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以杀止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夜中,丝毫没有该属于深夜的静谧,有的只是满是痛苦的嘶吼声,一种穿越人的心肺的痛苦全都浸在了里面。

    “怎么办?我们根本就耗不下去。”我问君游骁。

    “我知道,只是这个局面很是混乱。”

    “现在怎么办?以卵击石吗?”

    说着,他就有想要跳下去的冲动。他的神色很是紧张,看来他表面是无所谓的,但内心还是挂念着战场,挂念着那些赴死的士兵。

    “现在是黑夜,你突然下去,混乱之中,说不准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君游骁摆开手,说:“难道我要看着自己的将士们一个个的去送死,而我却在这高高的城台上看着?你做得到,我做不到。别管我了,我不可能让阙魔族踏进破灵界半步。”

    子夜再一次拦住君游骁,说:“我知道你心中着急,但这样贸然行动是不可取的。之前的你,不是这样的。冷静下来,会有对策的。”

    因为是伴在君游骁身边的时间多过了常人,所以子夜的话还是可以让君游骁听进去的。君游骁的身子一缩,呆滞着眼神。不久,他拳头紧握,满眼都是愤恨。

    子夜抚平了君游骁的拳头,说:“你累了,去休息吧,这里我和辰迟守着。”

    随后,她幽幽的说:“你真的变了很多,自从那个女人离开了之后,你是第一次没有冷些下去。”

    君游骁的眼睛迷离着,眼神的方向丝毫没有离开战场。趁着他没有注意精神的时候,子夜叫来了君游骁的贴身士兵,命令他把君游骁待会下面的休息室里休息。

    待到他们离开之后,子夜靠近了盯着战场情况的我。

    “怎么,还是不放心这里的情况?”

    “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我们怎么可能敌得过阙魔族的猛攻。”

    “可是我们都知道这是以卵击石,可不都拼了全力去作战,哪怕是丢了性命。”

    我靠在城台上,说:“之前我都是没有想过的,战争会是这样。早知如此,我就不同意什么将军的事情了。还要一点一点的知道你的事情,让我一点一点的痛心。真是可笑,竟像心被一点一点的挖去一样。。”

    我没有看子夜,但我知道她的脸色一点很不好,一定与之前一样,变得很难堪。不过,这与我都无所谓了,我只是说出来自己藏在心里很久的话。她要灭口也好,里应外合也好,我都不在乎了。被子夜亲手杀死,对我而言,也是一种幸运。

    可是,子夜却是一笑,然后说:“你知道我什么事情,弄得这样?”

    “你知道的。”

    “我还真是不知道,我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如你告诉我?”

    我看向子夜,她脸上的笑还是存在,此时的我看着竟有一些莫名的期待。她是期待着我当面揭穿吗?我越是注视她,她笑的就越深,甚至是透过骨子里的笑意。

    我突然明白了,她是期待,期待着被揭开,隐藏了那么久,子夜一定很累了吧。累到透不过气,累到压制不住,这就是子夜所要受的罪吗。

    “没什么,我只是说说而已。”

    子夜的脸上布满了失落,不久又恢复了平常。她笑笑,然后接着看下面的局势。好在城台上的士兵都在准备战争的事情,谁都没有注意到我们。

    “以战去战,以杀止杀。”我喃喃道。

    子夜看我,问:“你说什么?”

    “之前你说的‘以战去战’是这样,那么‘以杀止杀’也是如此了。明明没有参与那么多,可我却已经厌倦了。战争永远都是无休止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参与。”

    “你是要走了吗?”

    “打完仗我就要走了,到哪里我也不确定,像之前所打算的那样,只是这一次就我一个人了。”

    子夜低下了头,沉默起来。我知道这样做是伤到她了,但我伤得远远要比她严重,好不容易学会了信任,却被第一个建立信任的人打垮。子夜,是你藏得太深,还是我过于天真?

    向下望去,眼下的局势很不好,阙魔族的那些将领各个都怀着异术,而我们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防御术,甚至有时根本就不管用。这个局面,怎么让人忍受下去。虽是天黑,但因为战火的缘故,下面是一片刺眼的火光,更是让人难以安心。

    君游骁突然上来,对我说:“我要下去看看。”

    可是子夜却拦住了他,她转过身来,对我说:“回来之后,我给你全部的交代。”

    随即,她抓住一根绑在城台上的绳子滑了下去,消失在了战火硝烟之中。紧接着,跳下去的是我和君游骁,因为我没有借助绳子,所以下的速度还是快了很多。

    人海之中,寻找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我携带了自己的长剑,而君游骁带着他的长枪单手而下,紧跟在我的后面。每一次敌人的扑来,都被我们用武器打到在地,他们下场只有死亡。

    我的脑海里全是之前所说的八个字。“以战去战,以杀止杀”。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