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弦月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梨夕慕不同他多说,指着小四问他:“月公子你派这近卫跟着我是何意?”

    “当然是保护姑娘的安危了。”月律昕手摇白玉折扇,一派淡然。

    “月公子,我人就在这府上还需保护什么?”梨夕慕很是反感月律昕的态度,“月公子,这近卫还请你收回。”她可不喜欢不论做什么事身后都跟着一人。

    “不行!”月律昕一双桃花眼眯的更细,“梨姑娘,你可知昨夜府上来了什么人?”

    梨夕慕闻言面上顿时白了几分,心里万分紧张,心想,莫不是夙祁被人发现了?在她认为,夙祁既然趁着深夜无人之际来看她,想必是不想被月府的人知晓。

    月律昕似乎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向前一步紧盯着她说道:“我月府从未沾染什么事非,可昨夜却先后来了三批黑衣死士,梨姑娘,你说这些人是冲着谁来的?”

    梨夕慕一听不是夙祁,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可又听到他最后一句,不由得有些害怕。

    “你惹上的可都是不该沾染的人!”月律昕说完径直从她身旁走过,擦身时,她只隐隐听见他吩咐小四:“带她去弦月居。”

    她侧过头看向小四,依然是面无表情的冷漠。在梨夕慕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听错时,小四开口,声音平直没有丝毫起伏:“姑娘走吧。”

    “去哪?”她潜意识的又问了一句。

    “弦月居。”

    若说双桐街是季州最为繁华的商业街,那桠枝巷便是季州最为安静的一条街道,与双桐街一个开口向北,一个开口向南,中间也只隔了彼邻的商铺,热闹于否自然是一目了然。

    桠枝巷说是巷,可这道路长宽比双桐街差不了毫厘。

    桠枝,雅致。巷如其名,里面开起的商铺自然都卖些笔墨字画古玩宝器的雅居。巷口有个汉白石雕立牌,上面隽刻挥洒写意的“桠枝巷”三个大字。

    一辆精致华丽的马车缓缓使过立牌进了巷内,驾车的灰衣男子真是小四。

    梨夕慕坐在马车上透过纱质车窗看着桠枝巷中大同小异的铺子,一路上都没有人经过,梨夕慕心里暗自奇怪,却也没去深思,直到马车在一间铺子前停下。

    “姑娘到了。”小四毫无起伏的声音在车外响起。

    梨夕慕收回望向车窗外的视线,伸手撩起车厢布帘,探出半个身子:“这么快就到了!”

    小四也不说话,扶她下了马车便径直进了铺子。

    梨夕慕冲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又抬头看了眼铺子上方“弦月居”三个洒脱大字,随后也跟了进去。

    进去后,梨夕慕见到弦月居的掌柜正和小四在说些什么,自顾的四下打量起来。弦月居大堂不是很大,正对门处的墙上挂着一副泼墨山水图,高山流水意境别致。下面一台红木长案,上面垒着几本书籍,弯枣木笔挂上悬这三两支特制小狼毫。靠左手边是两张古朴方椅,之间放着同类方桌。而右手边则是将墙壁往里搂成大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