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初生情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后来娘怀上了你,你爹就用自己所有的积蓄在城里买了一小间四合院,就是你小时候住的地方。再后来,我生下你后,你爹为了让我们娘俩过上好日子,才决定去考功名。”

    梨夕慕移动了一下姿势,问:“娘,那时候你幸福吗?”

    娘听了她的话,好半响没有说话,最后梦呓一般道:“娘是个戏子,能遇见你爹是娘的福气。那三年是娘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梨夕慕抬起头,望着娘,银白色的月光在她身上镀起一层薄薄的晕彩,如同忧郁的仙子,仿佛曾经那个美丽的梨卿衣又回来了。她想娘应该是很爱爹的吧,爱到可以原谅他所犯下的过错。

    可是她不允许!她不允许那个男人只给了娘三年的幸福而荒废了她一辈子!她不是娘,她永远无法原谅那个不称职的相公兼父亲!

    当年的梨卿衣初登戏台时就惊艳四方。

    这样的娘,女儿自然也是出落得不可方物。只是梨夕慕的美却比梨卿衣多了一丝妖娆,一丝妩媚。因为如此,所以以往出门梨夕慕总是男子装扮,这样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今日,梨夕慕身着一袭素白绣黄女装,一双眸子盈光流转,说不出的娇俏动人。她施施然的迈着碎步与萧夙祁不期而遇,当他的目光触及到她时,梨夕慕清楚的在他眼中看到一抹惊艳。

    笑意蔓上她的嘴角,满心欢喜萧夙祁那惊鸿一瞥。

    从那之后,每天梨夕慕都会踩着萧夙祁的步伐与其相遇。就这样从最开始的擦肩而过到后来的相视一笑。

    直到有一日,萧夙祁和她再次“巧遇”在宛曲湖湖畔,他蕴满波光的黑眸遥遥的凝视她片刻,然后优雅的朝这边走来。

    清冽的男子气息近在咫尺。梨夕慕低着头,双颊绯红,心弦颤动。

    萧夙祁如遇春风的微笑,朝她微微施礼,“小姐,你我二人频频相遇可谓是缘分,今日风和日丽,宛曲湖亦是美不胜收。不知小姐可否愿同在下泛舟于此?”

    梨夕慕抬头,如水的眸子流光溢彩,她看着他眼底的爱慕灼灼盛开,情意缱绻。脸上晕出美若红霞般的嫣红,眼底异彩乍现,然后朱唇轻启:“公子美意,小女子怎能拒绝。”

    春风正软,水方潋滟,宛曲湖上上画舫交错往来,到多官家公子小姐都趁着好春光泛舟游乐。欢乐的嬉笑伴着画舫上隐约的笙歌曼舞显得格外动听。梨夕慕与萧夙祁同坐一轻便小舟,羞得有些不知所措,也不敢看坐在那方的萧夙祁,只好将视线转到别处。

    距离她们不远处的花船上聚着几个风尘女子,个个扮的欺花赛柳,倚栏招袖,好不高调。春阳艳艳,照在那几个满布红晕的秀颜上显得愈发的娇俏,再配上那酥媚入骨的娇笑声,将在场的贵族公子的目光全都聚集过去。

    梨夕慕转过视线偷偷瞧了瞧萧夙祁,想看看他这样出尘的男子是否也同那些个公子哥一般,一抬头却撞进一抹深沉中。他似乎在想着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