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8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她这段时间都和我在一起,本想一直护着她的,不想就离开一会儿便让人钻了空子。”月律昕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没见多担心。

    落丹等了半响,忍不住询问:“上仙可有什么吩咐?”

    “暂无。”月律昕摇头,在看到落丹脸上失望的表情时又道:“梨仙现在可在你那儿?”

    “在的。”落丹如实回答,想起刚刚的情况还心有余悸,刚才若是她晚来一步,梨儿的去向便又是未卜。

    月律昕点头,眉眼依然满是魅惑:“那就好,你将她好好藏着,下一步行事容我再好好思量一下。”

    落丹不再言语,只眼神示意自己明白,便转身离去,月律昕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眼中浮现难解的神色。心里暗自想着,落丹刚刚说十几年前她收下梨仙是因为有高人指导,那么这位高人到底是谁?他欲意何为?自己是尊着玉帝王母的旨意下界帮助梨仙和萧司神,可当下看来,事情远不如他想的那样简单。

    思及至此,月律昕脸上的神色变得深沉,这个样子若是叫梨夕慕瞧去了,定会觉得这个男子果然如她想的那样不简单。

    此时,梨夕慕身处一片混沌之中,目及的都是大片大片的雾气,她左右寻了寻,也定了一个方向走了好久,可这个太过空旷,仿佛没个尽头似的。喊了好多声也不见有人应她,连个回声也听不见,可见是个没有墙壁的地方,古怪的很。

    梨夕慕索性不在费神费力的去找方法离开,直接停在某处,想着先前遇见的事情,之前小三放她离开,她也没个方向,只知道向着丛林深处去,总觉得越向里去,月律昕就不会找过了,她倒是没想到之前他说的话,当今世上要寻她的人不止一脉人。

    这不,她将将离开百米远,便听见身后又衣袂破空的声音,来人明显是不准备隐藏自己,所以并未收敛自己的气息,梨夕慕只感背后有一阵劲风袭来,她下意识的闪开,一回首便看到一个通身漆黑的蒙面人站在她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即使心中害怕,可她还是强自镇定下来,开口去问:“阁下想要做什么?”

    “抓你。”蒙面人身材魁梧,个头很高,听他说话的口音也不似本国人,只露出一双眼睛,从梨夕慕的角度去看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子压迫感。

    “阁下是何人?”梨夕慕的声音中有微弱的颤抖,想必心里是极害怕的,时运不济,自己现在的处境算是前有狼后有虎,唯一保护自己的月律昕自己还不珍惜的逃了,现在这个样子,全然是她咎由自取。

    想到这梨夕慕轻叹了一口气,有道了一句:“我一弱女子,无财无势,你抓我做什么?”

    蒙面人显然并不想同她多说,眼中满是不耐烦:“别废话了,乖乖同我走。”说完便抬手向她袭来。

    师父一心修仙,自己虽然拜在她门下,可是师父却从不教授她任何仙法,武功更是从未教过。梨夕慕什么都不会,只能毫无章法的到处躲闪,逃散。

    慌乱之下她也没注意脚下的路,一不留神直接被地上的枝桠绊倒在地,手上顿时蹭破了一大片皮肉,她也顾不得疼,想要直接爬起继续跑,可是蒙面人的速度很快,在她跌倒的瞬间便已然到了她的跟前。

    蒙面人的大手将她拎起,想必这样追了一阵心里也是火冒三丈,顿时抬手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梨夕慕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顿时蒙了。只觉得左脸颊火辣辣的疼了起来,面露倔强,可是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这要是旁人见了定是心生怜惜,可是这黑衣人偏偏没这怜香惜玉的心,见她哭了,立马用粗狂的嗓音啐了一句:“臭娘儿们!居然敢给我跑,不吃点苦头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听话!”说完抬手准备再给她一个耳光。

    梨夕慕惊恐的闭上双眼,等待那个巴掌落到实处,可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再睁眼时自己便已然身处这片混沌之中。抬手敷上自己的左脸颊,那里依旧一片红通,触感肿胀,带着尖锐的痛,就在这时……

    “梨儿。”

    募的远处传来一声呼唤,那声音她听得不大真切,却隐隐的觉得熟悉,梨夕慕放下手,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入目的依旧是一片雾气,梨夕慕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传来,好像刚刚的那声呼唤只是她的错觉。

    “有人吗?”梨夕慕问了一声,声音一喊出来便消散在雾气中,她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见自己刚刚喊得话。

    “梨儿,你快些醒来。”

    醒来?自己现在难道在沉睡不成?唤她的人是谁?怎地声音如此的熟悉?

    梨夕慕停下脚步四处张望,脑中开始变得浑浑噩噩,思维也不如先前那番清晰,唤她的声音还在继续,她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身子也越来越没力气,最后连支撑她站起的力气都没有。

    那呼唤她的声音倒是越来越清楚,直接变成了耳畔,她虚弱的闭上眼睛,意识在挣扎这清醒,这样的状态实在太难受,有种无力感,她努力的去抗拒。

    “梨儿,梨儿,快些醒来。”声音还在继续。

    这回她听得清楚,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对着声音这么熟悉,这分明是她师父落丹的声音!

    “师父……”梨夕慕喃喃念叨,头无意识的左右摇摆,眉头紧锁很是苦恼。

    “梨儿,睁开眼睛。”落丹坐在床旁,看着躺在那儿的梨夕慕,眉宇间有着师长的慈爱之色。

    梨夕慕听见师父这么说,努力的去睁开眼睛,微弱的光从缝隙中刺进眼中,她不适的将头偏向里侧,抬手去挡出那光亮,之后才睁开眼睛去看。

    房间很是熟悉,是她在紫云山的时候住的那间厢房,心里募然安定下来,好歹是到了熟悉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