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章 依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八十六章依靠

    楼下是奶奶煮的大麦茶的茶香,念想在房里待不住,快步下了楼。

    刚煮好的茶芳香四溢,大麦茶的香很淡,味道也不浓,但念想却比任何花茶都要爱喝。自己餍足地喝了两小杯,又拿了一个精致的茶壶茶盏装好,端着拿上楼去徐润清的房间。

    下午的三点左右天气就阴沉了下来,一直到现在月黑风高,连稀薄的星光都看不见。风声又起,气温一降再降,突然就冷了下来。

    念想走到客房的门口,刚要敲门,手挨上去才发现门没关。她悄悄地探进去看了眼,他正靠在床头看书,目光低垂,认真又专注。

    她刚往前走了一步,他便似有所觉地抬起头来看了眼。

    念想一怔,轻推开门走进去。

    徐润清坐直身子,随手把书搁在了枕边,看向她。

    “我给你送茶。”念想把茶壶放到他手边,想了想,替他斟上茶,再递过去:“奶奶煮的大麦茶,很香的。”

    他接过来,指腹擦过她的指尖,那微微的温热,一触即逝。

    念想蹲在他的脚边,微微仰头看着他,看他喝了一口,那唇上染上的水色,微微眯起眼睛:“怎么样?”

    他点头,又抿了一口,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她坐下。

    念想不想起来,正好他脚边这一块到书桌前铺着厚厚的羊毛毯,索性盘膝坐在了地上。看他喝完茶,接过来倒满,又递给他。

    来回几次后,徐润清看着她,目光不禁也柔和了下来。微微俯身,但依然是居高临下地:“时间不早了,还不回去睡觉?”

    “奶奶说晚上会下雪。”她看了眼窗外,有些期待:“z市好几年没下过雪了,我又没机会去北方。”

    大概女孩子都这样,对下雪天总有莫名的期待和美好的期待。

    徐润清没说话,若有所思得看了眼窗外,问她:“附近,有没有你很喜欢的地方?”

    念想首先想到的就是今天的那个小山坡,冬天的时候在山顶随便挖个坑,埋了番薯进去烤一烤,拿出来时香喷喷的。她每年冬天回来都会这样……嗯,老念同志负责点火,她负责吃。

    但最喜欢的还是——“小西湾。”

    徐润清点点头,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他不说话,念想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靠在他的脚边,安静得看着窗外。

    坐得久了有些累,见他没注意自己,干脆伏在他的膝上。徐润清翻书的动作一顿,垂眸看下来,轻勾了勾唇角。

    念想对今晚会下雪这件事虽然期待,但并没有很认真的在等待。事实上,今天天气这么好,哪怕下午突然降温,念想也觉得下雪的可能性太小。

    只是想找个借口和他待在一起,哪怕不说话,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待着。

    时钟走过的滴答声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更加清晰节奏,就像是催眠曲一样,一点点地摧残着念想的意识。她听见奶奶上楼的声音,挣扎着想清醒些时,感觉他温热又干燥的掌心覆在她的额头上,轻柔地下滑,掠过她的眼睛,让她的倦意又侵占了理智几分。

    “睡会吧,下雪了我叫你。”他的声音低沉,带着磁性,低低的,似乎能听见声带振动的声响,立体得像是随手能触摸。

    下一秒,念想就接受他的引/诱,闭上眼,沉沉得睡了过去。

    奶奶房间的关门声传来,一切,又归于寂静。

    徐润清看着伏在自己膝上的念想,放下书,微微倾身,拉过折在床头的毛毯盖在她的身上,想等她睡熟些再抱回房间。

    念想浅浅的意识里知道他给自己盖了毛毯,也察觉到他的手指游离在她的眼睛,鼻梁,嘴唇。指尖暖暖的,很舒服的触碰。

    等她睡了一会,徐润清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正准备送她回去睡。刚拉开她搭在膝上的双臂时,念想便惊醒过来,见是他,这次干脆抱住他的腰,整个人埋进去,喃喃地嘀咕了一句:“不要和我冷战了好不好?”

    徐润清一怔,原本要去拉开她双手的手在半空中顿住,迟疑了一会,轻揉了一下她的脑袋:“知道错了?”

    “知道了。”她咕哝着,轻蹭了他几下,就像是小猫一样,柔柔地撒着娇。

    明明眼睛还闭着,在贪睡。

    可瞬间,就让徐润清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他原本就没有要和她置气的意思,就连今天表现出来的清冷疏离也是自己克制出来的。为得不过是想让知道自己的底线,也从那个死胡同里钻出来。

    事实上,他对念想的底线几乎是没有底线。只要是她,无论做错了什么事,他都愿意原谅,愿意等她改正。这样的耐心,从未有过。

    “不钻牛角尖了?”他又问,这次带了几分诱哄,无声地引她自己绕出死局。

    “不了……我想了一下午。”念想明显还没睡够,困得声音都带着浓浓的倦意:“我今年的梦想除了要做徐太太之外,就是想当个合格的牙医。我不能现在遇到一点问题就自暴自弃……我还有改正的机会,对不对?”

    “然后?”他勾了勾唇角,继续诱着她说下去。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