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龟甲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六月的金陵,骄阳似火,正在高空中散发出无穷的光能与热量,似乎要把坚硬的柏油路面烤软,空气中弥漫烧灼的气息。

    街巷一角,还算繁茂的树木叶子萎靡不振,没有半点生机。一撇树荫偏斜,恰好挡在一家小门铺的门口位置。

    小小的门铺,大概十平方左右。两边墙壁各摆了一个大架子,一格格架上,则是井然有序的各样瓷器、玉石杂件。东西不算多,品相也不怎么样,很廉价的样子。

    在门铺顶上,安装了一个小吊扇。

    吊扇开着,好像有些电力不足,正在慢悠悠的旋转。

    祁象抬头,正在默默的计算着,吊扇到底有多少片扇叶,一分钟之内又转了多少个圈。每转一个圈,又费时多少秒……

    一个獐头鼠目的人,就在旁边喋喋不休:“老板,你看清楚一些,这东西可不普通啊,指不定是商周时期的宝贝。”

    祁象嘴角一扯,视线一瞥,透出几分不屑之色。然后继续抬头,专注的观察屋角的蛛网,心里在琢磨着,是不是该打扫一番了?

    算了,最近挺忙,以后再说吧!

    “砰!”

    那人怒了,拍着桌子,气急败坏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着呢……”

    祁象不为所动,视线垂落下来,慢条斯理指着东西道:“既然你觉得是宝贝,那么就带回去好好藏着,别卖了。”

    “咳!”

    那人顿时换了张脸孔,讪然搓了搓手,不好意思道:“这不是……最近手头紧嘛。老板,不,哥,大哥,大佬……”

    “江湖求急啊……”那人低声下气道:“其实东西也挺好的,我可以保证,绝对是古董,好歹也值几个钱吧。”

    “您再看一眼……”

    那人双手把东西抓起来,捧到祁象的面前,眼巴巴的看着他,各种哀求。

    祁象顺手把东西拿起来,漫不经心的打量。

    东西是一块龟甲,十分完整的龟甲。黑褐色的质地,龟甲上的纹理很深,虽然已经清洗干净了,但是一些土沁泥垢,还隐藏在纹理内部,给人不好的印象。

    其实不用那人多说,祁象也知道东西肯定是古物,毕竟在龟甲上面,还有一股根本洗不干净的新鲜土沁气味,一闻就知道是才挖出来不久。

    尽管现在在地里挖出来的东西,未必就是真的文物,也有可能是造假贩子埋好的地雷。但是人家埋雷,一般是埋价值高的东西。

    这块龟甲,根本不值钱,正常人根本不会费这个劲,吃力不讨好。

    祁象沉吟了片刻,轻轻一摇头,随即拉开抽屉,在里头摸出一张钞票,以打发叫花子的态度挥手道:“拿好钱,赶紧走!”

    “啊?”那人先一喜,然后大失所望:“怎么才五十?”

    “嫌少?”祁象变脸道:“东西拿走,把钱留下!”

    “老板,好商量,好商量……”那人赶紧把钱攥紧,腆着脸笑道:“不过这钱,真的太少了。您再多给一点吧,回头要是再有类似的东西,我肯定第一时间送上门来……”

    祁象表情一动,想了想,又打开抽屉,另外摸出一张钞票。

    那人露出笑容,才想伸手去拿。

    没想,祁象手一避,低声道:“留个名号。”

    那人脸色微变,也有几分犹豫,不过最终还是抵不住诱/惑,小声道:“我是跟东哥混的。”

    祁象点了点头,把钱给了那人,然后目送他离开。

    过了一会儿,祁象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发现那人经过拐角的时候,就顺势进入了另外一家店铺之中。

    看到这个情形,祁象基本上可以断定,那人只是负责销货的跑街,马仔小喽啰。而且为了安全起见,那人还懂得分散风险,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不过想来也是,真正的好东西,也不会拿到这里出手,而是直接联系买家。也就是说,他拿到手的只是残羹剩饭而已。

    当然,蚊子再小也是肉,祁象也有自知之明,更加清楚人家带着珍宝来这里出手,他也吃不下。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龟甲也未免太坑了……

    祁象翻看龟甲,忍不住叹气。这样的东西,应该是年代久远的东西无疑。问题在于,也不是年代久远,就意味着东西值钱。在古玩这个行当,永远是质量为先。

    很平常的一块龟甲,肯定谈不上什么质量。

    毕竟这玩意不是玳瑁,更不是刻有甲骨文的文物。

    祁象之所以肯掏钱盘下来,无非是想结个善缘,期待以后能够赚回来。生意人嘛,多少也要有点长远眼光,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