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贝云楼楼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梨夕慕已经在水帘洞天修炼了好多天了,洞里不见天光,只凭着一盏油灯照明,洞内空旷万分,也不见其他的物舍,要不是紫金仙座的仙光照着,她一人在这洞里待着多少会有些害怕。

    平日里修炼累了就休息,说实在的她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少个日月。不过她的心境到还是平和的很,也不担心娘那里会怎样,她只知道这一切师父都会解决的,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修炼好就行了。

    有时候梨夕慕还是回想起萧夙祁,这一切由心不由她,很多少时候她都不能接受,那些日子里他所表现出来的甜颜蜜意难道都是假的吗?她爹虽然抛弃她和她娘,但是她爹好歹是为了考取功名,功利熏心好歹有个由头,萧夙祁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不理解,也不能理解,她想起月律昕所说的话,将她带离锦州的是萧夙祁,将她抛与青楼的也是萧夙祁,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都拜萧夙祁所赐,那一日她也亲眼所见,那个原本万分爱她的男子,手执利刃与她刀兵相见,心里隐隐是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而这样做,只是她不愿去相信而已。手不由自主的抚上肩头,那里有自出生起就伴随她的梨花印记,她原以那是她独一无二的珍宝,现在看来全是祸害,眼角缓缓流下一滴泪,沿着脸颊流淌,最后跌落在衣衫上,留下一滴暗色泪痕,梨花带雨我自尤怜。

    抬手抹去脸上的泪,她起身从紫金仙座上下来,在洞内闲逛,她这段时间每天都是这样,大部分时候都是修炼,完成了当天的修炼课程之后,她便会在洞内活动一下,也许师父是为了让她专心修炼,除了那本紫金仙座的手诀口诀书,连本可以翻阅的书籍都没有,好在梨夕慕的性子本就安静,也能待得住,要是换了别的师兄师姐们定是安不下心来修炼这些的,她想也许这就是师父独独选她来连这些的原因吧。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仙法练了有何用。

    落丹此刻却早已不在紫云山上了,那日将梨夕慕送入水帘洞天后,她便施了法将洞口封住,有在水帘洞天外布了结界,除了她没人可以进入,如果有人强行攻破结界,她也是能感觉到的,她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保护梨夕慕,这段时日她已然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朝堂上和江湖上寻找梨夕慕的人太多,那则消息不论真假,相信的大大有人在,加上有人之人在背后的操控,这消息传播的异常的广,甚至连东面的龙傲国都隐隐传出风声要重金悬赏梨夕慕。

    这金钱使然,为其办事的人多的很,前仆后继的江湖人士全都涌入紫竹国,紫竹国君李誉在窃喜这梨夕慕在本国境内外,也在朝堂之上正式下达了旨意,说不论身份贵贱,只要帮他找到这名肩头有梨花印记的女子,定赏良田十亩黄金千两。

    好在这寻找的线索只是肩头有梨花印记,确切的姓甚名谁却无人透露,这是最让落丹欣慰的,好在她还能再护她一段时日,不然国君下了命令,她一个修仙之人却也无力与朝廷抗战。

    所以她寻了一个理由将梨夕慕禁在紫云观的水帘洞天内,一方面是希望她能学有所成,另一方面便是想将她仔仔细细的藏好,减少在外抛头露面的机会。她这次下山只要是为了去贝云楼找她们楼主楼?檠耙患橇挤揭?ダ嫦δ郊缤返睦婊ㄓ〖牵??荒芤恢蔽巡卦谧显粕剑?抢婊ㄓ〖翘??茄郏??サ幕澳苁∠虏簧俾榉场?p>  当年她四海云游的时候,机缘巧合曾救过那贝云楼主楼?橐淮危?嗄晡醇??恢?浪?芊窦堑盟?b涞ば睦镆膊桓胰范a?暇鼓且丫?呛枚嗄昵暗氖虑榱耍??竽锹?樵?逝邓?杖缬兴?馨锷厦Φ模??u痹谒?淮堑陌铮?固氐亓飨铝艘豢檠?莆?盼铮?抵灰??耪饪檠?评幢丛坡ィ?隳苷业剿??p>  落丹原本是不想收得,毕竟救人是修炼的一段,修仙之人万不能见死不救,没想着救完人之后寻人要报仇,只是那楼?橐彩歉龉讨吹娜耍?欢t??岢鲆桓鲆?螅?登?频仄跎踔涟锼?瞿臣?拢?涞さ笔泵徽蓿?缓盟盗艘痪湔庖皇卑牖岫?ㄈ皇窍氩坏降模?锹?槲叛猿聊?胂欤?懒司湟彩牵?缓蟊愦友?湫断卵?频萦胨??邓?沼行枰?憧梢岳凑宜??p>  落丹当时只是随便应了一声,接过那腰牌的是也没存着将来真的要来寻她的想法,现在看来,这机缘巧合一说还真是妙的很啊。

    贝云楼位于锦州南城门边,是家住宿的客栈,平日里也负责买些酒菜,不过做的却不是寻常人的生意,来这里的都是些江湖上有名的人士。

    这贝云楼还有一项营生,却是他们最为主要的经济来源,那就是——制造毒药。

    据传闻,这贝云楼的楼主楼?槭墙??显缫岩?涞亩疽铰チ氐呐侵贫镜谋臼掠胨??啾惹喑鲇诶抖?び诶叮?埠退??谎?彩呛θ艘惨饺耍?还?庖饺嘶故嵌救巳词强葱那椤k?固?牛?饴?榈男愿癫欢a?残砬耙幻胗肽憧涂推笠幻肴纯赡芊?巢蝗先耍?谑墙??隙运?钠兰郯?岵灰唬锹?槭歉鑫倚形宜氐男宰樱?哉庑┩饨缙兰鬯亢敛辉诤酢6?宜??橹频囊??还苁嵌疽┗故墙庖┒际嵌酪晃薅?模?际撬?嫘牡魇裕??雠浞揭裁挥校?饨绲娜讼胍?寥∷?羌业拿胤蕉嘉薮酉率郑?绻?闳宋??皇歉雠?樱?晕?灰?プ∷?闲瘫乒┗蛘咄?际瘴?河茫?蔷痛蟠硖卮砹耍??榈男宰硬还茉跹??幸惶跞词潜曛镜模?蔷褪遣环?芙蹋?绻?阆虢??扇朊畔拢?敲床怀黾溉账?憧梢远镜哪愀?峡嗖豢把裕?丶?锹?榈墓Ψ蛄说茫?郧峁t任?骱Γ?p>  落丹在贝云楼的大厅里寻了个位置坐下,静观四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