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枫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は防§过§lv以下为错字按拼音为准白渡=bidu以虾=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张=zhang街=jie      怀着沮丧难过的心情,吴昊垂头丧气的走在林间小路上。[燃^文^书库][]

    “小虎,我好想你,对不起!”吴昊自顾自的说道,这次都是自己顽皮才让小虎回不来了,真该死!

    正在懊恼中的吴昊,丝毫没注意到,一个黑影向着自己袭来。

    只听“碰”的一声,吴昊被一个人影拉住,把吴昊吓了一大跳。

    吴昊转头一看,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个拉住吴昊的人影不是别人,而是小虎。

    小虎在触摸塔壁的一刹那,就进入了一个繁华的城市。

    自己在一家富贵的家庭出生,爹爹和娘亲都很疼爱自己,自己虽然淘气,但也不惹什么大麻烦,日子倒也过得平静。

    自己一天天长大,在科举中考了个探花,这让爹娘高兴坏了,然后自己成了亲,对方是一个知性温婉的女子,成亲后倒也是相亲相爱,然后剩下了一个女儿,女儿一天天成长,自己也是越来越老,后来父亲先走了,母亲悲伤过度也没多久也离开了,再到后来,自己的女儿也嫁人了,自己也到了快退休的年纪,然后回到家养老,后来自己得了一场大病,终是不治生亡。

    吴昊听了小虎看到的一生,也是暗自惊奇,但还是不忘取笑道,“小虎,这可不好啊,我们都还没成年了,你居然做这样的梦,我回去给爷爷说。”黑岩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小虎顿时面红耳赤,有些讨好的对吴昊说,“吴昊哥,你做梦了吗?”

    吴昊也怕自己看见的对小虎说了一遍,在路上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村子的轮廓浮现在两人眼中。

    吴昊听了小虎说的,也明白了小虎是怎么回来的,原来他梦做完后,没有看见自己的身影,也没有出去的路,便专心观看那图案,不知怎么回事,一道白光从太阳星发出,自己醒过来就在外面了。

    到了家,吴昊和小虎发现时间只过去没多久,似乎从进了花海就没有流逝。

    吴昊嘱托小虎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毕竟太过惊世骇俗,何况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

    吴昊所在的村子是在一个小山谷里,周围有许多高山,形成了天然的庇护,阻止其他野兽的攻击。

    村里的人居住在这上千年了,当初为了逃避战火,从另一个地方迁移过来的。

    虽说这里是一个小山村,人数不足一百,但家家都过得还算幸福。

    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城市叫红梅城,城里有着许多达官贵人,也有许多其他地方来的稀奇玩意,是一个热闹的地方。

    吴昊记得自己是一个孤儿,自从收养自己的婆婆死后,就再也没有人愿意管自己了。

    吴昊从五岁开始在红梅城流浪,每天在路上转悠,过着饱一天饿一天的生活,后来遇到了来城里购物的爷爷,以后就在这个山村居住了下来。

    爷爷是这个名叫余家村的村长,每次都由爷爷带队,带上村里的特产区城里卖,然后买一些生活的必需品回来。

    村里的人都居住在木头搭建的房子里,虽说有些简陋,但对于朴实的村民来说,只要有个住的地方就行了。

    推开破旧的房门,顿时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足以见这扇门的历史。

    吴昊和小虎探头探脑的往里面打量了一番,发现爷爷还没回家,两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爷爷作为一村之长,平时可是有许多事要忙,什么那家的牛生个崽,哪家的鸡不见了,这些小事都要说给爷爷。

    早年爷爷在城里读过书,听说还不错,但舍不得世世代代的村子,因此留了下来。

    村里的人都很服爷爷,那家闹矛盾,总是要让爷爷去评理,爷爷可是出了名的公正。

    吴昊和小虎赶紧把爷爷教的字写在劣质的纸上,爷爷可是对两人十分严格地。

    日子似乎平静了下来,吴昊也把那天的经历当成一个美好的回忆,珍藏在心底。

    村子更是如往常那样,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在一片炊烟缭绕中有忧悒清远。

    村里的小孩每天过的也是简单快乐,上午的时候要去村口上学,学一些简单的算数,下午不是一起玩耍就是出去采采药,也算是不错的日子。

    村里的小孩子都知道吴昊和他们的姓氏不一样,因此有些调皮的孩子总是依仗比吴昊大来欺负吴昊,吴昊怕爷爷操心也不说,只是默默承受。

    这天吴昊和小虎去了一个小树林,里面不仅有草药,更有一些蘑菇之类的野菜,还没有野兽,倒也是孩子们常来的地方。

    吴昊和小虎看了看快要装满的篮子,又看了看快要下山的太阳。

    小虎有些雀跃道,“今天运气真不错,居然找到了这么多野菜。”

    吴昊也是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走在回去的路上,吴昊遇见了同村的孩子,有五个,都比吴昊要大,平时也爱欺负吴昊。

    只见领头的余浩说,“小杂种,把你们采的野菜给我们一半,不然小心我揍你。”说完还不忘挥了挥拳头。

    吴昊的来历大家都清楚,知道吴昊无父无母,村里的人都很照顾,唯独这些没事做的半大小子,总爱取笑吴昊。

    吴昊平时受到大家的好处,也不在意这些人怎么说,毕竟都是一个村的,以后想必会接受自己。

    小虎最是不岔,但看了看对方的人数,也只是暗暗咬了咬牙。

    吴昊也不多说,拿出一般的野菜,就准备离开,可以天有不测风云,世上的事哪是那么好说。

    原本一向安全的小树林,没想到跑出来一只野豹,眼睛闪着凶光,有些不怀好意的盯着众人。

    吴昊和小虎有过上次的经历,倒还算得上镇定,可那几个没事就爱吹牛的孩子,哪里见过这个,顿时吓得迈不开腿。

    野豹对着地面发出几声干吼,左右走着,打量着这几个在他眼中的猎物。

    虽说都是一些小孩子,但长期打猎的习惯,让野豹养成了从体型判断猎物的实力,往往越是矮小的猎物就越容易解决。

    观察了几人后,野豹发现还是小虎最好下手,猛地发起一个冲击,四条腿矫健的奔来,大口向着小虎咬去。

    眼看猎豹就要咬在了小虎的身上,另外几人都吓得闭上了眼睛,小虎也是丝毫办法也没有,只有坐以待毙。

    吴昊可不愿意悲剧发生,小虎可是如自己的亲弟弟一般,在小虎的父母去世后,两人就在爷爷的收养下相依为命,可以说感情深厚。

    吴昊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举起拳头就向着扑过来的野豹打去。

    这在另几人看来不过是垂死挣扎,野豹的眼中也是流露中不屑,丝毫不把吴昊的攻击放在心上。

    吴昊只觉得一股热流从脑海中流出,然后野豹在自己的拳头下倒飞出去,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这一幕不仅让小虎和余浩几人惊呆,就连吴昊自己也不清楚。

    本来只是想让小虎逃跑,没想到一拳居然打飞了野豹。

    野豹像似受到了极大地惊吓,摇摆的站起来,看着吴昊,发出几声不敢的咆哮,消失在小树林里。

    余浩几人半天才反应过来,看着吴昊的目光,犹如在看鬼一样,什么都不拿,带着畏惧跑没了影。

    天再黑也会有黎明,既然活下去就努力的面对-----白月一路唧唧歪歪的吴昊回到村外,却没有进村,一溜烟跑到离村有点远的山脚下。

    站在山脚下,白月似有所知,探头探脑的从吴昊怀里挤个小脑袋出来。

    白月看着这山,心里警惕心升起,一股浩瀚的威严直接从心里涌现。

    吴昊也看着这山,眼前的景物只有几米开外,其他的都被大雾遮挡住。

    白月问道,“这些雾气是什么时候来的”

    吴昊说道“爷爷说是最近几十年,具体多久爷爷没多说”

    白月额了一声没有再多问只是纵身一跃,从吴昊身上跳了下去小狐狸来到雾气边,抬头望了望,隐约还能看见一个山的轮廓,看了一会还是没有贸然进去。

    转身来到吴昊身前,一跃跳上了吴昊的肩膀。

    吴昊看见这个样子的小狐狸,还以为她也畏惧了。

    吴昊笑着说“我们看也看了,走吧”

    小狐狸白月却没有回答,好像在回想什么吴昊见小狐狸没有回答自己,知道问多了也是自讨没趣。

    不由得想起爷爷说的话,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村里的好手,经常进山打猎,山上长满了枫树,什么野猪,野鸡,野兔都很多,还有人说见过老虎什么的,但山上有狼却是真的吴昊看着这座山,这是周围最高的一座山,从隐约可见的山峰,也不难看出大概有三千多米高。

    过了一会小狐狸白月一声不响的从吴昊肩上跳了下来,几个闪烁间来到了雾气笼罩的边缘。

    白月说“你自己回去吧,我要上山去”

    吴昊担心道“你真要进去,里面很危险的”

    白月心里面想到,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迷阵吗。

    吴昊见白月进去等了一会儿,仔细的看着这座山,发现山中间的雾气最浓,山脚和山峰则有些淡薄。

    见白月不会出来,又想起白月变大的样子,吴昊便回家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