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人不如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龙帝国,帝族境地。

    一个看上去十五六岁的平凡少年端坐床上双目紧闭,身体上暗金色的灵力在流荡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面露凝重之色。身体的灵力瞬间往小腹处去。片刻过后,他睁开双眼,叹了口气。

    这少年名为叶宁,今年已经十五有余,但还是停留在高阶龙师的阶段。

    “看来,这帝族之耻的名头又要在我身上停留在停留一段时间了。”他苦笑道。星河大陆上的等级划分为师士将王皇帝尊,每个等级又分初中高阶。叶宁十五岁还停留在师级高阶,这在帝族中确实是前无古人。

    他想起了今天要去境地墓园,收拾了一下床铺,红着脸把床上的几幅春宫图塞到被子里面,便动身前往。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绕了几个圈。叶宁便来到了这境地的墓园。墓园的门口坐着一个昏昏欲睡的老头。叶宁向他问了声好,便进入园中找到墓园的管理者赵伯。

    “赵伯,不知道我母亲的那件事?”叶宁恭敬地朝着一个慵懒地老头问道。老头眯着眼看了一下叶宁,坐在摇椅上一副不搭不理的样子。

    “赵伯?赵伯?”叶宁提高了下声调,再度道。

    “什么事情。”那名为赵伯的老人态度傲慢之极,似是完全忘记了叶宁是帝族的族人,而他不过只是一个仆人。

    “打扰了,不知道我母亲的墓碑什么时候能在墓园中立起来,都已经三个多月了。”叶宁强忍住心中的怒火道。叶宁母亲都已经走了三个多月,但是直到现在墓园都还没为她立碑。叶宁心中自然是十分着急。

    老伯摆了摆手,满脸的不在乎,道:“再等等,再等等。”

    “可是已经等了好几个月了。母亲的坟地上都已经长满了草。这……”叶宁道。

    赵老伯又摆了摆手,示意让叶宁离开。叶宁一时间也是怒了,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找赵老伯了,但那老伯每次都是推脱之词。这人死了埋在地下,却没有墓碑。在叶宁的眼中看来就如同是流离失所一般,十分的凄凉。叶宁声音中带着怒意,道:“到底何时能立碑,今天必须给我个答复。”

    “帝族墓园从来都不给闲人葬在里面,能让你母亲死后葬在这里已经是开恩了。立碑的事,等你什么时候具有影响族内的话语权再说吧。不过,我怕是等不到那一天的到来。”赵伯一阵冷笑,神色中充满鄙夷。帝族之内以实力为尊,叶宁一无实力,二无潜力。自然是不招人看重,他母亲立碑的事情。也因此一拖再拖。

    “你!”叶宁血气上涌,指着那赵伯。赵伯手一挥,气流波动,叶宁直接被击飞倒在五米开外。想那赵伯是中阶拳将,这轻轻一击就足以打伤叶宁。叶宁端坐在地上,强忍着胸腔中翻起的血。

    “小子,别再用手指对着我。这次只是击伤你,下次就不会下手这么轻了。我若要杀你,跟捏死蚂蚁一般而已。而且这帝族之中也没人会过问。现在,滚吧。”叶宁一辈子恐怕都不会忘记那赵伯看自己的眼神。高高在上,如同看着地上的蝼蚁一般,抬脚便可踩死。胸口中的怒气再也抑制不下去,叶宁一口鲜血喷洒在了地上。他强行支撑起来了身体,摇摇晃晃地,走出这房间中。只听见那身后的赵伯口中不时吐出什么“野种”一词。

    叶宁母亲并非是帝族人,只是一平民的闺女。而叶宁也不过是他父亲一夜风流的产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