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五章 敢战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林逸之杀念突起,当是寂灭魔心作祟,他原以为这一次寂灭魔心发作,并未有反噬的迹象,却不知道寂灭魔心的反噬之力已然北他体内的神魂有所认同,所以才会在不动声色之间勾起他的杀念。

    林逸之不再犹豫,黑暗之中,将赤霄仙剑隐于暗处,悄悄的向角落的南宫一金靠了过去。

    南宫一金浑然不知大祸来临,仍旧自顾自的说着:“万伯当,林逸之这小子身上隐藏的那门功法邪乎着呢,他不运转你们谁也发觉不了,以前九霄皇觉殿的人就是着了他那门功法的道,这才被一网打尽。不过,所谓祸福相依,他那功法虽然十分了得,但他自身的离忧无极道实在过于低微,所以以自己当时的身体,是抗衡不了那功法带来的副作用,故而待那门功法停止之后,他必会陷入昏迷虚弱当中。然而,这小子实在是福缘太深,这也要拜那苏执苏护法的恩赐,他要不让离甲拿唤火珠胡乱放火,林逸之也不可能引业火淬炼己身,误打误撞的淬出了金丹。业火淬出的金丹比自身结出的金丹强大何止数倍。故而,他自身本元心法离忧无极道有了飞跃,这才将那门邪乎功法的副作用压了下去。所以,在一段时间内,他那邪乎功法完全可以收放自如,而且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副作用了。”

    南宫一金顿了顿又道:“不过呢,这不过是暂时的,待那邪乎功法再度精进的时候,恐怕他自身的离忧无极道又会被甩开距离,将再次无法压制副作用了……”

    南宫一金说些什么,林逸之完全没有听清楚,他现在满心都要将南宫一金除掉,南宫一金说的入港,完全没有察觉林逸之已经逐渐的靠近了自己。

    终于,林逸之离南宫一金不过一尺左右的距离了,再不犹豫,轰然将左手一立,对着南宫一金正自晃动着的脑袋,直直的往下拍去。

    然而,眼看那手掌只剩不到三寸便可将南宫一金的脑袋拍的万丈桃花开,林逸之的神识深处忽的传来一阵话音:“林逸之,快住手!谨守心神,莫要给了心魔可乘之机!……”

    一语如雷,在林逸之的神识深处轰然炸响。那声音似乎熟悉异常,而且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虽然这声音如此熟悉,却在林逸之的心中,这声音似乎久违了……

    林逸之原本满是杀意的眼神,在这声断然一喝之下,杀意尽退。那下落的手掌,也怔怔的停了下来。

    便在这时,南宫一金不经意的转头朝身后看去,他原意是害怕那些九霄皇觉殿的杀手偷袭,故而往后看看,却正发觉林逸之一脸木然的站在那里。

    南宫一金却没有想过林逸之站在那里竟是对他起了杀心,还以为是林逸之为了他的安全,故而站在那里警戒,南宫一金一是感动的无以复加,冲林逸之嘿嘿一笑道:“小子,还是你有心……”

    当他抬头之际,却发觉林逸之的手掌几乎都快贴着他的脑袋了,有些发楞。

    林逸之只得讪讪一笑,将那手掌顺势的轻轻拍了拍南宫一金的肩膀道:“你说的很好,你放心,你的安危包在我的身上。”林逸之生性本就敦厚,这一次自圆其说,也是情急之下,颇为的不自然。

    南宫一金也是不曾多想,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林逸之是要杀他,便嘿嘿一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林逸之这才径自走回了原来的位置,凝神警惕着眼前的黑暗。

    只是,谁也不曾发觉,黑暗之中,南宫一金的眼神忽的灼灼看着林逸之缓缓走远的背影,若有深意的淡淡笑了一笑。

    黑暗之中,半晌,万伯当的声音才传来:“牛鼻子,你说的可是真的?”

    南宫一金朗声道:“是真是假,你大可问问缩在这黑暗之中不出声当乌龟的苏执,苏大护法!”

    万伯当并未掩饰,黑暗之中道:“苏护法,南宫老道说的可是实情,你们前几次围捉林逸之真的伤亡惨重不成?”

    苏执久违的声音在黑暗之中淡淡道:“不错……”

    万伯当的声音已然有了些许怒意道:“如此事情,为何不提早告知与我?莫不是拿我们当垫背的不成?”

    苏执的声音这才稍有些提高道:“这却是万兄误会了,我以为哀牢山诸位道法高强,我们碰到这问题可能会棘手,你们应该不会,所以未加告知,不曾想阴阳老道却如此…..苏某确实十分抱歉……”

    苏执明里道歉,实则暗讽哀牢山这些人技不如人,着了林逸之的道,也怪不到他们头上去,而且,他的话音根本听不出半点抱歉的意味。

    万伯当怒意更重道:“苏护法,是说我们技不如人了?”

    这一次,苏执却并没有答言,仿佛不曾听到一般。

    万伯当羞怒交加,冷声道:“那阴阳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