚的胃里,雨点般的子弹就已经无情地击穿了它的身体,把蕴藏在肉体内的生命气息无情地驱逐了出来。

    而那个倒霉的家伙两手死死地抓住那豹子的两只耳朵,看他的意思,是想把那只豹子推开,好让自己的呼吸更顺畅一些,但那不是开玩笑吗?慢说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够,就算是他们六个人同时用力也未必能推得开这只饿疯了的豹子啊!结果他的命运也只好和这只可怜的豹子一样了,好在他的灵魂在去天国的路上不会寂寞,有这只豹子全程陪同,说不定经过一路的攀谈,两只灵魂还能够成为好朋友呢!

    我只是看了看他(它)们,并没有停止前行的脚步,更没有去取他身上的手雷和子弹匣,让后续的追踪者知道我又回来过,再说上面粘满了鲜血,我可不想让自己再多粘上血腥味,让敌人有迹可循,轻松地找到我,让自己再度坠入危险的深渊。

    我本来还想接着往回走,尽快回到有公路的地方,夺辆车子逃出生天。可最终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欲速则不达啊。现在森林四周危机四伏,那些大型肉食动物都已经蠢蠢欲动、开始准备“早餐”了,我没有必要这个时候去触碰它们的霉头,在本来正常的食物链中横插上一杠子,尽管我可以轻松地使用手中的热武器解决掉它们,但是我不能这么做,毫无缘由地去屠杀上帝的子民,是要遭到报应的。

    下一章:第六十章临时“乞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