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一章 幽冥暗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传说鸿蒙未开之时,天地最早诞生的便是黑暗。

    传说中,天地间第一束的光,却是生于最黑暗处,那一束光,诞生了盘古。

    也许是厌倦了黑暗的单调和可怖,盘古在孤独了千万年之后,愤而开天。

    于是,将光明带到了六道。

    林逸之的潜意识之中,他不知坠落了多久,周围都是一样的黑暗,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幽冥渊之下多深了。

    耳边的风声告诉自己,他依旧还在疾速的向下坠落,坠落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这幽冥渊下仿佛没有止境。

    这样的坠落,漫长到仿佛永恒,一如周围恒久不变的黑暗。

    随着往更深处的坠落,四周的风开始变得寒冷刺骨,冷风如刀,呜呜的犹如鬼哭。

    林逸之只觉得全身好冷,寒入骨髓,那样的一种寒冷,仿佛不止是身体,就连心也冷了,就要死了的感觉。

    可他竟不觉得害怕,竟没有丝毫恐惧,只是觉得从未有过的疲累,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般。很奇怪的,他在这身子极度困倦无力的时候,神志却渐渐清晰起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包围着他,很温柔,很小心,还有些许他最需要的温暖。同时带着一种异样的舒适感觉,让人忍不住地想就这样舒服地睡去。

    他忽的明白了,他记起了他清醒的脑海之中的最后一抹黄裳。

    他和她即便这样无止境的坠落下去,却依旧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林逸之忽然就想一直这样坠落下去,直到苍老,直到化为这尘世中一颗尘埃。

    又不知道这样坠落了多久,林逸之感觉连身前叶璎璃带来的温暖都完全消失了,周围就仿佛是一个充满这永恒无声黑暗的大冰窟。

    根据寒冷的程度,林逸之觉得应该接近深渊的最深处了。

    他忽然想起,自己不能任由这般的坠落下去,这样毫不做任何防备,万一下一刻便是深渊地底,他们必将摔成粉身碎骨。

    ,林逸之强迫自己在困倦中艰难地,一分一分地睁开眼睛!

    那是永恒黑暗中的,一点光!

    无尽而无边的黑暗里,却惟独在林逸之的眼前,悄悄亮起了一点光芒,那是一种幽幽的、带着白色的轻光,它在黑暗中漂浮不定,缠绕着林逸之,如最温柔的女子,挽住心爱的爱人。

    它又像是一阵轻烟,带着些虚无飘渺,在半空中,缓缓的盘旋了一阵,似乎它有着白色的翅膀,这点微光就如蝴蝶振翅一般,轻轻的扇动了一下若有若无的翅膀。

    然后,轻轻的投向林逸之的臂弯。这黑暗之中唯一的一点光芒,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林逸之的眼前。

    林逸之有些诧异这白色的光芒究竟是什么,就如一只发光的小虫一般。

    可是在如此的深渊地底,如何会有这般的小虫生存,它又是依靠什么维持生命的呢。

    这些事情,实在没有时间多想。下落之中,林逸之试探着轻轻的唤了一声:“赤霄。”

    他这一声虽轻,却在黑暗之中远远地传了出去,在周围那一片漆黑中,他的声音显得轻飘飘的,过了许久,却隐约有淡淡回音传了回来。也是随着他这一声叫唤,仿佛惊动了什么,在他周围的黑暗里,无声地一如方才的白光又亮了一下。

    淡淡的火焰光芒,穿透了周围的黑暗,一声清鸣盘旋在林逸之的周围。

    然而这深渊之中的黑暗,仿佛永远都无法驱散,赤霄的焰芒也不过照亮了周遭的三尺见方。

    借着赤霄的光芒,林逸之低头看了看和他拥在一起的叶璎璃。

    叶璎璃毫无声息,林逸之猜想应是长时间的坠落,让她体力不支,最终昏迷了过去。

    他想要叫醒她,可是手刚刚伸出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缓缓的缩了回去。

    让她多睡一会吧。她真的很累了。

    林逸之用一只手将叶璎璃抱在怀中,探出另一只手,轻轻的调息了一阵内息。

    他发觉,自己体内的真元几乎衰败到枯竭的地步,反倒是那股他熟悉的冰冷幽蓝气息几乎占据了他的主要经脉。

    林逸之能够清醒,能够感觉到并不是多么的虚弱,实则是靠着这股气息的力量在维持。

    林逸之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这股气息便是他曾经的噩梦——寂灭魔心所释放的寂灭之气。

    林逸之曾经深为厌恶,一心想要去除掉的,那股邪恶的杀戮力量,如今却成了他保命的屏障,造化弄人啊。

    或许是寂灭之气的强大,竟将离甲血芒眼的毒素压制在了身体的某一个区域之内,虽然那个区域毒素和寂灭之气仍在不断的争斗着,但已然好过最初三股气息,在他整个七经八脉翻天覆地带给他的痛苦了。

    林逸之稍微心安,这才借着赤霄的光芒朝四周打量起来。

    四周之内,三面黑暗,什么都看不清楚,除了最靠近林逸之不过五寸的这一面,乃是坚硬无比的黑褐色悬崖崖石。

    幸亏那些崖石皆是向上生长,虽有几块突出在外面的棱角,但也不足五寸,所以值得庆幸,林逸之和叶璎璃这一路坠落,没有碰到这坚硬锋利的悬崖崖石,否则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林逸之打量着飞速后退,消失在黑暗之中的岩石,希望能够找到可以供自己接力或者抓住的东西,这样,做一短暂的停顿,如果离地不是太高,便可飞身纵下。

    可是,令林逸之无比失望的是,他这样看了好久,除了这似乎亘古不变一模一样的坚硬冰冷岩石和因为潮湿阴冷而覆在岩石之上的水珠之外,再无他物。

    就在林逸之有些绝望的时候,他忽然之间看到随着自己身体一起极速坠落的岩石之上,竟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好像一个又粗又长的藤条,整个藤条泛着犹如乌金一般的黑色冷芒。

    林逸之欣喜不已,一只手抱紧叶璎璃,另一只手使劲的抓住那粗壮的黑色藤条。

    然而触手之间,竟有一种比这黑暗深渊还要寒冷的感觉传来,那种冰冷让林逸之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

    可是林逸之明白自己不能放手,这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心一横,林逸之忍受着藤条传来的无比冰冷,一只手紧紧握着,一点一点的向深渊之底缓缓的滑去。

    也不知这般的向下滑了多久,林逸之感觉手中的藤条似乎越发的冰冷刺骨了。

    又在黑暗之中滑行了一阵,林逸之脚下一软,终于落在了地上。

    赤霄仙剑的光芒晃动了几下,林逸之一手抱着叶璎璃,一边打量着四周的状况。

    说这里是深渊之底,倒不如说像是一个巨大的山洞,洞顶朝天,四周皆是坚硬的黑色岩石。

    了无生机,寂静的可怕。

    林逸之终于感觉到了疲累,这才缓缓的将叶璎璃放在一旁,盘膝而坐。

    调息了一番,林逸之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神蓦的落在了叶璎璃的身上。

    赤霄仙剑的光芒忽的变得温柔如水,映在叶璎璃的身上,那抹黄裳竟显得更加动人了。

    深渊之下,竟然有风从未知的黑暗吹来,轻抚着叶璎璃面上的素纱,仿佛顽皮的孩子。

    林逸之的心轻轻的颤动了一下,他忽然想,就这样伸手将叶璎璃的面纱揭开,看一看这个烨日教的圣姑的容貌。

    不过,他觉得这样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罪恶感。

    但他还是按捺不住,他自言自语道:“都叫她姑姑,既然如此,定然是上了年纪的,看一下也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