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九章 水下的阴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昼夜的禁食,维尼疲乏无力,她忍着一阵阵眩晕往楼下走,外法部的学徒一阵风似的越过她,往楼下跑。

    维尼也许是最后一个来看热闹的,二楼通往一楼的转角处,她听见了楼下的喧哗,哗啦啦的水声——非常大的水浪声音。她愣愣地扶着墙,没敢下楼梯。

    “孩子,你还好吧。”商人温润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您好,我没事。”维尼勉强笑笑,“这是出了什么事?”

    商人蹲下身,让两人的眼睛在同一高度。“一层让水淹了,这真是奇怪。不过这是歌塔,多光怪陆离的事情也会有个解释的,也许塔主是准备给大家一个惊喜,或者新的教学方式。我们对塔主的了解比对魔法的了解还要少。”

    维尼愣愣的,他想到了寇德。

    商人蹲下身子,平视女孩的眼睛,“你多久没吃东西了?”他摸索着口袋。

    “导师说……”

    握住维尼冰凉的小手,“我小的时候在糕点商铺里当学徒,每天吝啬的老板娘只供两餐,都是稀的可以照见脸庞的豆子汤。那时候我每天都在想,要么被这恶婆娘饿死,要么聪明点撑死……不,别这个表情傻孩子,我可没偷东西,那不是商人行为。我偷偷收集下脚料的面粉和快腐烂的葡萄干,趁着没人注意揉好了抹上黄油塞进烤炉。一边自制松饼充饥一遍偷偷研究配料,偶尔调整一下店里的配比,让松饼变得更美味。半年后我离开店铺,松饼的口味下降一大截,老板还以为他老婆偷工减料呢,把她打了个半死。”

    商然后他掏出一大块油脂丰厚的松饼,放在维尼手上。“所以饥饿总是暂时的,要学会善待自己,哪怕是偷偷地。”他笑得和煦又温润,把维尼的手和心都捂热了。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呢?其他学徒更有资本分享您的经验。”

    “因为在这二十个孩子里,只有你是最特别的。”商人真挚地说,他指着松饼,“我们的秘密,好吗?”

    “好的!”维尼小心翼翼放进口袋。“您不下去看热闹吗?”

    商人站起身耸耸肩,“要说我这么多年经商有什么人生经验,那就是——远远地看热闹。”

    二楼到一楼的漫长旋梯分成两段,中间有一圈贴着歌塔内壁建的环形走廊,算是半层,可以俯瞰宴会大厅。维尼下到走廊,哇得一声惊叹,好大一片湖!

    曾经的大厅仿佛满溢的水瓶,波荡的浪花漫上走廊楼板,舞池,乐台,五人合抱的石柱,来自异国的华丽挂毯,所有奢华的一切都被淹没。更壮观的是,水面上飘飘荡荡大量硬木长桌,靠背椅,粮食谷物等等杂物,浑浊不堪。水流推着数不清的漂浮物和塔壁碰撞,咣当咣当响。

    她吃惊了好一会,才发现除了三位导师,整个塔的人都在走廊。走廊再向下的楼梯被水淹了,学徒们叽叽喳喳凑在一起,扒着围栏看水面,一个比一个兴奋。

    “维尼,看到寇德了吗?”

    女孩摇摇头。

    “他真的做了!大厅和地下两层全泡了,所有的粮食和物资都完蛋。塔主会拔了他的皮!”

    “他做了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学徒们忙不迭否认,生怕和自己扯上关系。

    另一边,三个骑士用剑挑起水里莴苣和甘蓝,黑发的皱眉说:“水质很清澈,可是哪里来的这么多。”另一个骑士说:“出了这么大事,塔主为什么还不露面?将军,您怎么看。”

    面目严肃的将军凝视着水面说:“塔主已经采取措施了。”他指着墙壁上的水印,“水线已经停止上升,源头被切断了。现在的问题不是水怎么来,而是怎么去。”

    “让剑蜘蛛挪动一下,把水从大门放出去吧。”

    将军摇着头:“这座塔建设的时候就考虑过军事用途,一楼所有的侧窗都是铁板落锁的,水泄不出去。如果剑蜘蛛挪动,狂暴水流会顺着大门冲垮外面仆人的房屋,门口有很多观光者会见证塔内的窘态。”

    “那下水道呢。”

    “下水道……”将军拧起眉头,“之前有个学徒找我要了一份塔内水道分布图,难道……”

    维尼支着耳朵正听着,楼梯方向挤下一个尖利的嗓音,“小鬼们都让开,别踩着我的睡袍。”辛迪亚夫人走下楼梯看着一片汪洋,也是大吃一惊。她走向将军和骑士们,“这是什么状况?”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