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近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没事,溪翠不累。”溪翠憨笑一声。

    见她不肯,梨夕慕再次开口:“下去吧,我现在不用人照顾,有事我再叫你。”

    “那行,溪翠先下去了,您有事叫我一声。”梨夕慕点点头,溪翠这才离开。

    已是深夜。繁星密布,月光如洗,梨夕慕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也许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让她更加想离开这里。

    一声轻响在窗外响起,梨夕慕心里一惊,眼睛盯着窗户一瞬不瞬,不知是否错觉,她总感觉窗户外面站着一个人。

    悄悄起身,走到窗边,刚想开口询问,募的被人从被后捂住嘴巴!

    心里恐惧十分,不断的挣扎,想扳开捂在嘴上的大掌开口呼救,可是来人力气似乎特别大,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摆脱不了钳制!无奈之下她张口拼命咬住捂在口上的大掌,来人低哼一声不动丝毫。

    “别怕,是我。”一声温润的嗓音伴着湿热的气息在耳畔响起。

    梨夕慕听到之后眼里瞬间溢满泪水,见她不在挣扎,一直钳制她的双臂这才松开。

    梨夕慕得了自由,立即转身扑进来人怀里,声音颤动:“夙祁!真的是你么?”

    “是我。”温润的声音依旧带着安抚人心点意味。

    梨夕慕此刻早已是泣不成声,压抑了这么多天的情绪在此刻倾数崩塌,埋首在夙祁怀中的她似乎只知哭泣。搂这她不断安抚着,直到怀中的哭泣声渐渐弱下。

    过了一会儿萧夙祁将她稍稍带出怀里,弯下身子与她额额相抵:“别哭了,都是我不好,我来晚了。”

    梨夕慕又想到什么,慌忙从他怀里出来,上下看了看他:“夙祁你没事吧?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就身在青楼了,是月公子救了我。”

    萧夙祁眸中闪过复杂,不过身处黑暗之中,梨夕慕并未注意到。拉着他到桌旁坐下,梨夕慕想去点明烛灯,却被他圈住安坐在他腿上。

    他问:“慕儿,你是如何认识那月公子的?”

    梨夕慕不疑有他,静静靠坐在他怀里,抓着他的手把玩,嘴上缓缓道出这半个多月以来遭遇的种种。听到她说是在风月居巷口遇到月律昕时,萧夙祁眼里闪过困惑,随即又似想到什么,那丝困惑很快消失不见。

    “夙祁,我们什么时候回锦州?”梨夕慕见他一直不说话,便先开口问到。

    她想回锦州,在这里她害怕!

    萧夙祁环抱着她,将下颌搁置在她头顶:“慕儿,你听我说,锦州不安全,我暂时也不能带你走。”

    月依旧高挂,月光银白,透过开启的窗在室内铺上一地银霜。

    梨夕慕坐在圆桌边,泪痕还未干,还带着分楚楚动人的娇人模样。夙祁临走前对她说让她等他。她等。

    一道白影飞快跃过院墙消失不见,之后从暗处走出两人,真是月律昕和林叔。

    “公子,要不要派人去追?”林叔望着那抹白影消失,遂问到。

    月光投设到月律昕脸上,依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