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边陲小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万千世界,芸芸众生。亿万条命运轨迹,交织环绕;演绎着千姿百态的人生。凡人也好,修真者也罢。每个生命,在一生中总有一两次改变人生的大机遇。不同的选择,自然是天地之别。而我们的故事,便是始于主人公的一次奇遇。

    山水镇,大陆北边唯一的边陲小镇。东临一望无际的大海,西北部则是原始森林;渺无人烟。唯有南面,有一条官道通向大陆。在小镇的周围,稀稀拉拉的散落着不少村子。村民们大都以打渔和狩猎为生。

    小镇依山傍水,到处呈现着原始的气息。这里本不该是凡人居住的地方。传说南部原始森林的深处便是妖兽地域,而东面大海的尽头更是有凶悍无比的海妖。因数百年前,小镇的北边出现了一个修真门派“山水门”;这才慢慢的形成了人类居住地。山水镇也因此而得名。

    刚入初秋,这里已是让人略感寒气;淡淡的白雾,似乎能透过衣裳侵入肌肤。本是清冷寂静的晨曦,此刻却是聚集了不少人群。三三两两的在镇门前的官道两旁摆起了地摊。只因今天是八月初一,是小镇赶集的日子。

    集市形成已有数十个年头。在镇里摆摊售卖,是要交税银的。这对周边的穷苦百姓而言,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无奈之下,交不起税银的村民就在镇门前的官道售卖。于是乎,慢慢的形成了气候。

    由于影响了税源,官府自然也插手管过。但毕竟是小镇外围之地,且村民所售的鱼虾、小兽也是镇里的百姓所需之物。最后在众村民和官府的妥协之下,有了每月初一、十五的两天集市开放日。

    地摊、人群还在缓缓的增加。今天的集市,比往常规模大了许多。因为八月初八,是山水门十年一次招收弟子的日子。随着大招临近,各方人流涌向这边陲小镇。带来了喧闹,更是给村民们带来了收益。

    不远处,一大一少赶着一辆独轮车缓缓进入集市。大的在前面拉,少的在后面扶着。只因车上堆满了酒坛,尽管有绳子缠绕。但凹凸不平的山路,依旧是晃晃荡荡;让人看的提心吊胆。

    “终于到了!臭小子,今天给老子机灵点;卖完了酒,正好给你添件皮袄过冬。”大的边说边开始从车上搬下酒坛子,这是一位中年汉子。大口的白气呼出,显然这一路累的不轻。

    “老头,你太啰嗦了!”少年不满的撇撇嘴道:“小爷我年少气盛,先给娘和你买吧!”边说边搬弄酒坛子,显然比老的要利索些。十五六岁的模样,个子也不比中年矮多少。

    这爷俩没正经的一唱一搭,倒是吸引了不少路人。看似言语不和,但心里记挂的却是对方。

    “小兔崽子,你屁股又痒了不是?我好歹是老子,敢在老子面前称小爷;你,你!气死老子了!再说,老子哪里老了?”大的边说边挥起大手向少的扑去,看上去也不是个正经货。

    “老头,小爷我先去逛逛啊!嘿嘿!”少年猛的一转身,径自跑开了。显然应对这局面已是得心应手。中年人无奈之下,只得看着地摊;不去理会那少年。

    少年并不鲁莽,相反机灵的很。这一路,少年一直心不在焉。只因胸前的环形佩饰第一次有了异样。这可是找出自己身世的唯一信物!

    中年人是他的养父,虽不是亲生却更胜亲生。据养父说,当初是听到门外的哭声才发现的他。而他身上除了包裹着一些树叶外,就只有一块环形佩饰挂于胸前。更为奇怪的,佩饰是用简单的树枝串起;没有掉落简直是天大的奇迹了。除此之外,就只有婴孩边的泥地上划着“云天”二字。这也成了少年名字的由来。

    云天从懂事起,几乎一直在琢磨着这块佩饰。如铜钱般大小,中有圆孔,呈灰色。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看上去平凡至极,事实上却是针插不上,水泼不进。用云天的话说,就如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当然,这要是给佩饰的缔造者知道,估计会被活活气死。

    云天试过用火煅烧,结果连烟熏的痕迹都没。也试过滴血认主,几乎吸干了血,脸色苍白昏倒在地;但依旧毫无起色。最后狂怒之下,那石头砸;拿菜刀砍;结果石头碎了,菜刀缺了,这佩饰依旧如是。

    虽然拿这佩饰毫无办法,但云天不是傻子。凡物能如此吗?只能说这里面的奥妙大了去了,只是奥妙大到他无能为力的地步。已经好些年,云天都放弃探寻究竟了。此刻,这佩饰第一次出现了异常,这小子能不激动吗?

    感应着胸前传来的阵阵灼热,云天小心翼翼的顺着佩饰的指引前行。“恩,就是这个方向;感觉越来越热,都已经发烫了!”云天思索着,心跳加速;几乎已至忘我之境。

    “驾!驾!”

    “让开!都让开!”

    一阵马蹄声、怒喝声传来,赶车的是位五大三粗的汉子;前面还有两骑开路。都是锦袍打扮,一看就知道是达官贵人;为了大招而来。而前方的人群也是纷纷散开,生怕遭受这无妄之灾。

    “驴!”

    “啪!”

    一声勒马的声音,马蹄高高抬起。嘶叫声中硬生生的降下了速度。紧接着马鞭抽打的声音响起,一个身影随之被掀起落在路边的小摊上。这一鞭,却是救了他一命。

    “臭小子,不要命啦!”又是一声怒喝,车队却是未停;依旧缓缓前行。

    被掀翻在地的身影,没有爬起。背上褐色的鞭迹缓缓渗出红色,看似伤的不轻。身影慢慢的抬起头,脸上木无表情;甚至微微带着惊喜。此人自是云天无疑。

    马车上的主人,似乎感觉到了异常。掀开帘子,正好与云天对视。这也是一位年纪与云天相仿的少年,面容俊秀,但表情淡然肃冷;与年纪极不相称。显然,这一幕在少年眼里,极为平常。只有看惯了类似场景,才会如此。

    “难道被打傻了?”少年看着云天,表情也有了一丝惊讶。微微摇头,旋即放下了帘子。

    云天没有作出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