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求药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说吧,恩人需要什么?”楼?樵谑?夷谘傲苏乓巫幼?拢?呈种噶酥敢慌缘奈恢谩?p>  落丹也移步在座位上坐下,目光看着楼?椋??判┨骄恐??骸澳愫湍悄瓿跤鍪庇泻艽蟛煌?!?p>  “怎么不同?”楼?槊嫔系谋砬榭瓷先ズ苡行巳ぬ??涞な窃趺雌兰圩约旱摹?p>  落丹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石室因为是密封的,所以光线并不是很好,明明灭灭的灯火照的人在眼睑之下显出一片阴影,她看不清楼?榇丝痰降资鞘裁幢砬椋骸安蝗缒鞘鼻宄骸!毙砭茫?涞げ呕夯核党稣饷匆痪浠啊?p>  就是这么一句话,足足让楼?樾a撕冒胩欤?切i?宕嗟暮埽?谰墒巧倥?囊羯??皇窃谡庵只璋祷肪诚拢?由鲜?诘姆锤椿氐慈萌俗芨芯跤械悴缓??醯牟皇矢小?p>  只听楼?楹眯Φ牡懒艘痪洌骸岸魅耸窃谒敌γ矗课冶丛坡ゾ??饷炊嗄辏?哟サ娜?墙??系萌耸浚?巡?暮献骰锇橐灿鲎挪簧伲?衣?橐?腔购偷蹦昴茄?患檬拢?獗丛坡ヅ率窃缇鸵?字髁恕!?p>  落丹闻言一愣,想想这倒也是,楼?檎馀?弈昙筒淮螅?氡匾?簧沓牌鹫??丛坡ィ?馄渲行了嶙匀痪≡诓谎灾校?庋?幌肼涞け憔醯谜馀?薜拿?撕屠嫦δ浇?吹拿?擞心堑阆嗨疲?毕掠行┩?樗??姆酪仓鸾シ畔拢骸奥?椋?慊辜堑玫蹦昴愦鹩ξ遥?绻?矣星笥谀憔湍米耪庋?评凑獗丛坡フ夷忝矗俊?p>  落丹从袖中拿出那块腰牌,楼?榈哪抗獯由下庸??愕阃酚Φ溃骸暗比患堑茫?蝗晃乙膊换崃熳拍憷凑饫铩!?p>  “我只求一剂药。”

    “什么药?”楼?槲实馈?p>  落丹沉默半响,斟酌着开口:“能掩去人原本容颜的药,具体的我并不知晓,不知你在有这种药吗?”

    “当然有!”楼?樽孕呕卮穑骸拔冶丛坡プ龅木褪钦飧錾?狻!?p>  “我要的并不是一般的易容药。”落丹知晓江湖上一般流传的易容药基本上都是贝云楼出品,只是那些易容药使用的太多,这东西一多,功效便人人知晓,既然有人能识破,便没起到任何作用。

    楼?檠壑械男巳じ?ぃ骸澳鞘鞘裁囱?模俊?p>  “我只求当今天下独此一分的易容药,旁人识不得的。”落丹提出自己的要求。

    “恩人要拿去做什么?”楼?楹苁呛闷婺且兹菀┑娜ゴΑ?p>  “我并不急,如果暂时没有的话我可以再等一段时间。”落丹没想到楼?榛嵛收庖┪锏娜ゴΓ?鹣仁且汇叮?罄床耪遄谜饣卮稹k?故遣桓胰?幌嘈怕?椋?暇估嫦δ较窒率钦?鼋?拇舐街耸挚扇鹊娜耍?巳硕枷氲玫健?p>  楼?榈比惶?雎涞げ2幌牖卮穑?膊蛔纷湃ノ剩饷匆凰担?毕缕鹕砣ス褡由戏?遥?胩觳拍贸鲆黄堪咨?┢康莞?涞ぁb涞ど焓纸庸??迷谘矍翱戳耍?纸?苫蟮哪抗庖葡蚵?椋骸罢馐恰p>  “易颜水。”楼?榈莱鲆┟?u庖┟?ㄋ滓锥??涞ひ惶?18碇?勒馐鞘裁戳恕?p>  “这药是我才炼制的新药,还未在市场上流通,如果恩人需要,这药便只给恩人一人。”楼?榈故巧岬煤埽?灯鹄此亢撩挥杏淘ァ?p>  落丹心里顿时高兴了一番:“楼?椋?嫘母行荒恪!?p>  “呵呵,不必谢我,我只是在报恩而已。”楼?榈揭坏阋膊痪庸Γ?苯咏?庑┬芯豆槲?u鳎骸罢庖┪乙还擦妨宋迤浚?然岫?乙话迅?恪!?p>  既然她说不谢,落丹再这么说下去倒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当下也不再客气,点点头应承了。

    药既然拿到了手,落丹便不再多做停留,站起身到了一句谢谢便言明该离开了。将腰牌归还给楼?椋??楸懔熳潘?谱旁?烦鋈ァ?p>  落丹从贝云楼出来并未立马返回紫云山,而是在城内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她之前有掐指算过,梨卿衣还在锦州城内,她既然答应了梨夕慕,便要把梨卿衣带回去。

    不过,她上次去城东那家院落去看,并无任何争斗痕迹,想必是梨卿衣熟悉人的来带走她的,梨卿衣在锦州没什么熟识的人,这些年她一直听从她的话从与人密切接触,如果硬要说认识的人的话,只能是那个人!

    落丹既然已想到是谁,便不急于一时,先在客栈小憩了一下,想着接下来要怎么行事。如果真的如她猜想的那样,梨卿衣想必是心甘情愿和那人走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带她走便有些困难,倒不是因为其他的,就是怕她自己不愿跟她走。想到梨卿衣与那人之间的过往,她便觉得世事无常,有谁能想到多年前的一见钟情可以牵引出现在这么多悲欢离合。连带着他们儿女都有千丝万缕的扯不开道不清的纠葛。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落丹幽幽转醒,外面的天色已然暗了下来,落丹随手一挥,给自己换了一套暗色系长衫,转而踏出客栈,向着锦州知府的府邸而去。

    她选的客栈特地离那里很近,所以还没走上一段距离,便到了萧府的后院墙外。她站在那念出一段口诀,以意念探了探梨卿衣的方位,果不其然她在院落的北边探到了梨卿衣的气息。无奈地叹了口气,直接飞身跳入院墙之内,朝着梨卿衣的方向而去。

    北边霓湘苑,落丹站在院内透过窗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梨卿衣,她面容颇为憔悴,对镜梳妆,脸上的愁容比在城东院落看到的更多。想必这里待得并不快乐。

    落丹是修仙之人,情爱这东西她从未出碰过,所以自然不会明白梨卿衣的痛苦,她只知道她改带着梨卿衣离开。

    “谁在外面?”梨卿衣察觉到窗外有人,轻声问了一句。

    落丹见她发现了自己,便主动推门进去。梨卿衣见有人进来,干嘛站起身,在见到来者是落丹的时候,着实愣了一下。

    “落丹仙人,你怎么在这儿?”梨卿衣诧异的不得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