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7章 相思成疾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八十七章相思成疾

    念想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见了自己的十八岁,梦见了自己初遇徐润清的时候,也梦见了自己踏入b大口腔医学院的第一天……

    她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他戴着口罩,用微凉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时的那目光,清润又专注。现在在梦里重新回放,就像是穿梭了时光,虚幻了背景,眼里只能看见他。

    有些相遇,真的是命中注定。哪怕错过,依然能够在某一天的某一个地点,重新遇见。

    念想无数次想过,如果哪一天遇见了自己要坚守一辈子的人,是不是会在遇见之初就怦然心动,有所察觉。

    但事实上,她并未想过,她和徐医生会兜兜转转,隔上六年修成正果。

    就像她从来没有想到,那几次很寻常的遇见,竟然是她另一场人生的开幕仪式。

    第一次在他家里留宿,第一次参观一个成熟男人的私人公寓,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

    即使在梦里,他靠近时,温热的呼吸,微烫的手心都清晰得像是就在身边。

    念想觉得……春梦做得太真实也不好,虽然满足了,但还是会有种……亵渎男神的愧疚感。

    她洗漱完毕,揉着脑袋下楼。

    徐润清正陪着奶奶坐在窗边,喝茶聊天。不知道是聊到了什么,他的眉心舒展,唇角微扬,心情似乎非常愉悦。

    听见她下楼的脚步声,侧目看过来。那双眼墨黑得像是晕染过,浓郁又深邃。

    她微微一愣,就站在楼梯口,看着他。

    屋外是下了一夜才堆积起来的雪,门前已经有很清晰,重叠的脚印。但一眼看过去,雪虽然不厚,但积起来,哪里都是白茫茫的。

    天色依然还是阴沉沉的,日光却凉薄又清晰,冒着寒意。

    他坐在窗边,被窗口透进来的光线衬得面冠如玉,五官精致,眉目沉静,俊美又优雅。这样微微笑着,还真有那么几分温润如玉……

    她走过去坐下,趴在桌子上,双手托着下巴,看看奶奶,又看看徐润清,小声地咕哝:“笑得这么开心,是不是在说我坏话啊。”

    徐润清偏头看了她一眼,眼里含笑,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敛眸时,勾着唇笑起来:“奶奶在跟我说你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的事情……”念想顺手给自己倒了茶,刚拿起要喝,被徐润清抬手按住。

    干嘛……

    她用眼神询问。

    “先吃早饭再喝茶。”他从她手里拿过杯子放回桌上,微抬了一下下巴,示意她自己去厨房拿吃的:“给你熬了粥,还热着。吃完我们准备出发了。”

    (⊙x⊙)出、出发?

    徐润清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念想顿悟。

    她这一觉耗费太多精力,差点要把昨晚约定好的“随他出去逛逛”的事给忘了……

    奶奶对两个人这么快就和好是在意料之中的,不由得觉得徐润清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怎么满意:“念想虽然说有25岁了,但事实上,还是不懂事。她爸宠她,惯她,打出生起就没怎么吃过苦,人情世故也不是很懂。你能理解包容,奶奶很高兴。”

    “应该的。”他转头看了眼跟只小老鼠一样的念想,忍不住又笑起来:“我很珍惜。”

    “那就好。”奶奶也笑:“人没活过60岁都不敢说自己已经看清这个世界了,我也是一脚踩进土里的人,这人生啊,是没有规律可循的……两个人在一起,不止是眼下,还有后半生要共度。你和念想两个人,肯定是你要辛苦一些……”

    徐润清安静的听着。

    想起研一实习刚遇见她,对她耐心又温和,那个时候自己对她就有些不一样。想起后来治疗结束,她就像来时那样又毫无预兆的瞬间离开他的世界,以为再遇见她会是漫漫无期,一直到她的眉眼都模糊得记不太清楚了,又在某一个寻常的日子偶然重逢。

    始终没有忘记她曾经出现过,也在这漫漫无期里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回忆里。

    念想,是他相思成疾的良药。

    怎么可能不珍惜?

    *******

    徐润清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辆车,开车带她出门。

    下雪天,路有些不太好走。从市区穿过,一大片都是白茫茫的大雪,行到中途从一个十字路口转弯,念想看着指示路牌这才恍然大悟:“我们要去小西湾?”

    “嗯。”他转头看了她一眼,挑了挑眉:“不喜欢?”

    “喜欢啊!”百去不厌的圣地!

    徐润清没说话,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眉目微敛,一本正经的严肃着。

    小西湾其实有些偏僻,从盘山公路上去,再顺着下来,越过一座小山头这才达到目的地。

    山间清冽的空气带着雪后的清冷,刺激得念想的鼻子都微微有些疼。她捂着鼻子下车,在车外站了一会,这才适应。

    卖票处坐着一位大爷,一手搭着收音机听戏曲,一手落在桌面上搭着拍子。见他们从停车场过来,微睁开眼看了他们一眼,懒洋洋得说了一句:“过年来的人少,不用买票了,你们自己开门进去。”

    小门半开着,念想轻轻推进去,不买票就跟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样,弯着眼睛笑眯眯的。

    远远的就听见了水流声,倒是和在红树林的景色有些相像。冬天的水位骤减,小西湾的河面上露出了不少鹅卵石的石面,因为昨晚下得雪,覆着积雪,说不出得好看。

    河边是高大的树木,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已经光秃秃得只有粗壮的枝桠了,枝桠上压着雪。

    “我爸最喜欢在那里钓鱼……”念想指了指木屋子的后面:“垂钓区过去有个情人桥。”

    她几步跟上去挽住他,没戴手套,手指已经冻得红红的。

    徐润清垂下手,把她的手指握在掌心里,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严严实实得拢着。

    她显然是来过很多次,献宝似得给他介绍。今天的室外温度有些冷,她的鼻尖已经红红的,倒是那张脸白皙得透着粉色,眉目如画。

    “念想。”他突然打断她,见她“嗯”了一声,笑着看过来,和她一起经过木屋往情人桥走:“我其实是个很平凡的人,也许能力比一般人出色,但也没有太大的不同。”

    念想下意识得觉得他接下来说的话会很重要,顿时安静下来,凝视着他。

    “没有太大偏差和意外的人生,稳定的职业,还算优渥的生活环境,和任何人都没有什么不同。选择牙医这个职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