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恨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月律昕的话突然顿住,眼神意味不明的盯着她。

    “只是什么?”梨夕慕问道。

    月律昕拿起放在石桌上的白玉折扇,“刷”的一下打开轻扇几下:“只是,你这一出去,定会再次被抓回去,到时候再想逃出可就不易了。”

    梨夕慕将信将疑,眼前这个男子看似放荡不羁,实则心思深沉,仿佛一切尽在其掌握之中,倒有一番睥睨天下的感觉。

    梨夕慕斟酌一番又问道:“月公子怎知那酥媚阁不简单?”

    月律昕眼里突然精光乍现,嘴角的笑泛起邪逆:“梨姑娘,不该问的劝你还是莫问的好。”

    梨夕慕怔住,半响没再说话。一时间只听得荷塘中风拂过的唰唰声。

    片刻,月律昕不知想到什么,眉头一挑又道:“梨姑娘,你可是曾得罪过什么人?”

    梨夕慕望着他,淡淡道:“我一闺阁女子,能得罪什么人。”

    月律昕想了想说:“梨姑娘还是暂且在这避一避吧,我救你回来后曾派人出去打听,现在季州城寻你的人可不光光是那酥媚阁的。”

    梨夕慕心里震惊!“还有其它人在寻我?”梨夕慕并不是很相信月律昕的话。自从被莫名抓到青楼后,她时常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或事,可是想来想去都每个头绪。况且自己在锦州社交面极小,能有什么人让她招惹?除非......

    月律昕继续说道:“我派去的人回来报似乎有三路人马在寻你,这除去酥媚阁,还有两路人都不简单。”

    “三路么?”梨夕慕听后低头轻声念道。

    莫非真是夙祁在寻她!心里有丝希翼,双眸直直的望向月律昕,梨夕慕察觉自己的声音在微微颤抖:“月公子能否查处除了酥媚阁还有哪些人在寻我?”

    月律昕冷嗤一声,道:“在下不是神仙,就算是也有无法预估的事。”

    梨夕慕心下黯然,默默转身离开。夜色很浓,月稀疏照透窗见美人独坐桌边,暖黄的烛光下,梨夕慕抚眉低叹一声。回到明月阁后,梨夕慕一直在想月律昕说得话,他说现在季州城寻她的不仅仅是酥媚阁的人,似乎有三路人马,那除了酥媚阁还有什么人会寻自己?难道是夙祁?他脱险了么?不知自己何时才能回去......

    翌日。

    梨夕慕早早醒来,天还有些微凉,唤来溪翠为自己打来清水洗漱。坐在梳妆镜前,梨夕慕刚拿起木梳,溪翠便从她手中拿过木梳要为她梳妆。

    “你先下去吧。”梨夕慕淡淡道。

    “梨姑娘,让溪翠为你绾发吧。”溪翠以为她是对这里不熟悉,有些拘谨,便主动为她梳理。殊不知,梨夕慕自幼性子孤僻,不喜人近身照顾,所以身旁一直没个丫鬟。

    梨夕慕眉头轻皱,从溪翠手上拿过木梳,道:“不用了溪翠,你先下去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溪翠也不和她拗劲,笑了笑说:“那我先下去准备点吃的。”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