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6|4.1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演春

    一个高台跳水,我以标准倒栽葱姿势掉进海里,和先前预计的差不多,倒是没有直接撞在礁岩上摔得头破血流,只是…

    人一下到海里我就发现不对,尼玛!这片外表看似风平浪静简直象块蔚蓝宝石的洋面,水下漩涡密布暗涛汹涌啊魂淡!

    连挣扎都来不及,我就卷入疾狂洋流,身不由己地开始三百六十度大旋转,囧,怪不得金属堡垒岩壁下方这片区域没有停驻任何一艘军舰,原来已经有天然屏障。

    被漩涡群裹挟着,如同掉进滚筒洗衣机,在海里翻过n圈的我觉得自己很苦逼嗯~

    简直流年不利。

    因为逃出牢笼太过欢天喜地,我居然给忘记了,‘新世界的海比更年期女人的心情还要变化多端’,这句话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依然适用,o(>﹏<)o。

    讨,讨厌嘤嘤嘤~

    然后…救命嘤嘤嘤~

    …………

    天旋地转…天旋地转…

    头晕眼花…头晕眼花…

    憋在胸腔里最后一丝氧气耗尽之前,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漩涡群当中弄出一道空间裂缝,也顾不上黑漆漆的另一头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忙不迭窜进去。

    双脚踩到实地的感觉真心不要太好。

    我用快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倒在这处不知名空间里,耳朵鼻子里有海水滴滴答答流出来,顺便呛得够呛。

    全能之书没在手上太不方便了魂淡!

    还有!我果然是有点过分依赖工具书,这样可真不妙,遇事条件反射不是战斗而是使用卡片,有朝一日怕是要死在这种不知不觉养成的可怕习惯之下。

    得亏还有压箱底的保命手段,不然劳资今天就交代在这片海里了喂!

    刚才的死里逃生是一种警告了,我竟大意到忘记全能之书已崩溃,下次如果遇见类似情况…不,没有下次。

    哆哆嗦嗦的把能记起来的全部神明一股脑感谢过一遍,我支起身,盘膝坐下,深吸几口空气,把吸进肺里的海水用力吐出。

    …………

    抚着胸口闷闷咳嗽好半天,终于强压下溺水窒息感,觉得不那么难受了,我抬起头,这时候才有心情查看环境。

    这里很安静,干燥暖和,温度适宜,空气略显沉闷,只是能见度不太好,幽暗环境里隐约勾勒微凸的轮廓,看样子是一所房间。

    皮肤依附的柔软绵密触感告诉我,自己正坐在一块布料,或许是床单上?另外,身下传来若有似无晃动,而这种带着规律的起伏,源自于海洋潮汐涌动。

    也就是说,我又一次跑到不知谁家的船上。

    希望是白鲸莫比迪克,我先是很乐观的安慰自己,随即又有点丧气的知道,那种概率其实很小很小。

    毕竟,白胡子家的主船在马林弗德一战毁于炮火。

    如今的新世界,除了不在预计之内战国元帅手中的读书笔记,若说还有别的物件沾染我的气,恐怕就是白胡子四番队队长萨奇持有的硬币。

    我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么好运心想事成。

    话说回来,缺少那几样转移空间的卡片,撕开裂缝掉进哪里,真的只能拼人品,可不巧的是我人品一贯不怎么样。

    买彩票从来不中奖,猜拳打赌也是输的居多,男人运更是糟糕得一塌糊涂,水厄与烂桃花堪称家常便饭,如影随形。

    于是…我个人表示还是多歇息一会儿,养一养精神再爬出去看看自己的运气,或者该说看看这船究竟属于哪位不走运的主人。

    按照我素来喜欢跌到涨停板的运势,这艘船的分属十之八/九应该是海军,所以需要养精蓄锐,免得呆会狭路相逢没力气打架,╮(╯﹏╰)╭。

    先让整个空间笼罩在自己的[圆]当中,随即剥掉一身借来的衬衣长裤,拧干水分又重新穿回去,最后我把自己放平在布料上,闭上眼睛。

    修行念力开始,老骗子教的第一课是[缠],将气均匀分布在身体每一寸皮肤上,隔绝外界,所以啊穿着湿哒哒衣服睡觉也不会感冒,对温度高低更没要求。

    这些年是我变得懒惰了,如今丢掉全能之书,重新捡起基础……呃也不算太晚。

    盯着黑暗看了半晌,扯过身/下布料卷吧卷吧裹好,我闭起眼睛,决定把咕噜噜叫的肚子暂时忘记一会儿。

    先睡一觉,然后再考虑吃饭问题,反正身体状况很不错,这点饥饿不算什么。

    …………

    这里是个适合睡眠的地方,于是…闭上眼睛排除杂念,不久过后,我差不多就陷进迷迷糊糊半睡不醒的境界。

    呼吸声与微不可察晃动糅在一起,昏沉沉的环境里,一切显得静谧。

    不知过去多久,那道存在毫无预兆逼近[圆]的范围。

    来人出现得极是突兀,并且迅猛。

    压迫感霎时逼退脑海的混沌睡意,我猛地睁开眼睛,黑暗中瞳孔不自觉缩紧。

    也不过眨眼间,沉淀的空气卷起一道流动感,刺目光芒无声无息亮起,却是有人打开悬在天花板上的灯。

    支起身,我眯紧眼睛,不甚愉悦的瞪着对方。

    亮起的灯光下,四目相对的两人各自看清楚对方模样。

    几秒钟后,对方偏过脸,冲着后方打个手势,随即闪身进入房间,又反手阖上门。

    门扉另一侧随即有数道脚步声逐渐远去。

    直等到外边的气息消失在一定距离之外,我抿了抿嘴角,低声说道,“铁拳卡普。”道出对方身份之后,忍不住有点头疼。

    直愣愣盯着倚着墙壁站在门边上,不知是戒备还是打什么坏主意的这位,我深深觉得很无力,对自己百分之百的衰运气。

    还真是…呵呵呵~

    走到哪里都它乡逢故知————仇敌。

    这是怎样一种苦逼境界哟~

    …………

    我掩不住满脸没蛋也疼,而与我面面相觑这位倒是面无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他嘴唇微动似乎想开口说点什么,见状我赶忙抬高双手作出一副投降的姿态,一边唉声叹气,“别又说‘你这祸害妖孽果然还活着’,已经被惊讶过两次,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听类似感叹。”

    隐晦唾弃一把他们海军阵营过分贫乏的形容词,之后我抹了把脸,又扭头看了看灯光下的房间内部情况。

    视线飞快环顾周遭一圈,我盯了一侧床头柜上摆放的杂物几眼,嘴角一撇接着说道,“也别问我为什么会在你、床、上!总之一言难尽。”

    我半点也不想回忆自己是如何犯蠢。

    “要么长话短说要么什么也别说,要么开打要么让我继续睡觉。”我眨了眨眼睛,多少带着些起床气。

    …………

    海军英雄,铁拳卡普,这位从二十二年前直到如今,加起来与我碰面次数也没超过一个巴掌的男人嘴角抿成直线,也不说什么,静静瞪着我,眼神渐渐高深莫测。

    我同样眯起眼睛打量对方,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无比戒备。

    两人似乎就这样陷入某种古怪的僵持气氛。

    一段不长不短的静默过后,他沉沉的叹了口气,卸去周身隐约盘绕的气,接着变戏法似的露出一种不知该怎么形容的表情。

    依稀仿佛…一转眼,他从铁血刚毅的将领,变成个年纪一把还老不修的混账,然后,一张嘴就没好话,“哎呀~在海上居然还能遇到飞来艳/福啊~”

    艳/福你妹啊!眼角狠狠一抽,我强制压下险些脱口而出的各国街头巷尾文化精髓,太阳穴突突直跳,原本就有点疼的脑袋一时重若千钧。

    我脸色扭曲阴森,他显得越发无辜。

    瞪了他好几眼,结果他倒是更茫然,最后我一脸挫败,蒙奇.d.卡普这种武力值超高的滚犊子无常识星人,我实在是没辙啊没辙。

    开打肯定是鸡飞狗跳,我没那份心情也没那份体力,可论起耍嘴皮子…我…现在当务之急是继续睡觉啊魂淡!

    许是被我的表现娱乐了?原本倚在门边的老男人大刺刺原地一坐,笑得龇出一口大白牙,“当众飞灰湮灭都死不成,你果然是妖孽祸害。”

    “我也不问你为什么躺在我床/上,反正你花样多,只是…”说话的语调倒是放松得很,甚至还带出些调侃意味,隔了一会儿复又开口道,“见过他们了?”

    边说边用一种隐藏各种含意的眼神在我身上反复扫视,半晌象是自顾自得出结论,接着他笑得更加古怪,顺便挤眉弄眼,“看样子还没,不然你会这么精神才怪。”

    …………

    我…我实在不愿意细想,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究竟几个意思,反正他们海军总喜欢把各种脑补臆想随便加到我头上,这种事…不习惯也得无视嗯~

    纠结几秒钟,我个人表示很愉快的听而不闻,然后,开口就直击目标,“这船在哪片海域上?目的地是哪里?”

    “啊——”他抬手筢筢头发,满脸不以为意,“船在新世界,至于目的地…”把目光放到天花板上,表情有些茫然的说,“刚出任务,总之你可以在下个岛屿离开。”

    “哦~”我点点头,随后拉高被单准备躺回去。

    结果没等我放平自己,就听见他很错愕的问道,“喂!你不是真的打算继续睡觉?一点也不见外啊!”

    动作一顿,我扭头丢过去一个白眼,阴森森笑了笑,回答,“怎么说我们也算老相识,还救了你大孙子,你总不会小气到收留我几天都不愿意吧?”

    他象是被噎了下,半天才小小声的嘀嘀咕咕,“这种自来熟的个性还真是…怪不得会和罗杰那混蛋异常合拍。”

    “我觉得你没资格说别人。”我哼唧一声,用赶苍蝇的态度冲着门呶呶嘴,“出去关灯关门,不管是有事还是要打架,都等我睡醒再说。”

    啧了声,他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真的转身,开门一脚踩出去,又象是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满脸正经的说道,“你还是洗个澡啊等下起盐末子怎么办?又不是海产干货。”

    “滚——”我言简意赅,顺便掀高被单盖住自己脑袋。

    …………分割线…………

    之后再无人打扰,一觉醒来我神清气爽。

    探手摸到床边柜子,打开台灯,随即我抱着被子半坐起身,沐浴在昏黄灯光下,懒洋洋地的打个哈欠。

    人在海军阵营里还能这么悠哉,是因为我有恃无恐,蒙奇.d.卡普的为人如何,我并不了解,可我相信罗杰船长。

    能够让罗杰船长临刑前托付妻儿,那位海军英雄性情必定光明又磊落,所谓言传身教,铁拳卡普行事若不是风光霁月,也养不出蒙奇.d.路飞那般透澈又明亮的孩子。

    所以啊~我就放心大胆的呼呼大睡。

    然后现在醒来,结果果然如此。

    房间里还是临睡前的样子,梦中也未曾察觉任何潜藏在附近的异动,想来是卡普先生交代下去不让人靠近。

    他的决定…倒是相当明智。

    理了理睡得一团糟的头发,我掀开被子,下了床,预备梳洗一番,然后出门。

    既然铁拳卡普没有做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