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出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北国的深秋总是来的早些,秋风瑟瑟,街道萧索,虽然云淡天高,但那枯黄的叶子总是提醒着人们冬季的脚步在逐渐临近。人们总说屌丝,我不承认我是一名屌丝,我只是有自己的个性与想法。我喜欢自己在夜的路上开着车听着自己喜欢的歌,我享受这样的过程,享受那种只有歌声的寂静。我不觉得那是孤独,倒像是静谧,能让自己远离城市的喧嚣,放飞心情,静静的什么都不去想,而游走穿梭在城市里。

    我是一个普通的国企职工,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曾经也幻想有美好的仕途,但现实与生活却磨平了我的棱角,现在就是安逸现状,每天被各种各样的琐事烦恼,也许别人是生活而我是活着。

    人们都说人生要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是人生的经历,是在寻找心灵的慰藉与自身的灵魂,可我却没有勇气,放不下心中的事。有时我在迷惑,什么才是真我,也许聚会中推杯换盏的是我,也许静夜中开车慢行的是我,也许加班中奋力工作的是我,想来想去,想必是自己孤身太久,也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龄了。人总要在适当的年龄做该做的事!这是位长者给我的衷心劝告,好吧,这个长者是我的父亲。

    一段美妙的音乐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知道这是手机的铃声,看看来电提示,是小庆,从小就玩到大的发小,自从利军步入了婚姻的神圣殿堂,身边的朋友也都差不多结婚和恋爱,如今就剩下我、小庆和流氓了,其他这些个懒人,竟然是比我们还要快的速度。“庆啊,啥事?”“我请了有薪假,你研究下,刚才跟流氓说了,咱们出去玩啊?”“去哪啊?”“我都跟流氓说了,他说要去丽江,说有艳遇啊!”“我去,你们两个色胚!我研究下。”“研究屁啊,我都给你报团了,9800,你明天去交下,咱们周五走,下周六回来,没几天,峰哥,按照你现在的状态,你需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啊??????”“日,我还没请假那。喂,喂,喂??????”电话那头传来滴滴的声响,这个贱人,还没等我说话,就果断的撂下电话。

    有时候真的很讨厌做各种决定,我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对于这种能看风景,还能看美女的旅行,我其实还是蛮犹豫的,我是一个正直的人,能经起各种各样的诱惑。经过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我决定,请假!

    第二天,请好假,约了庆去交团费。接待我们的旅行社的小妹,我怎么看都眼熟,这不是前几天庆领出来的喝酒的小静吗?我就知道这货没安什么好心,为了泡妞,都算计到我头上了。横了一眼庆,他好像看出来什么,小声凑到我跟前“哥,她是我的!”看那幽怨的眼神,我差点控制不住穿过它秀发的我的手,“臭小子,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团费没有问题吧?”耳边又传来细微的声响“哥,出入不大。”坑货,我就说嘛,怎么去趟云南能这么贵,这货肯定又是一分钱没拿!团费百分百是我和流氓拿的,这小子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也就流氓总乐呵呵的不闻不问。不过,我是个顾大局的人,看着兄弟孤零零的自己,他要泡妞我只能默默支持,我看着小静,这是一个和名字一样恬静的女孩,我心中祈祷着,希望他俩幸福,尽管我已经想到了结局,小静会忍受不住庆这坑货,不过我还是要默默祝福的。

    咬着牙,我看着庆“钱给你,行程我不看了,标准我也不管了,不过我玩不好,回来我和流氓一起收拾你。”“亲哥,你瞧好吧。”早知道这样,我还凑什么热闹,不来好了,等通知多省心啊。定好了时间,这周五上午9点半的飞机,得下午4点多到昆明,然后直接入住酒店,准备晚餐。看看时间还行,晚上可以去昆明溜达下,那可是春城啊!好吧,春是春天的春,我就是说这里四季如春。

    2012年11月9日,风和日丽,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冷,不过已经被我们的激动的心所融化,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要和我的小伙伴们开始幸福之旅了,想想都是心情激动啊!

    在机场里,庆活脱就是一个地导,跟在小静的身边忙前忙后,收身份证换登机牌,给他忙的是不亦乐乎。我和流氓对视一眼,都无力的摇摇头,这坑货就是来泡妞的还拉我俩撑门面。

    终于坐上了飞机,小庆换到了小静的身旁坐,我和流氓在一起坐,也懒得管他俩了,让他们聊吧。我和流氓系好安全带,看看窗外的机场,我们这就是要开始旅行了。转眼,流氓这货就开始睡觉了,我也是小憩一下吧,左右时间还早着那。朦胧中,感觉有人拍我,睁开眼,看见流氓就下飞机,到了吗,疑惑中我也准备起身,突然空姐过来说“先生,请系好安全带,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不是都降落了吗?”“先生,不好意思,刚才是空中管制,现在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系好安全带,坐好!”坑爹啊,感觉睡了半天了,还没起飞那。

    好吧,终于在波折中,我们开始了云南之行,云南我来了!

    旅行的人心情总是放松的,抛开这俗世的烦恼,随思绪在这万米的高空悠闲。关了手机才知道原来世界可以这么静,这时耳边传来“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已经降落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机场,外面温度26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下次路途再会!”瞬间睁眼,透过窗户向外看,果然飞机已经降落了,原来我睡了一路。“哥,到了你也醒了,收拾收拾下飞机吧!”流氓对我说,“这一路,可把庆乐蒙了,这家伙在前面有说有笑的,时刻献着殷勤。”他把嘴往庆那撅撅,我就明白了这家伙的意思,“你呀,不用羡慕,等到了丽江咱俩去酒吧不带他!”我俩同时对对方示意了你懂得的眼神。有时候默契就是眼神的交流。

    坐上迎接车,我和流氓选了靠后的位置,看着庆在忙前忙后,这个见色忘友的人,这个曾经还信誓旦旦共同进退的人,在成团的那一刻就彻底把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