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四章 他是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连接在林逸之和阴阳老道身体之间的红蓝两色血道终于缓缓的消失不见。

    这洞中唯一的一抹色彩也随之消失,再次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黑暗中,一声清响,阴阳老道早已成为一具干尸的尸体宛如一片枯叶从半空之中跌落,掉在地上,然后四分五裂。

    生死不过须臾之间,方才林逸之还在死亡边缘挣扎,而如今,死的却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不仅如此,林逸之失去的,犹如一个轮回般重新得到,源源不绝的力量在他血脉之中翻涌,他的血和阴阳老道的精血不断的相溶,林逸之可以感觉得自己的修为似乎又有所提升。

    冰冷和嗜血的感觉缓缓褪去,林逸之却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却怔在当地,锁骨的伤依然疼痛,但滴落的蓝色血液却已经在那未知的力量作用下止住了。

    但对这个少年而言,此刻竟全不曾注意到这些。他怔怔的看着脚下不过一尺多远的地方,阴阳老道散乱的尸骨,还有在尸骨旁早已暗淡到没有一丝光芒的短剑。

    阴阳老道的尸骨和那短剑静静的躺在那里,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发生。

    在林逸之的脑海之中,只翻涌着这样一个念头:

    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

    林逸之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眼神有些慌乱,喃喃的重复着一句话:“我......我......我做了什么!”

    黑暗中,万伯当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万分的惊讶和一丝恐惧:“你......你既然是离忧教的人,怎么会如此功法......难道你出身在魔道不成?嗜血魔祖是你什么人?”

    林逸之还未说话,南宫一金便插话道:“呸呸呸,你刷牙了么,口这么臭,那嗜血魔祖的名声顶风还臭着八百里,早死多时,如今尸骨都化成粪了,我们林逸之和他有鸟甚关系。”

    万伯当有些半信半疑道:“你说他与嗜血魔祖没有关系,那他方才的手段怎么解释?”

    这万伯当并不关心方才林逸之出其不意杀了阴阳老道,反而问起这个,看来,阴阳老道的死活,他根本无所谓。

    南宫一金清了清嗓子,在角落中一捋胡子,他本就是好为人师的脾气,怎会放过这个机会道:“好吧,我看你们打打杀杀的累了,我就给你们讲一讲罢。万伯当,你是后来的,必然不知道林逸之这小子身上的古怪之处。你大可以问问九霄皇觉殿的那群家伙,每到危急关头,林逸之总会爆发出一股莫名的力量,这种力量总会扭转战局,你若不信大可以问问什么什么那些狗屁堂逃回去的残兵虾米。”

    南宫一金摇头晃脑道:“起初我也不知道林逸之这小子这股力量从何而来,不过呢时间久了,世间有什么能逃得过老道的法眼。他体内占主导的是他修炼的离忧无极道,这不用说。然而离忧教那帮家伙捣鼓出来的心法,虽然合乎天地自然,然而普通凡人想要练成没几个甲子恐怕不行,你再看看林逸之那笨样子,自然在离忧无极道之上进境缓慢,若不是那把火助力,我想他到我这般年岁,也不一定能凝成金丹。”

    他这番话说出来,不但损了林逸之,捎带着连离忧教也损了一遍,可听他口气,似乎他这样说理所当然。

    黑暗中,万伯当冷笑道:“你不要告诉我,凭离忧无极道那林逸之就能有这样的所作所为了。”

    南宫一金一摇脑瓜道:“那怎么可能,若是离忧无极道能修成这般,恐怕离忧教天下第一正道的匾额也该摘了......”

    “嘿嘿......你看着林逸之这小子这么老实,其实呢,他心力可还藏着一个秘密呢!”南宫一金说完,偷眼瞥了林逸之一眼。

    茫茫黑暗,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看到林逸之了。

    林逸之心中一动,感觉到南宫一金似乎话有所指,不由得想到,莫非这老道真的看出我体内还修炼着寂灭魔心不成?若他当着这许多人说出这个秘密,恐怕林逸之连归返离忧教的机会都没有了。

    林逸之想要开口阻止之时,无奈已经晚了,南宫一金已经滔滔不绝的讲了出来:“其实呢,林逸之体内还修习着另一种功法,正是这种功法才有方才的效果,前些时与那九霄皇觉殿的人几生几死,也多亏了这种功法。这种功法的名字老道自然知道......”

    南宫一金说到此处,忽的顿了一顿,嘿嘿一笑道:“不过呢,老道是不会告诉你的......”

    万伯当的声音传来:“为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