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传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苏锦听他话里的意思是有意放自己离开,也不多作纠缠,足尖一点地,身体腾起翻出院墙。

    “小四,带溪翠下去疗伤。”苏锦走了不久,月律昕吩咐道。

    “是,公子。”小四扶起地上的溪翠离开。院子里就只剩下梨夕慕和他相对无言。

    风渐渐大了起来,鼓起月律昕的衣衫,风姿卓然。

    梨夕慕看着负手而立,衣袂翩飞的红衣男子,心里闪过一丝悸动,又突然想起夙祁清俊温和的脸,顿时一惊!忙撇开视线。

    自己这是怎么了?

    “我要回锦州!”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就冲出了口。

    月律昕转过身微眯着眼看她:“回锦州?你可知道如今这晋瞿大陆流传着怎样的说法?”

    “什么?”梨夕慕再次望向他。

    “天降凤瑞可兴国,得此凤者得天下。”月律昕逼近她,“你可知这凤是谁?”

    梨夕慕被她迫得后退半步,心里隐隐知道他要说什么,面色变得苍白,潜意识的拒绝知道:“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回锦州!”

    盯着梨夕慕此刻略显苍白的脸,以及她眉宇间涌现的拒意,月律昕唇角勾起一抹邪逆的笑:“还在等你的萧夙祁么?”

    梨夕慕眼里闪过慌乱,只盼着他什么都不要说不要说。

    可是......

    “你可知,你之所会出现在酥媚阁,全是因为他!”月律昕轻笑,“他可是稣媚阁的主人。”

    “轰”的一下!梨夕慕只感觉脑中有什么炸开一样,这么多天维持的假面顿时坍塌。

    她怎能不知!从和那日在酥媚阁醒来她就隐约知道这件事和夙祁脱不了干系。后来夙祁夜探明月别苑,来时不问她为何会在这,也不问她这段时间过得可好,可曾想他念他,甚至走时都不带走她,这岂是对心爱之人该有的态度?

    只是,她不相信!夙祁肯定是有什么苦衷,自己和他在一起的一年多时间,她了解他。可是,她真的了解他么?

    梨夕慕苦笑,那个儒雅的男子她自始至终都未曾看透过。从未看透。

    泪水如同断线的玉珠一般簌簌落下,跌落在地,激起晶莹的花。

    “我右肩上有一枝自娘胎带出的梨花印迹,不似常人胎记那般呈普通朱红或暗黑的形似,它是如同画出的一般栩栩如生,有枝有叶,顶端一朵梨花徐徐开放。”梨夕慕定了定情绪,“我娘曾请过紫云山上仙家为我算过一卦。”

    月律昕眼中飞快闪过什么。梨夕慕继续说道:“那紫云山上的仙家看了我肩上梨花印迹,只说我是命定凤格,本是大富大贵之命,可是却一路险阻,稍有不慎便会有性命之忧。”

    “那么,你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萧夙祁接近你是另有企图?那你还......”月律昕有些不太理解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

    梨夕慕的泪还是不断涌出,声音哽咽:“先莫说他是刻意接近我,起初我也是刻意接近他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