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3痴心难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到陈若风走进卧室去了,罗信诚无奈地叹了口气。陈若怡看到丈夫的异样,忍不住询问:“怎么了?她让你生气了?”

    罗信诚看着妻子:“不是,是若风的婚事,到现在也不长不短的,急死人了!”

    陈若怡懵懂地眨了下眼睛:“她不喜欢那个郑元哲了?”

    “不是,不是吧?反正有点复杂,两个人闹了点矛盾。过会儿出来 ,你劝劝她,她说不定能听你的!”

    “吵架了?”陈若怡若有所思着:“怎么又吵架了?”不知为什么,在她的印象里,好像是这俩人经常吵架的。

    陈若风在卧室里无情无绪地闷坐着,刚才郑元哲明明看到她了,还一点反应没有,如果姐夫再主动邀请他来,就像是要向他示好,求饶一样,断断不可以。想到这里,陈若风坐不住了,她赶紧走到门口,打开门跟姐夫叮嘱道:“千万别跟郑元哲联系,不然我真跟你急啊!不是开玩笑的!”

    看到陈若风忽然这么严肃地警告着,罗信诚和陈若怡都有点意外,说完这话,陈若风又把门关上了。罗信诚和陈若怡两个人尴尬地面面相觑,看来这忙是帮不上了?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罗信诚以为,时间稍长,双方的气都会慢慢消除,这样就只需要中间人撮合一下,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陈若风给公晓真打电话:“明天的票预定好了吗?几点的?好,嗯,没事,都挺好,放心吧,我准时回去。”打完电话,陈若风就把手机扔到*上,自己仍然坐在*沿上生闷气。

    -------------------------------

    郑元哲这天晚上又把自己灌醉了,陈铮白说了一堆好话,激将法也用过了,郑元哲就是巍然不动,也不知是什么想法,只是不停地喝着闷酒,陈铮真是看不懂他了。陈铮第一次觉得很无奈,第一次感觉自己还很不了解郑元哲。

    第二天早晨,陈若风由罗信诚和陈若怡送到了火车站,直到陈若风坐的火车离开,都没看到郑元哲的影子。罗信诚深深地叹息了声,陈若怡警觉地询问:“你怎么了?”

    “没什么,咱们回家吧!”罗信诚又四处环视了一下,确定郑元哲没有在附近,就闷声不响地拉着陈若怡往站外走去。

    -------------------------------------

    坐在火车上的陈若风有点垂头丧气了,她想像过再见到郑元哲的各种样子,就是没想到他会如此视若无睹。如果当时,见过一面之后,他还懵懂着,反应不过来的话,那么后来,他一个电话也没有,甚至连陈铮都没什么动静了,这让她特别失落。

    看来人的感情真是很脆弱的,经不起别离和考验。因为有了这些感慨,陈若风忽然想到了胡展青,这个男人还真不错,能那么铁了心地寻找田阳,还真是难得。陈若风想也不想就拿出手机:“喂,胡老板吗?你还想找田阳吗?一会儿给你发一个地址,对!不客气,只要你对她好,对一家人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这个你放心,我会用下半辈子来陪伴他们,好好疼田阳,好好孝顺她父母”胡展青在电话里兴奋地表着态。

    “那好吧,你可要说话算话,我挂了,一会儿发你地址!”陈若风打完电话,就开始按着手机,开始打字,她决定了,让有*终成眷属吧,爱情不容易,不要在无谓的考验下流失掉了。发了短信,她好像已经看到胡展青兴奋地眼睛闪亮的样子,想像到他看到自己的龙凤胎孩子时激动的样子……

    陈若风在电话中只字未提孩子的事,如果胡展青对田阳一片痴心,不是为了孩子去找她,田阳才会感动,才会有可能重新接受胡展青,所以陈若风让这个惊喜更惊喜,她想让田阳看到胡展青最真切的惊讶和惊喜,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解除田阳心里的恨和心结。

    邻座是一位小姑娘,她看了陈若风半天,忽然笑嘻嘻地征求意见:“姐姐,旅途很长,旅途漫漫,能不能聊个天啊?打发一下寂寞?”

    陈若风一直陷在自己的思想里,还真没注意过身边的小女孩。这时才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小姑娘,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青春亮丽,笑容迷人。

    “跟我聊天啊?我很无聊的!”

    小姑娘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我会看人,我知道姐姐肯定是很有趣的人,不然,那,还是我先讲一个笑话吧?也许这样你就会开心了,愿意跟我聊天了?”小姑娘热情地很。

    “啊,好吧!”陈若风真不好意思这么拒绝人家的美意了。

    “我讲一个手机的笑话吧”

    陈若风点了点头。

    “有一个男人,他妻子和他吵架了,有好几天了,俩人都不说话,处在冷战状态。那天他下班回家,看到桌子上有六个苹果,每个苹果都被咬了一小口,这个男人纳闷了,这是什么意思?他看了半天,后来终于明白了,这是他妻子想要个苹果6啊。他心想,这次吵架也是他的错,干脆,买个苹果6补偿一下。于是他用辛辛苦苦积攒了一年的私房钱给妻子买了一部苹果6。他妻子看到手机,先是愣了下,然后就满心欢喜地收下了。这时,他女儿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说爸爸,你昨天买的什么苹果啊,我咬了一个,不甜 ,又咬了一个,一点也不甜 ,我每个都咬了一口,没一个好吃的。那个男人赶紧打断了女儿的话:“闺女别说了,让老爸静一静吧!”

    讲到这里,女孩自己笑得直不起腰了:“居然是这样,根本不是他妻子想到苹果6,哈哈!”

    陈若风也笑了,但没女孩笑得那么舒畅。

    女孩忽然看着陈若风:“姐姐觉得不好笑吗?”

    “好笑啊?你没见我也笑了?”

    女孩嘟着嘴:“可是你笑得很勉强啊,没有开怀大笑的样子。”不等陈若风回答,她忽然调皮地提了个意见:“姐姐,不如你也讲一个,我听一下,我当个听众如何?”

    “我讲?”陈若风真没一点思想准备呢,她努力地想了想:“讲个现实生活中的故事好吗?”

    “好啊好啊!”女孩拍起手来赞成地期待地看着陈若风。

    不敢辜负了小女孩的心意和期待,陈若风努力地回想起来,她所知道的笑话,现在在记忆中较为深刻的,就全是关于郑晓宁的部分了。陈若风的眼前浮现出一个画面……

    客厅里,郑晓宁摆弄她的布娃娃,玩得不亦乐乎。郑元哲和陈若风在看电视,电视机中正在播放关于大学生可以在在校期间结婚,并且有人在大学中结婚生子的新闻。

    “这俩人可是什么都不耽误,人家在学校生了孩子,还同时考了研。”

    听陈若风感慨着,郑元哲也笑了:“这还是少数吧,多数恋爱还是会影响学业。”

    “恋爱也能化为动力啊,你这观念也太OUT了,在这好例子面前还嘴硬!”

    “我说的是自己的想法,这好不容易上个大学,享受一下轻松自在的浪漫时江,还在那里面结婚生子?我总觉得不怎么样。”郑元哲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那你就是老封建呗。”陈若风一边看电视一边扁着嘴,表示出她的不屑。

    听了这话,郑元哲可没心情看电视了,他盯着陈若风的脸,准备好好争论一番:“封建也是相对的,但也不能用老封建吧?我这明明还很年轻?”

    这话把陈若风说笑了:“呵,是年轻,年轻得可以再去大学里上一回,可以在校园也生个……生个晓晓宁出来。”

    “这怎么越说越乱了,我的意思是”

    “你什么意思啊?你现在去上学,也可以尝试一回校婚啊!”

    这俩人争着谈自己的感想和看法。

    在旁边玩的郑晓宁,注意力也慢慢被吸引过来。她早玩够了娃娃,正一直在摆弄积木呢,看到他们俩人争得这么热烈,就认真地听着看着。忽然她很好奇地问起来:“爸爸,如果大学生可以在学校结婚,那会生孩子吗?”

    “很可能吧!”这小人儿还管起闲事来了,郑元哲敷衍道。

    “哦?!”郑晓宁脸上的表情十分神往的样子。

    陈若风就有点奇怪了:“有什么问题吗?姐姐的意思是?”

    郑元哲和陈若风都感兴趣地看着郑晓宁。

    郑晓宁十分羡慕地说:“哦!大学生在大学里生出来的孩子,一出生就可以上大学了?!”郑晓宁眨着漂亮的慧眼: “那该多好啊?他从小就是大学生,也不用做作业了,不用被都管,还不用考试了,真好!真好!”

    两个大人都忍不住笑起来。郑晓宁站起来,走过去靠在郑元哲身上,撒娇着嚷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