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微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は防§过§lv以下为错字按拼音为准白渡=bidu以虾=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张=zhang街=jie      画面忽的停了下来,眼前的景象慢慢淡去,吴昊看了一眼周围,发现自己正用手触摸着塔壁。[燃^文^书库][]

    刚才的事似乎一瞬间,又似乎一个轮回。

    吴昊发现小虎和自己一样,正用手碰触塔壁上的图案,眼睛紧闭着,眉头微微皱起。

    吴昊呼唤了几声,见小虎丝毫没有形状的迹象,也不敢轻易摇晃,只好退到远处观看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一境界。

    这是一个不大的密闭空间,不要说通往第二层的门,就连第一层的门也不见了。

    吴昊看着这里,从一进来开始,似乎就没有了退路,只有不断的前进,心想出路一定就在后面。

    吴昊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并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东西,吴昊只好把头看向塔壁上微微转动的图案,这里应该有出去的路。

    两眼跟随者图案的转动而转动,看着一颗颗星辰围绕着太阳和月亮转动,就像是一个八卦图一样,太阳和太阴两颗星正处在两仪眼的位置,整个图案透露出一种天生万物的朦胧气息,似乎这副图案正在孕育着什么。

    吴昊看着着图案,只见旋转的速度没有变,但吴昊却感到一股股吸力从那里传了出来,正想仔细打量一番,却是一个踉跄,一下子消失在这一层。

    眼前的景象慢慢凝实,只见一个雪地出现在眼前,天空零零散散的落下大颗大颗的雪花,在空中打着旋。摆渡一下看新节

    吴昊不由得一哆嗦,紧了紧衣服,抬头打量周围,只见眼之所及全是一片雪白,天地一片萧索。

    远处有着一个巨大的黑影,亘古不变的耸立在天地间,想一个魔神,悠远而神秘。

    吴昊脑海中下意识的就要像哪里走去,似乎哪里有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在等着自己,不能错过,一定不能!

    走在厚厚的雪地上,身后留下一长串脚印,风雪漫天呼啸。

    一路上留下弯弯曲曲的脚印,吴昊的身影渐渐淹没在风雪中。

    走进后吴昊脑袋嗡的一响,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坟墓。

    在远处看见的黑影,原来是一个巨大的墓**,墓**是一个狐狸的形状,开着的嘴里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让人望而生畏。

    张开的血盆大口透露出一股股阴森,加上低低的温度,空无一人的环境,说不胆战心惊是假的,但吴昊已经无路可走了,停下来就是死!

    一步步迈进墓**,脚步声传荡在空旷的墓**中,吴昊的心不由得揪起。

    这个洞口有一个长长的阶梯,一直盘旋向着墓**深处。

    走了一段距离,原本漆黑的路突然出现一个光点,在吴昊眼中是那么夺目。

    循着光亮处走去,只见**壁上点燃着一盏油灯,橘黄色的火焰在左右摇摆着。

    感受着火焰传来的温暖,吴昊吸了口气,大步向着里面走去。

    接下来的路就顺利许多,每隔十来米就有一盏油灯,把这个悠长的走道照的略微有些清楚。

    只见**壁全是黑色的岩石,光滑而平整,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东西。

    吴昊走的速度不快,但没过多久就到了阶梯尽头,一个有些明亮的大厅出现在视野中,让习惯了昏暗的吴昊意识反应不过来。

    适应后,吴昊警惕的走了进去,这个大厅不大,但却是豪华至极,不仅地面全是不知名的暖玉,里面的东西更是耀眼夺目。

    里面也不大,但都是珠光宝气,散发出莹莹光辉。

    这间房间就像一间闺房一样,散发出淡淡的香气,更是有一股诱惑的气息。

    一张圆桌,用不知名的木头做成,上面摆放着一个玉盘,玉盘晶莹剔透,煞是吸引人。

    但更引人瞩目的是玉盘上的东西,里面盘放着几个桃子般的果实,表面流转一道道符文,淡淡粉红色传出来。

    不远处是一张寒冰玉床,一丝丝寒气从上面冒出来,却是发而不散,把床上的视野遮的模糊不清。

    除此之外,就是墙上挂着几幅画,每一幅都是惟妙惟肖,端的是逼真无比。

    画上的内容明明看不见,但是却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那股真是的质感。

    吴昊因为被冻的受不了,此时见桌上有水果,也不多想,一手拿起一个,张开大口就咬了下去,一股汁水的香甜传遍口腔,真有种口齿生津的模样。

    这种像桃子的水果入口即化,化作一道暖流流遍全身,一瞬间吴昊便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什么变化,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吴昊的身体开始变得通红,一种胀痛感微微传来,一张小脸暼的通红。

    过了一阵,全身的红色才开始消退,只是在左臂膀上留下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图案,一个手指大小的狐狸正蜷缩在一起,九条尾巴把全身覆盖着,加上雪白的毛色,看起来很是可爱。

    吴昊现在可没空管这些,也不敢再多吃那桃子,蹑手蹑脚的走到冰床边,床上雾气漂浮,看不真切。

    是宿命的悲,还是轮回的痛。

    吴昊只觉得床上的东西十分珍贵,却也说不清是什么。

    用嘴角轻轻吹开雾气,一只柔和的小狐狸安静的倘祥在上面,和吴昊臂膀上的图案一样,身体蜷缩着,只是包裹身体的尾巴却只有一根。

    辗转在谁的年华谁的天涯,是宿命还是轮回,冥冥中早有安排。

    吴昊只觉得这只小狐狸很是可爱,便不由自主地弯腰抱了起来,触手的刹那,好似静水流深,灵魂似乎找到了港湾。

    小狐狸在吴昊的怀中悠悠醒转开来,睁眼的刹那,笙歌婉转,秋波流动。

    两人的对望,像似跨越千年的凝视。

    小狐狸眨了眨眼睛,吴昊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又似乎有一种灵魂的牵挂。

    有些慵懒的打了个哈切,眼睛里都是朦胧的流光。

    沉睡万载,只为那永恒,或是那相遇。

    吴昊看见睁开眼的小狐狸,摸了摸那小巧的耳朵,自言自语道,“现在总算不再是一个人了。”

    小狐狸抽动了一下嘴巴,转瞬又安静了下来。

    转头打望了一下四野,记忆如流水往心中涌去。

    小狐狸噗嗤一下从吴昊身上跳了下来,带着灵动而优美的步子,三两下跳到桌子上,更是让吴昊嗔目结舌的是,小狐狸一点都没有了刚刚的优雅,对着剩下的三个桃子一阵狼吞虎咽,虽然速度和吃相有些难堪,但却别有一种韵味。

    以风卷云残的速度消灭完桃子,小狐狸才有些回味的舔了舔嘴角,似乎味道不错的样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