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零七章 两个儿子(二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弘昼要去开疆拓土,自然是把容月和团团安置在了小岛之上。

    应该说,真要把一个国家打下来,还真不是件容易事。

    虽然现在鬼子国和大清那真是比也不用比,但是必须得小心谨慎。

    要不然,倒霉的就是弘昼了。

    相比较弘昼的忙碌,弘瞻也忙着,他很想第一时间,把弘昼的那些班底给接手过来。

    当然了,像漕帮这种江湖势力,他是看不上眼的,他看中的是富察家,还有乌拉那拉还有舒穆禄氏家族,还有一些江南的富商,西南的将领。

    但目前来主,他最有胜算的,还是富察家和舒穆禄氏家族。

    对马齐这种老狐狸来说,弘瞻还真是没看在眼里的,不过,马齐也有和现在家族的第二代领头人和第三代接班人有商讨过,他们是觉得,继续中立吧。

    反正就他们富察家目前在朝上的势力,压根不用站队。

    做个帝党那是最最保险,虽然收益未必是最大的,可现在的局面,用马齐的话来说,那就是三个皇子都只有三分的胜算。

    “阿玛,你真觉得弘瞻阿哥也有三分胜算,可他年纪可是最小的。”

    傅成基本是偏向弘历的。

    你想啊,倘若不是皇上对弘历有些想法,何必留着齐妃呢?

    那是为了儿子啊!!

    更何况,在傅成看来,弘历无论任何方面,都有康熙爷的影子,弘历一直在效仿康熙爷,很多人都说弘历有康熙爷的风范,这也是很多的清流聚集在弘历身边的一个原因之一了。

    在傅成看来,弘瞻也就那么一分的希望,也是因为皇上比较宠这个儿子,别的还真无其他了。

    不说别的,夺嫡。你要两样东西,一,权,二。银子。

    年纪他最小,有毛个权,至于银子更加不用说了。

    虽然说固伦公主和弘昼都是有银子的主儿,毕竟弘昼在江南,在海运。还有西北,那可是赚得满满当当的,至于固伦公主更加不用说了,人家还是明着被四爷赏赐的。

    容贵妃的家当也不少,可问题是,人家也不可能把这些银子明着送上的。

    弘昼虽然和弘瞻是亲兄弟,可现在弘昼失踪,人家的管家那精明着,基本是闭门谢客,府上能转卖的生意。全部转给固伦公主还有别家贵族了。

    严格说来,弘昼哪儿能卖的还真不多,庄子没几个,铺子没几家的。

    “那你也未免太小看长春宫的那位了,能在深如水的雍王府生下两女一子,能让一个调皮捣蛋的弘昼被康熙爷看上,能从一个民间没有任何势力的女子升到现在贵妃的位置的,放眼大清朝,也就这么一位罢了。”

    马齐捋了捋胡须摇摇头说道,“最重要的是。人家升上去了,也没哪个清流,王公递折子反对的。”

    “这不是皇上的家事,谁会反对。当今圣上又不是康熙爷那么好说话的。”傅成嘟囔了一句说道。

    咱雍正爷一向圣心独断好么!!

    “现在弘瞻这么蹦跶,你当圣上眼是瞎的吗?明摆着是想看看,这个儿子够不够格!!”

    马齐突然觉得,傅成真不是个脑袋灵光的,你说自己真不放心,生怕这个儿子走错什么。

    自己现在还在。还能拴着,万一自己比圣上更加归去,那富察家万一被傅成这个蠢货带向那万丈深渊,可怎么办啊!!

    马齐觉得,猜帝心是件很累的事,猜对固然是好,可猜错呢,满盘皆落索,马齐摸着茶碗,浑然不觉手里的那盏茶已经凉透了。

    “十七叔,我都说了,我额娘压根就没有办法,你说她一个在深宫里的女人,能有啥办法,倘若有,我哥也不会这样一直被打压了。”

    弘瞻现在干了几件挺不错的事儿,倒是让十七很赞许,弘瞻就和十七说,他想更加进一步。

    十七是觉得,弘瞻光从自己这儿取经是不够的,让他从容贵妃哪儿取。

    在十七看来,人家额娘能走到这一步,固然有运气的成份在,不过,他就不信容贵妃在四爷心里会一点没份量。

    有可能,人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在四爷心里,到达了一个无人可取代的地步。

    弘瞻也是个乖孩子,他是觉得,十七叔讲得肯定不会错,因此,就去问沈琳了。

    你问沈琳,四爷喜欢哪道菜,或者说哪道菜最好吃,她肯定能和你唠叨个没完,可是帮忙,问她怎么夺嫡,她知道个屁啊!!

    她倘若知道,早帮着弘昼夺嫡了。

    这不是没啥心计,没啥计谋,因此,沈琳觉得,咱还是安安稳稳的,安稳点还能有点安乐饭吃。

    在她看来,亲王和皇帝真没啥差别。

    至于她,皇太后和太妃也没差别啊,皇太后还不如太妃呢!!

    至少太妃可以住儿子府里去,可以享天伦,每天瞎逛逛,散散步,哪像在宫里,像住在鸟笼子似的,你散个步,也会被人说三道四的。

    不过,弘瞻这么来请教,沈琳又不能胡乱说什么,毕竟弘瞻和弘昼还是不一样的。

    因此,沈琳只能固作深沉的说道,“帝心。”

    然后就挥挥手,让弘瞻自己去思考了。

    能想出来,是你本事,想不出来,那咱也能放马后炮,你自己这个也想不出来,还夺个啥嫡啊,早早洗洗睡好了!!

    十七听了弘瞻说的答案,想了半晌道,“怪不得容贵妃能盛宠不衰,果然一直深藏不露啊!!”

    弘瞻一听,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觉得,十七叔这么说自己的额娘,那绝对是老马失蹄!!

    不过,在十七面前,弘瞻还是很虚心的表现,然后道,“请十七叔指教。”

    “咱远的不说,弘瞻,有没有想过。为何你八叔九叔十叔十四叔联合起来,还是输给了皇上?”

    那自然是不及咱皇阿玛的老谋深算呗,不过,这种话弘瞻也不敢说。便道,“十七叔的意思是,因为皇阿玛更得皇玛法的心?”

    十七点了点头道,“若论对皇阿玛的了解,我敢打包票。除了圣上就只有弘昼了,弘昼之所以没资格继承一切,也有可能……”

    十七接下去的话,有点不敢说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