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一切的继续 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为什么会去咬那个骑兵?杰洛斯的脑中飞快的回忆了一下战斗的场面:明明配合的很好,也看不出有哪里的矛盾,从忽然出现我身后到哨音的分进合击之术,那个士兵说了一句…………“畜生?”难道是这个?因为这句话让那个动物生气了?

    别傻了。

    嘲笑了下自己的愚蠢,杰洛斯将大脑转向了第二个问题:田地在哪里。一路上都没有看到田地,难道传说是错的?…………不想了,反正我也不知道。

    身上的疼痛让他懒得去思考一切问题,倒在草地上径直的睡起觉来。在舒服的风中吹了两个小时之后在气鼓鼓的雇佣者严词训斥下,杰洛斯才拿着一根木棍从新做起了自己的行当。

    又走了大约一天半的路程,荒野开始改变了自己的颜色,不在是只有自然的痕迹,肥沃的土地上终于出现了耕耘的美丽,麦子的大海出现在两人的面前,金黄的稻穗上闪烁着充满生命力的点点闪光,在一片一片的麦田中,是一个个弓着身体劳作的人们,细心的打理着丰收的成功,每一个人都没有直起身,任凭太阳的光抚慰在他们身上,将他们变成一道道披着彩虹的灯光。“这,这可真是……”杰洛斯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顾不得一只熟手弹着他的后脑:“这就是生命力的美丽。”

    白象的到来并没有吸引劳动人儿的目光,每一个人都专注的自己的劳作,他们在享受着自己的成功。再经过两天旅程到百烈的杰洛斯静静的思考着这几天的经历。

    百烈的街道并不繁华,每一间屋子都有墙壁剥落的现象,路边的摊贩少的可怜。人们衣衫可以不称褴褛,但绝对不光鲜,脸上没有少食的忧愁,却也并不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意。

    没有资源,只能以粮食换取,结果就是物资进入少,平民生活不丰富;自家没有铁矿石,无法自主打造兵器,只能以粮食换取,所以军备不足;没有铸币的金银矿石,只能以粮食换取,恐怕不够全国整体发展。静静的抬起头,看了看多年没有修饰的王宫“恐怕会被缘之空小姐狠狠杀一笔吧。”这是杰洛斯的结论。而实际上,在帝国皇帝面前,缘之空正以这个为突破点,涮涮而谈:“…………如上所述,皇帝陛下,您帝国的矿产,炼金都不发达,而且没有魔力水晶的出产地,如果不做适当的让步,我的主人无法成为您的代理商……”说着向王座上得至尊抛了个媚眼后仔细打量起大殿上的君臣。

    坐在王座当中一身黄金铠甲的相信就是双月帝国的皇帝奥法特,黄金铠甲的金黄表面已经剥落,留下不少刀砍斧剁的“勋章”和铠甲一起拱卫主人。灰白的头发上一道黄金环束住长发,两道剑眉紧紧的锁在一起,双目半闭,表情木然似在思考着缘之空提议的可能性。一把大剑放在他的王座旁,自太阳反射的光芒处散发出明亮的色泽,和低调的主人不同,这把剑散发出强大的霸气压的缘之空全身微颤。“黄金霸王剑,果然锋芒毕露,但能甘为奥法特所用,恐怕它的主人才真正的不简单!”缘之空畏惧的想到。

    宝座左边的人一身沙漠紧身装,黑色的衣裤令他完全融入阴影之中,只有腰带上一只张牙舞爪的火蜥蜴图案令他多了几分存在感,一双精铁护腕套在细长但不失健壮的腕臂上,弯刀在腰间的刀鞘中不断蜂鸣。沙漠头巾下是一张消瘦的脸庞,两只如鹰一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让缘之空不禁下了评论:“需要注意的家伙。”。

    宝座右边人的年纪最长,一身轻便的皮甲装备在全身,雪白的胡须挥洒在胸前,神色间不怒自威,与别人不同的是脸上除了岁月的的皱纹外,还有长年在风雨中被无数沧桑留下的点点凹陷“海浪滔天伤人脸,这个就是穆法沙大人交代第二要笼络的人了。”缘之空暗暗的想道。

    宝座左方第二人一身锁甲,长剑跨在腰间,围脖披风遮住了大半身体,冷冷的打量着自己,从外表看,不过是个中年人的普通相貌,10年前也许是个帅小伙子,但现在脸上早已经没有了少年人的英俊。只不过一副军旅生涯打造的坚毅果敢加上统帅千军万马的威严,让他看起来不禁不那么讨厌,还让人心中一动。缘之空如此评价道。

    宝座右边第二人左手已经打了石膏半掉在胸前,双目因为伤痛有些暗淡无光,一边看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恶狠狠的抿着嘴,一身绿的诡异的衣服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憎恶之情:“讨厌的家伙,不过和他上床是难免的了。”缘之空郁闷的想道。

    宝座左边第三人身形魁梧一身重铠,抱着手爱搭不理的瞄着他下方的三个人,十字钢盔下是一张骄傲的脸孔,完全不把缘之空放在眼里“容易对付的蛮牛。”缘之空轻蔑的想道。

    在重凯骑士左下方的第一人身形比他还要高大,一身黑色的铠甲将全身裹住,两点凶残的目光如恶魔一般看着缘之空,让穆法沙的使者额头微微见汗“此人可避则避。”

    另一人的在包裹全身的紫色斗篷中只露出一双紫色的眼睛,如黑夜中渴望鲜血的蝙蝠,邪恶的看着自己的脖子,下意识的捂住颈部,缘之空暗暗堤防着这人。

    最后一人是个清纯的少女,身上的皮甲最少,脸上的表情最不沉稳,炫耀的向她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胸部后,就得到了理想中的又妒又嫉的目光。

    看来双月帝国的所有要人都到了,缘之空轻轻的站起身,薄如蝉翼的衣衫无意中的脱落,露出了胸前的两点梅花和大腿之间淡淡的黑色,那个少女暗骂一声,转过头去,其余人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态,等待着皇帝的决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