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87新的开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公晓真明显地感觉到,陈若风这一到来,付妈妈心里的天平更多地转到她身上去了,更别说付文山了,现在的眼珠还长在陈若风身上呢。

    ―――――――――――――――――――――――――――

    “陈铮,出去喝酒去!”郑元哲喊着。

    陈铮愣了一下,他看了下手表:“这时间有点晚了?”

    “怎么?你家里还有人等着吗?”郑元哲瞪着陈铮。

    陈铮犹豫了一下,这都十点多了,多数饭店都打烊了。

    “怎么?没有酒吧营业了吗?”

    “啊,这个……肯定有”

    “那还不快走?”郑元哲十分不满意地看着陈铮。

    “好,叫小张过来吗?”

    郑元哲眯起眼睛:“你可真是*到家了?没有出租车吗?这都几点了?还叫人家来接?”

    陈铮低着头瞪了瞪眼睛,你看,郑元哲情况不好的时候,你是怎么做怎么错,陈铮算是知道了,干脆就是挨批的主儿。陈若风这一走,陈铮估计,他的头皮又得硬起来了。

    陈铮和郑元哲叫了出租车,两人去了一家相当较为安静的酒吧,这是陈铮和陈若风以前来过的地方,当然,还有秦悦,一想到秦悦,陈铮的心里还是很失落。

    郑元哲什么话也不说,一口接一口地喝着酒。陈铮看着有点着急了:“也不能这么喝啊?说句话也行啊?不然,人家都以为咱们俩人是哑巴呢。”

    郑元哲不满地斜他一眼:“有什么可说的?字字句句都是伤心。”

    “你伤心什么啊?*萌女,你应有尽有!”陈铮劝着:“若风会回来的,她就是去看看罢了”

    “你懂什么?她想离开的心思应该有好久了!”

    “不会吧?”陈铮不相信地看着郑元哲。

    郑元哲的眼神有点茫然:“应该在我提出注册结婚之前,她就已经有了这种想法,所以才拒绝,找各种理由婉拒,可惜当时已惘然,这诗中是这样说的吧?”

    “好像是。我是说诗句是这样说的。不过若风不会是那个意思”

    “那你说什么意思?人家的前夫有病了,都是前妻去照料的吗?”

    一句话把陈铮噎得干瞪 眼,这郑元哲的气和醋还真是多多呢。老谋深算、冷若冰霜的酷总裁,一遇到心动的红颜,立刻就变得忐忑、无知、甚至可笑了,爱情还真能改变一个人。

    “陈铮,你这人太可恶了!”郑元哲叫着。

    “我吗?”陈铮愣了一下:“我又做错什么了?”他努力地回想着,刚才已经说话十分谨慎了,还说多了吗?

    郑元哲审视地看着陈铮:“你,是不是早就有感觉了?若风对付家的事,你也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有什么隐瞒我的?”

    “这个?”陈铮的眼神明显地躲闪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一会儿又抬眼看着郑元哲:“也没什么大事啊,她就是说过一些,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说什么?”郑元哲紧盯着陈铮的眼睛,不容他有一丝一毫的思索和隐瞒。

    “她,就是想两全其美呢,既能关照一下付家,也能不伤害你。”陈铮越说思路越明确了:“付家,去付家帮忙,我觉得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主要还是怕你失去女儿,我个人是这种看法。”

    “错了!大错特错!”郑元哲拿起杯子,郁闷地喝了一口酒。

    “那,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你怎么想若风?”陈铮提这个问题的时候,有点紧张。

    “若风,她心里是放不下付文山的,虽然平常是恨啊,恨也是爱的一种,恨是爱的一种延续或者变异。她不相信我,所以就选择不告而别。还有晓宁的事,也许因为拖的时间长,她对我没信心了,觉得我不能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所以直接就没再等待了。反正都是我的错!”

    听到郑元哲这样的说法,陈铮皱起眉头,他想了几秒才跟郑元哲争论:“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相信若风,她是有自己的不得已,担心付文山家真的会一蹶不振,才去帮忙的,纯粹是帮忙。”

    郑元哲把玩着酒杯,默不作声。

    “若风她,对你和朱瑞签约的那个破合约,也是感觉很不可思议的,但也没埋怨你,不是吗?也和你一起面对了,一起等待了,一起想办法了,只是没找到正确的办法。哦”陈铮忽然明白了:“她找到了,她的离开就是一了百了的解决方法。为了你,她连自己的幸福都牺牲掉了,你还这么猜忌她?”陈铮十分不解。

    “你不懂!我毕竟大她很多,她可能对未来也缺少一些信心。”

    “那是你想多了,我觉得你没站到一个理智的角度上看问题,至少现在是这样。”陈铮忍不住批判郑元哲。他感觉郑元哲现在真是头脑不清醒。

    郑元哲这会儿反应还挺快:“我让你来是听我诉苦的,你怎么批判起来了?”

    陈铮笑了笑:“那我也是坚持正义吧?”

    “你们老陈家的正义吗?你就是近墨者黑,强词夺理!”郑元哲举杯子和陈铮碰了一下:“别说了,先醉一回吧,好久不这么大醉一了。”郑元哲 饮而尽:“这酒是不是不水啊?怎么越喝越精神了?”

    陈铮笑了笑:“是水不是水,一会儿就见真相了!”他已经看到郑元哲眼神中的醉意,但郑元哲自己好像不察,还是陷在自己的思绪中。

    “我得更正一下,若风哪里是不告而别了,她不是留言了吗?”

    “不当面跟我说,就是不告而别。那些文字,有笑脸吗?有愁容吗?有真诚吗?有感情吗?那些都是假的,是虚的,我”郑元哲停顿了一下:“我得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心,听她说话,我才感觉到真实,其他的都不算数!”

    哦,陈铮明白了,原来郑元哲的要求这么高啊,不当面解释,恐怕是无法解开这个死结了。郑元哲对陈若风的误会可是渐渐加深了,这一点让陈铮有点着急,陈铮觉得,他得抽时间去当面见一下陈若风,让她再理清一下思路,至少要跟郑元哲当面解释一下,不然这误会就解释不清了。

    两人又开始喝闷酒,谁也不再劝谁,仿佛酒才是好朋友,好东西。陈铮之前没有喝多少,所以等到郑元哲说话也不清楚的时候,他头脑还算清醒。陈铮扶着郑元哲,跌跌撞撞地往外走:“你也不少喝一点?难受了吧?”一边走一边埋怨。

    “我不喝酒,我喝的是水!”郑元哲含混不清地嚷着:“什么水?这么个味道?太难喝了”

    “是难喝,一杯水价值不菲呢”陈铮自言自语:“我要有这么多水,那就富了!”

    小张迎了过来:“喝这么多?”他帮陈铮架着郑元哲。

    陈铮惊奇:“你没回家啊?”

    “我觉得这几天事多,就在车里等着,想多呆一会儿,后来看你们俩打出租车出去了,我也不好问,就跟在后面,就到了这里。”

    “太好了,他怎么这么重啊?直接往我身上压重量,幸好有你。”陈铮已经感觉自己很累了,架个东倒西歪的醉汉,哪能不用力?

    小张小声说:“怎么喝这么多?还是为晓宁的事着急啊?”

    陈铮看一眼小张,又看一下郑元哲,也小声回答:“陈老师走了”

    “啊?”小张吃惊地啊了一声,这一下惊醒了郑元哲:“什么事?怎么了?”

    “没什么,去找车呢,快到家了!”

    “好!”郑元哲又闭上眼睛,被俩人架着,机械地迈着双脚,反正大脑是转不动了。“好”了一声,立刻又关上大脑和眼睛了。

    好不容易才把郑元哲扶进车里,陈铮出了一身汗,他气喘吁吁地吩咐着:“你稍等一下,我得去个洗手间。”

    “行,你自己行吗?”

    “我行,我没喝多少,他这样子,我哪敢放开喝啊!”

    小张又回头看一眼郑元哲:“你快去吧。”

    陈铮快步向酒吧内跑去,他已经有些内急了,但见郑元哲的样子,又不放心,刚才 又用了大力气来扶郑元哲,这会儿就更想去洗手间了,真好,小张来了,他得去解决一下。

    看着陈铮的背影,小张感叹着,这个助理容易吗?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