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卷,第96章。游戏位面的猜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S:最近烦恼事很多,更新恐怕要进入乌龟甚至蜗牛状态了....耳边循环播放着‘深夜食堂’的《思ひで》,烟蒂在燃烧,有些哀怨。算了,不说了。大家无视这段话。)

    正文:

    人~都要经历三个阶段:自欺、欺人、被人欺。接受了...就开始向成熟踏步了,这点有些像接受并亲生将寄生虫放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的纠结和抵触~(不知道女人最初爱爱时的心态有没有这种抵触?或许久了,习惯了,便接受了...大概一样道理吧)很多时候并非我们本意,我们身不由己,有太多外在因素逼迫我们丢弃纯真的自我。不论我们愿不愿意,总会走到哪步。社会就是这样的规则,生活想强奸...

    陆飞羽不想欺人也不想被人欺。这两样外在因素较大,陆飞羽最不想做的就是自我欺骗。‘为善,他嫉!为恶,他痛!良心底线折磨着他’不想看到自己的黑暗却挣脱不掉。恨自己软弱割断不了堕落的欲念,恨自己也抹除不掉内心的良知。无法自欺的无视两面的自己。鄙视肮脏的自己,丑陋的自己,软弱的自己。

    陆飞羽渴望纯净的爱情,希望有个人懂他,温暖他。怀揣着宅男那份单纯的憧憬是可悲、可笑?在内心保留一片纯净有错么?但‘爱情就像流星,存在却未必出现在眼前。及时出现往往也是转瞬即逝’尤其是柳依依离去让陆飞羽心凉了。经历了田笑的事后,陆飞羽更不敢再轻易交托情感于他人,内心仅剩在的‘伊甸园’是那么脆弱,禁不住现实的半点风雨冲击。

    现在的陆飞羽还有什么渴望么?物质上基本上什么都不缺了,却感觉丢失了灵魂。失去了人生目标,失了信念。迷惘的他想躲进自己的‘家园’安静的活着,又有着说不清的孤单。欲望是痛苦和邪恶根源,也是动力。老和尚说‘不可过,不可缺’,没了生的欲念就和行尸走肉差不多。

    欲望和便便一样,脏。可活着就得排泄,因为活着必须进食。‘机会就像便便,水一冲就再也回不来了;爱情就像便便,来了之后挡也挡不住;生活就像便便,每天都一样又都不太一样;工作就像便便,有时努力了很久却只是个屁;人生就像便便,有时候拉的很爽,有时候却拉的很难过。不管便便怎样,我们还是要便便!’

    对自己失望,对这个世界失望!陆飞羽痛苦着,这是个怪圈他走不出来,这是个牛角他钻不出去。脑子冒出灭世和建立自己的理想国的想法。‘有了能力又内心不坚之人都喜欢走极端吧?难道我弄个‘永恒的月读’异曲同工的举措?’陆飞羽自言自语。晃晃头,他知道不论选择极端或是逃避他都摆脱不掉自己的痛苦,何况他还是有理智的。偶尔的他想宰掉一些王八蛋,再一想杀掉几个人渣也不会改变全世界,便一笑了之。人性劣根本质如此,自己又有什么资格?

    ‘想不通就别想了,这世界有太多人类未解难题,哀伤苦难等等,人不是照样继续活着吗!’尽管现在活的有些行尸走肉的味道,活的冷漠。但是经过一次跳崖后,陆飞羽确信他还是舍不得这刚刚享受到美好的世界,不想了断自己的。

    在青南寺住了几日,履行承诺将两根‘一真和尚的达摩棍’(出自《傲剑狂刀》)交给悟明和释空和尚,还有两套一真和尚的僧衣,刚好一人一件。有了格斗游戏中的僧衣,在大山顶上生活也不会太寒冷了。两根‘达摩棍’一金一青,似金似石似玉似木。看不出到底什么材料,坚硬,沉重,却不凉手。棍子上面也雕刻着很多佛像图案。陆飞羽拿出它们时,老和尚释空乐不可支连夸收了个好徒弟,技痒难耐还骚包的当众耍了一套达摩棍法。

    武器装备都有了,刚好下山斩妖除魔。释空悟明两个和尚收拾东西,陆飞羽纳闷一问之后才知道,原来之前他带话让国安局多给青南寺分点生意做,阿紫队长还算仗义记得这事,这不前两天电台通知(山上弄了台无线电)让老和尚去驱魔嘛!世上真有妖魔鬼怪?用老和尚的话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类未知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偶尔冒出个小鬼有什么稀奇’陆飞羽倒是想跟过去看看,又一想已经和国安闹掰了,还是相见不如别见。留在寺内清净,刚好这一段琢磨琢磨‘街机之门’为什么打不开时空通道。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