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要活下去!”

    “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我一定要活下去!”

    陈恒猛然从梦中惊醒,不,他是痛醒的。心脏在剧烈地搏动,剧烈地收缩,剧烈地疼痛。

    手按住胸口,他的表情痛苦不已,青筋毕露,整张脸都显得扭曲起来。

    突然,陈恒像是想起了什么,挣扎着想要起来,身子刚动却“砰”的一声摔下了床。

    身体的痛感比起心脏的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陈恒手脚并用,艰难地向前爬去,地面黑色的泥土被压进指甲缝,三两下就渗出了血丝。

    但是,他的神经早已经被那强烈的痛感麻痹,爬过了地面,伸手攀在残破的桌角,强撑起来。

    桌角,留下了他那混合着泥土与鲜血的掌印。

    陈恒的手在桌面上胡乱抓着,扫落了一地狼藉,最终攥住一个小瓷瓶,如同攥住自己的命一般。

    颤抖着手拔出塞子,他拼命地将瓷瓶往手心倾倒,倒出一颗黑漆漆,且散发着腥臭味道的药丸,急急忙忙塞入口中。

    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陈恒软软地躺倒在地上,原本剧烈起伏的胸部缓缓平静下来,呼吸也渐渐平稳。

    瓷瓶从他手心滑落,在地上骨辘辘地转动着,洒落出三颗同样的药物,滚进泥土里。

    缓过气来,陈恒视若珍宝般将三颗药丸捡起来,小心地吹去尘土,擦拭了一下又重新放回瓷瓶当中。

    “三天……”

    陈恒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所有的精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我还能活三天。”

    清冷的月光从破露出大窟窿的屋顶一泻而下,洒落在陈恒的身上,就好像是轻柔地被褥,母亲地怀抱,温和地将他包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