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沈琳和四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四爷唯一的遗憾是走的时候,弘昼没在身边。

    虽然这么多年来他不愿意承认,不过,在临死前的那一刹那,他才愿意承认,这么些儿子里,最最优秀,最最孝顺的,其实是弘昼,只不过,唉……

    四爷的灵魂飘了出来浮在空中,看着奴才们侍候自己那个身体穿衣,然后一帮孝子贤孙哭得稀里哗啦,唯独那货傻傻的,双眼发直的在一边。

    人家让她吃饭,她也不吃,有人喂她,她也不会咀嚼,让她睡,她也就这么眼睛开着躺在炕上。

    有人说,是太上皇舍不得,所以把她的灵魂带走了。

    四爷表示那叫一个冤啊,特么滴,自己压根没看见她好么。

    再说了,难得能过几天清静的日子,谁想看见她啊,自己要带,也带走那些年轻漂亮的好么,自己是那没眼光的吗!!

    以前自己在世的时候,这货也没表示和自己有多情深意长,现在,自己没了,还表示个P啊!!

    不过,这么多年夫妻,四爷虽然在一边骂着沈琳,不过,还是挺担心她安危的。

    一开始四爷以为这货是在做秀,可时间一长,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毕竟,这货最爱享受,最爱吃,最爱干净,真作秀,也作不了这么长时间。

    因此,四爷也有点急了,可他帮不上任何忙。

    而到了他的棺椁下葬,那货总算是有点清醒过来了。

    不过,她却说,要陪在泰陵,还和弘瞻说,什么他们夫妻这么多年一直没分开过,现在四爷一个人在下面,肯定很害怕,很慌张,很无助,所以,她要陪着四爷在泰陵。

    四爷一听,脸都气歪了!!

    自己无助个P啊!

    弘瞻自然是不肯的。

    这皇太后住在泰陵算什么意思?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这个当皇帝的有多不孝顺呢。

    或者说,人家以为自己的皇额娘干了什么事,这是太上皇下的旨。

    到时候,传了出去,很影响自己的皇权好么。

    因此,弘瞻自己劝完没用就叫媳妇孩子劝,后来见实在不行,就叫思思和永瑛他们来劝。

    而四爷一直冷眼旁观,就感觉没戏。

    以前自己在世的时候,那货拿定主意了,自己的意思她都敢违背,更何况是儿子这里了。

    不过,四爷也有点不明白,这货什么时候和自己如此情深意重了?

    这事儿绝对有蹊跷!!

    也幸好,也没什么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来勾四爷的魂,因此,四爷就在泰陵这儿一直这么飘着。

    一开始四爷还以为这货要为自己诵经念佛,毕竟,陪陵干的就是这事儿!!

    哪怕像宋氏或者李氏,就算是舒穆禄氏身为皇贵太妃,每天干的,也是先给太后请安,然后回自己住的去念经。

    现在,不用给太后请安了,念经肯定是必修课。

    对宫里女人干的事儿,四爷表示,她太清楚了。

    可哪里知道,这压根就是自己自作多情。

    这货居然在泰陵哪儿开垦了块地出来,然后开始种地。

    倘若十三或者十七在此,四爷肯定会说,咱来打个赌,这货绝对不会自己来种。

    当然了,哪怕这货想种,那些奴才也不会让她种。

    不过,四爷居然想岔了,这货还真的还开始种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