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一章 韩坤认怂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传说中有个上古妖修,成就真龙之体,曾经就有过试图用他的毒液熔炼掉女娲密布在天宇中的五彩石,将灾难降临人间,灭杀万千生灵,被正道人士镇压,可想而知有多么的恐怖。

    所谓的瑞奇是五彩毒瘴,只要轻轻嗅一嗅,便会沉沦进无尽的环境中无法自拔,更别提吸上几口,那纯粹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

    宗主和几位长老齐齐变色,纷纷出手,用深厚的修为将毒瘴的范围控制住,给众门人争取脱离的时间,他们有结束这场切磋的打算了,直接判定韩坤出线。

    骷髅在惨嚎中化成黏稠恶臭的液体,有的想逃离,不料引发陷阱的效果,连带着各种融化,将薛令的全盘计划粉碎,狠狠地抽打他那张不知天高地厚的臭脸。

    韩坤朝着宗主和师傅,以及其余的长老拱拱手:“你们放心吧,我这件东西威能有限,它是件残次品,不会让师兄和师弟们受什么伤害的。”

    轻淼长老满头黑线:“臭小子,师傅给你吓死了,你哪儿弄得破烂玩意儿啊?连师傅都瞒着啊?”

    韩坤抓了抓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师傅,让我打完再跟您告罪可以不?”在丹宗他敬畏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师傅,别的人他都不放在眼里,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轻淼长老有多么高深的造诣,而是作为师傅对自己的呵护,深深的折服了韩坤,让他生不出别的念头了。

    轻淼长老把视线投向宗主,征询他的许可。

    过去也有过累死的时空的事情发生,都是直接判定结果,因而轻淼长老明白宗主将会做什么。

    后者略一沉吟:“好吧,适可而止,不要闹得太大。”

    说起韩坤的这件东西,来的十分巧妙,幼年的他贪玩成性,调皮捣蛋到人人头疼的地步,有一次半夜溜出去捉萤火虫,胆大包天的跑到了山里,摸到某个散修临时炼宝开辟的洞府外。

    他就在外面和萤火虫玩的不亦乐乎,草丛里的萤火虫都给他撵的抱头鼠窜,那融天境强者百般辛苦付诸东流,只换来失败,灰头土脸,想出来透透气,把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恰巧看到如此一幕,当时以为是有仇家追踪至此,要杀人夺宝,结果发现除无知小屁孩一个,再无他人行迹,一问才知是搞错了。

    那须发皆白的老爷子哈哈一笑,就把次品宝物封入他的体内,说是有缘给的见面礼,然后把他送回家门乘风而去。

    后来韩坤有了修为,就尝试着祭炼使用,对此宝的了解日益精深,明白是失败的东西,不免有些不爽,也就懒得拿出来得瑟,虽说是人级法宝,可也少有需要他用的时候。

    薛令突然哈哈笑起来:“你以为这样就能逼我出局?太天真无邪了,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用毒的真正境界。”他的杀手锏就是陷阱和毒术,五彩毒蟒对他的作用不大。

    首先用毒的人自然了解毒的可怕,当然会防备遇到此中高手,薛令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也有五彩毒蟒,道符的火焰没有熄灭,一声森冷的低吼便突入每个人的耳朵深处。

    一条十几丈长的骨蛇现出形体,绕着薛令盘旋游走。

    召唤死掉的东西分两种,那就是随机和固定,想要每次都是厉害的家伙,那就得留下血印或神识烙印,刚摸索的时候,薛令无意间召唤出过五彩毒蟒的尸骸,大喜过望,于是就留下血印,想好好加以利用。

    五彩毒瘴在骨蛇三丈外停滞不前,无法逾越鸿沟,但是韩坤不忧反喜。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