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 少年斗麒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距離任無忌在云龍大陸鬧出的風波已經過去了二十幾年,在這二十幾年里,云龍大陸再也沒有關于任無忌和夢月的任何消息。連同那些在上次大戰中消失的魔教余孽,也一同在這十幾年中蹤跡全無。

    但是,那些關于此二人的那段神話般的傳說,卻一往如新在云龍大陸上被久久傳誦。有不少修真人士推測,現在的任無忌和夢月的修為,在云龍大陸上,已經無人可敵了。這番論斷傳到那各仙派的耳中,倒也讓他們這些名門正派心中慪氣,顏面上有些掛不住。畢竟,那任無忌和夢月,曾經就在他們這些人手中贏得了這久久不息的盛名。

    蜿蜒起伏的離云山脈之中,常年充盈著一層濃重的迷霧。這里是離落仙域仙氣靈力最濃重的地方,也是整個離落仙域所有修仙門派弟子最向往的神秘一隅。但是,能夠進入離云山脈之中的人,都將士個仙派最頂尖的那些轎子們。

    因為這里仙氣靈力濃厚,不僅吸引著各派修仙弟子,也同樣蘊育了千萬種奇異靈獸。也正是這個原因,那些各派的弟子才不顧危險重重,也要舍命來到這個危險與機遇并存的古老山脈之中,憑借自己一身修為,想要在那些奇異靈獸身上,獵取一些好處。

    這離云山脈的開啟每十年一次,每次的開啟時間為三個月。在這三個月之中,離落仙域中的數以萬計的修仙門派,都會派出門下最頂尖的年輕子弟,前來這里歷練,以求提升修為。

    目下,正是離云山脈每十年開啟一次的時間,許多修仙門下弟子,浩浩蕩蕩奔赴而來,在進入山脈之后,就各自三五成群,尋著自己的目標而去了。

    一座山峰上,一個身著樸素白裙,但卻掩不住那凹凸有致的身段之少婦,望著那滿眼興奮的少年們,轉頭滿眼笑意看向并肩站立的另一個男子,輕聲道:“看來又將有不少人要埋骨在青山綠水之間了!”

    那男子頭也不回,之微微一笑,俊逸的臉上泛著一種如鏡水般的寧靜,淡淡道:“能夠埋骨于這青山綠水間,倒也是他們的福氣了。免得出去沾染那渾濁之污氣,到頭來也不見得是什么好事!”

    美艷少婦聽到男子這么說,臉上笑意瞬間凝固,神色微微一怔,隨即有恢復如常,笑道:“無忌,看來你對當年的事,還是不能釋懷啊!”

    原來這男子竟然是二十幾年前,那個曾經讓云龍大陸位置震動的任無忌。那么,站在身邊的這個美艷少婦,自然就是同樣讓云龍大陸位置震驚的戰神魔女,夢月不錯了。

    “哼,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我看了就心煩。要不是我沒有如他們那般的野心,不然,我早出去好好教訓他們了!你看現在我們不去惹他們,他們這不是打到咱家門口來了!”聽見美艷少婦這么說,任無忌臉上也是未怒。想起當時自己的師門對自己做的重重事情,他心里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你也老大不小了,這都過去二十幾年了,你就不要再跟他們慪氣了。反正人都是這樣,自己認為對的,別人做的不一樣,就說別人錯了,若別人再頂幾句,甚至就污別人為邪魔歪道。呵呵,別管了,反正他們到這里來,也不過三個月時間,再說了,他們來著也和我們無關啊!”少婦笑言。

    “是和你無關,但是,你別忘了,遙兒可決对不允許他們那樣做!”

    任無忌這么說,美婦一下子也愣住了。是啊,這事兒,還真和他們的遙兒脫不掉關系呢。

    “唉,這也辦法啊,誰叫我們遙兒有一個異于常人的爹呢!”美婦望著任無忌一笑道,這倒讓任無忌一下子愣在當場,無言以對。

    山脈之中,一處靜湖邊。此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靜靜站在湖邊的沙地上,那雙清明透徹的明眸緊緊盯著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