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因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四天过去,林伯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苏锦和苏绣兄妹两人住在梁先生家,每天将捣碎的糯米敷在林伯的淤痕上,苏绣看着林伯身上的一块块淤痕,总是心悸地问苏锦:“你说林伯会死吗?”

    苏锦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想梁先生是不会让他死的。”

    “可是梁先生这几天什么也没做,我怕……”苏绣看着哥哥。

    苏锦说:“别担心了,梁先生自有分寸。”

    嘴上虽然说不担心,但是苏锦心里也有七八分的惧怕,林伯身上的尸毒,是他从来也没听说过的东西。而按照梁先生的猜测,还有一个碰过尸体的人没有找到,林伯晚一天醒过来,村里的人就多一天的危险。

    给林伯敷完糯米后,苏锦拿着用过的碎糯米来到医馆前厅,看见捣药的余钟,便问:“怎么今天又没见到梁先生?”

    余钟说:“师傅去给村里的沈大户看风水去了,下午才能回来呢。”

    苏锦点了点头,“原来梁先生还精通这些。”

    “那当然,五行阴阳,我师傅没有不通的。”余钟说着笑了笑。

    这天一大早,春洋村的大户沈家就派人来到医馆请走了梁先生,正如余钟说的,梁先生不只是会行医救人,阴阳两届的事情,他也懂得不少,看风水更是不在话下。沈存彬知道梁先生精通异术,便专程请他到了沈家。

    中午的时候,沈存彬和几个下人带着梁先生上了回音山。山上一棵树下有一座老坟,沈存彬和梁先生走到坟前,沈存彬说:“这是我爷爷的坟墓,早年有风水师说应当借荫而葬,才能保证子孙后代的强盛,可是这几年家中一年不及一年,我怕风水有变,所以请梁先生你来看一看。”

    梁先生看了看坟边的情况,对沈存彬说:“看来是那风水师在戏弄你。”

    “这怎么说?”

    梁先生指着回音山周围的情况,说:“这座坟的位置的确处在龙睛之地,保证子孙强盛是没有错,但是这棵树因为受光不均,恰恰使得坟墓面阴背阳,导致龙睛之地塌陷,这样一来,树长得越大,风水就会越来越差。”

    沈存彬问:“那现在将树拔走不就可以了?”

    梁先生笑着说:“龙睛之地,一树一花都会影响坟墓的风水,你拔了这棵树,龙睛就移位了,拔树是可以,但是必须改葬。”

    沈存彬抱拳对梁先生说:“那就麻烦先生了。”

    梁先生摆摆手,“你把坟墓打开,我看看里面的情况。”

    打开坟墓的时候,沈存彬和梁先生都惊呆了,沈存彬走到坟墓前,满脸诧异地说:“这……坟墓……坟墓被人动过……”

    梁先生说:“快打开棺木看看!”

    下人们打开棺木后,沈存彬顿时跪在了地上,梁先生摇摇头,说:“果然是这样,坟墓被人盗过……”

    一股浓重的尸味从棺材中涌起的时候,梁先生忽然想起了什么,让沈家的下人把坟墓还原,将沈存彬扶下山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