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初见端倪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虽是暖春,可这池中的水还是冰冷刺骨的,寒意很快侵入体内。梨夕慕的意识渐渐模糊......

    慕容菀絮盯着逐渐平静的池水,脸上原本的惊慌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得意的冷笑:“姐姐,我可不是故意的哦,我是亲眼看到你一不小心摔进池里的,我这就去叫人来就你。”声音稚嫩,很难想像这么一个尚未长成的女孩会有这么恶毒的心。

    慕容菀絮转过身,不疾不徐的往前院走去,只见一道身影飞快的从她身旁掠过,慕容菀絮惊讶的转过,只瞥见那抹红影飞快跳入池中。慕容菀絮眼里闪过惊慌,又忙跑到池边。

    这池水看似不大,可是修建时就挖的极深,连通别处。月律昕在池中寻了半响,终于触到梨夕慕的衣裾。赶忙将她揽进怀里,伸手拍拍她的脸颊,透过水面透射下来的光晕,月律昕看到怀里的人儿早已经没了意识,不作多想,立马带着她往水面游去。

    这时候,荷谭边已经聚集了好些人。慕容菀絮看这月律昕毫不犹豫跳下去救人,本还在忐忑等他救了人上来自己要如何说,可是站在池边左等右等都不见他上来,心里这才开始有些急了。

    这月律昕不比其他人,他是这别院的主人,他要是出了意外,自己还怎么在这里待下去!她可不想去风都国嫁给那个面具皇上!

    想到这,她急匆匆的跑去找来林叔及一干众人前来帮忙,大伙刚准备下水救人,便看到月律昕已经带着梨夕慕浮出水面,然后纵身一跃便落在岸边,就地将梨夕慕放下。

    林叔知晓梨夕慕落水后早已派人去同仁堂请了大夫过来,见二人上岸,忙让大夫上前诊治。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安静的没有出声,齐齐看着大夫和那个平躺在地双眸闭阖的女子。

    “她怎么样?”月律昕顾不得自己浑身湿透,也随着大夫半跪在地上。

    大夫收回搭在梨夕慕脉上的手,摇了摇头道:“这位姑娘在水下窒息太久,老夫实在无力回天。”

    慕容菀絮从两人上来后就一直躲在人群之后,现听大夫这么说,嘴角不由得挂上冷笑,随即很快收起,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懵懂模样,跑上前去在梨夕慕身前站定。眼里很快凝上泪珠,几欲滴下,黛眉微皱望向月律昕,声音带这哽咽:“月哥哥,姐姐本和我一同赏荷,那知她脚下踩空,不小心落了下去,你来时我正准备去叫人来救的,哪知......哪知还是晚了一步。”说完那几欲滴下的泪终于落下,配上她精致的容貌,到让在场的人都想上前安慰她一番。

    “哼!”一声冷哼透过人群传来,溪翠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冷笑:“猫哭耗子假慈悲!你现在心里一定正乐着吧,说不定那梨姑娘就是你给推下去的!”

    慕容菀絮闻言脸色一变,眼中闪过慌乱,却很快镇定下来,刚想反驳,却见月律昕已经抱着梨夕慕站起,眼神凌厉的扫向慕容菀絮。慕容菀絮心里一惊!竟被那目光迫的倒退一步!只听见他吩咐林叔,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悲:“在我出来以前,不准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