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6章 88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自然不是如表面那般是个酒楼。”落丹不知道她这么说是试探自己还是什么,所以选择了一个最安全得说法。

    “呵呵,恩人的顾忌还真多。”楼濋也听出落丹的警惕:“我们贝云楼自开楼一来,买卖的都是各种药。有毒药,也有解药,当然也有一些奇效的偏方,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都是我们贝云楼独一无二的。”

    楼濋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看上去特别的自豪,落丹没有言语。

    “恩人别急,我们快到了。”楼濋也没再继续说下去,直接带着她往里面走。

    又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们转过了一个弯便到了一个石室。楼濋启动机关,石室门打开,里面成列着许多瓶瓶罐罐,落丹知道,那些便是楼濋的独门药剂。

    “说吧,恩人需要什么?”楼濋在石室内寻了张椅子坐下,顺手指了指一旁的位置。

    落丹也移步在座位上坐下,目光看着楼濋,带着些探究之色:“你和那年初遇时有很大不同。”

    “怎么不同?”楼濋面上的表情看上去很有兴趣听听落丹是怎么评价自己的

    落丹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石室因为是密封的,所以光线并不是很好,明明灭灭的灯火照的人在眼睑之下显出一片阴影,她看不清楼濋此刻到底是什么表情:“不如那时清澈。”许久,落丹才缓缓说出这么一句话。

    就是这么一句话,足足让楼濋笑了好半天,那笑声清脆的很,依旧是少女的音色,只是在这种昏暗环境下,加上石壁的反复回荡让人总感觉有点不寒而栗的不适感。

    只听楼濋好笑的道了一句:“恩人是在说笑么?我贝云楼经营这么多年,接触的全是江湖上得人士,难缠的合作伙伴也遇着不少,我楼濋要是还和当年那样不济事,这贝云楼怕是早就要易主了。”

    落丹闻言一愣,想想这倒也是,楼濋这女娃年纪不大,想必要只身撑起整座贝云楼,这其中辛酸自然尽在不言中,这样一想落丹便觉得这女娃的命运和梨夕慕将来的命运有那点相似,当下有些同情她,心防也逐渐放下:“楼濋,你还记得当年你答应我,如果我有求于你就拿着这腰牌来这贝云楼找你么?”

    落丹从袖中拿出那块腰牌,楼濋的目光从上掠过,点点头应道:“当然记得,不然我也不会领着你来这里。”

    “我只求一剂药。”

    “什么药?”楼濋问道。

    落丹沉默半响,斟酌着开口:“能掩去人原本容颜的药,具体的我并不知晓,不知你在有这种药吗?”

    “当然有!”楼濋自信回答:“我贝云楼做的就是这个生意。”

    “我要的并不是一般的易容药。”落丹知晓江湖上一般流传的易容药基本上都是贝云楼出品,只是那些易容药使用的太多,这东西一多,功效便人人知晓,既然有人能识破,便没起到任何作用。

    楼濋眼中的兴趣更胜:“那是什么样的?”

    “我只求当今天下独此一分的易容药,旁人识不得的。”落丹提出自己的要求。

    “恩人要拿去做什么?”楼濋很是好奇那易容药的去处。

    “我并不急,如果暂时没有的话我可以再等一段时间。”落丹没想到楼濋会问这药物的去处,起先是一愣,后来才斟酌这回答。她还是不敢全然相信楼濋,毕竟梨夕慕现下是整个晋瞿大陆炙手可热的人,人人都想得到。

    楼濋当然听出落丹并不想回答,也不追着去问,听她这么一说,当下起身去柜子上翻找,半天才拿出一瓶白色药瓶递给落丹。落丹伸手接过,拿在眼前看了,又将疑惑的目光移向楼濋:“这是……”

    “易颜水。”楼濋道出药名。这药名通俗易懂,落丹一听立马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药是我才炼制的新药,还未在市场上流通,如果恩人需要,这药便只给恩人一人。”楼濋倒是舍得很,说起来丝毫没有犹豫。

    落丹心里顿时高兴了一番:“楼濋,真心感谢你。”

    “呵呵,不必谢我,我只是在报恩而已。”楼濋到一点也不居功,直接将这些行径归为报恩:“这药我一共练了五瓶,等会儿我一把给你。”

    既然她说不谢,落丹再这么说下去倒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当下也不再客气,点点头应承了。

    药既然拿到了手,落丹便不再多做停留,站起身到了一句谢谢便言明该离开了。将腰牌归还给楼濋,楼濋便领着她绕着原路出去。

    落丹从贝云楼出来并未立马返回紫云山,而是在城内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她之前有掐指算过,梨卿衣还在锦州城内,她既然答应了梨夕慕,便要把梨卿衣带回去。

    不过,她上次去城东那家院落去看,并无任何争斗痕迹,想必是梨卿衣熟悉人的来带走她的,梨卿衣在锦州没什么熟识的人,这些年她一直听从她的话从与人密切接触,如果硬要说认识的人的话,只能是那个人!

    落丹既然已想到是谁,便不急于一时,先在客栈小憩了一下,想着接下来要怎么行事。如果真的如她猜想的那样,梨卿衣想必是心甘情愿和那人走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带她走便有些困难,倒不是因为其他的,就是怕她自己不愿跟她走。想到梨卿衣与那人之间的过往,她便觉得世事无常,有谁能想到多年前的一见钟情可以牵引出现在这么多悲欢离合。连带着他们儿女都有千丝万缕的扯不开道不清的纠葛。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落丹幽幽转醒,外面的天色已然暗了下来,落丹随手一挥,给自己换了一套暗色系长衫,转而踏出客栈,向着锦州知府的府邸而去。

    她选的客栈特地离那里很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