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章 港湾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八十二章港湾

    根管锉断裂在根管里,这种几率其实很小。但只要碰上根管锉老旧,根管尖端疏通有障碍,加上操作失误,发生的几率还是非常高的。

    而念想对这个医疗事故的解决方法,暂时只有留存在大脑里的理论知识……

    是的,只有理论。

    照欧阳说的,能处理这些疑难杂症的,那都是大师级别的人物。而口腔科惯常拿手术刀的徐润清,无疑就是这其中之一。

    徐润清戴上手套和口罩,拉开牙椅在牙科椅侧坐下来。

    头顶的灯光有些炫目,他偏头看了眼,细心地微微拉远了一些。等待麻醉生效的过程中,他往工作台边移了一下位置,打开片子,又专注地看了好久。

    就这么安静地又等了几分钟,这才滑到牙科椅旁,看了眼躺在上面面色有些苍白,显然非常紧张的女孩:“不用担心,很快就能结束,打了麻醉不会很疼。”

    说着,他从托盘上拿过镊子,示意她张开嘴,然后用镊子碰了碰手术区内的牙龈,低声和患者确认:“有没有疼痛的感觉?”

    郑蓉蓉摇摇头,因为嘴里含着棉花,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含糊不清:“嘴巴麻掉了……”

    确认麻醉已经生效后,徐润清用镊子夹开手术区周围垫着的已经湿润的棉花,换上了干净的干棉花垫在手术区的周围。

    “如果过程中你有些不舒服或者是觉得疼了,可以举手告诉我。”说完,他微微敛眉,似乎是在细细地思索着,严格认真地关注着郑蓉蓉的口腔情况。

    他的手法精准又快速,几乎没有犹豫的,就照着预先考虑好的位置切开粘膜暴露牙槽骨。

    念想就站在他身旁,看的很是仔细。切口位于颊侧附着着牙龈,依照龈缘的形态切成了扇贝形。并不破坏边缘龈和牙龈的附着,也容易翻起和切开,手术视野清晰。

    徐润清在这里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功夫。

    他回头看了眼x光片,眼神深邃又清幽,那一截露在口罩外面的鼻梁正好被灯影打上光,让他清俊的侧脸更贴了几分冷漠和疏离,看上去冷静又精英十足。

    骨膜分离器寻着切口进入,翻起黏膜骨膜瓣,翻开后用龈瓣牵引器牵起黏膜骨膜瓣。

    由于骨质完整,先要确定根尖位置再依照根尖位置去骨开窗,建立了进入根尖和病变组织的通路。

    而这一步骤,徐润清的速度缓慢,认真又专注,每一个动作,细微又精准。

    此刻暴露了根尖位置,接下来便是徐润清用刮治器去除根尖区域的所有病变组织和异物。因为这一处有重要的神经和血管,在精准度的要求上可谓是非常的高。

    因为患者的根尖病变严重,刮除病变组织的整个过程……有些惨不忍睹。

    郑蓉蓉的母亲已经别过脸去,眉头皱得紧紧的,明显是在压制着怒气。

    病变组织从骨腔全部脱离后,念想立刻递了组织钳给他。清理完毕,很快就找到断裂在根管里的根管锉的位置。

    切除根尖,取出断裂的根管锉,根管倒充,封闭暴露于根尖周组织的根管系统。

    用生理盐水对手术区进行冲洗,再用组织钳将瓣复位。

    进行到这里,念想又带着郑蓉蓉下楼拍片确认,确认断裂的根管锉已经取出,并且没有留存任何异物后。

    徐润清缝合伤口,压了压棉花,止住血,再取出。

    一直看得目不转睛的念想似乎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如果不是在目前这种有些意外糟糕的情况下,她简直像是看了一场很完美精巧的艺术表演。

    那修长白皙的手,是天生适合拿起手术刀的。

    徐润清摘下口罩,垂眸看着一脸如释重负,还有些发抖的女孩,轻声问:“还好吗?”

    郑蓉蓉点点头,眼睛却突然湿润,因为疼痛紧闭着嘴不说话。

    念想扶着她做起来,难免有些歉疚,毕竟是因为她才多受了这么些罪……

    徐润清褪下手套去洗手,洗完手,向郑蓉蓉的母亲交代医嘱,病嘱咐下个星期要过来复诊拆线。

    郑蓉蓉被她妈妈扶着,脸上苍白,双眼因为刚刚哭过的原因湿润得漾着水光。

    大约是又心疼闺女了,郑妈妈的脾气顿时又上来了:“你看看你们医院干得好事,我只是来补个牙,结果整个牙齿都给我切开了,万一我女儿这颗牙齿以后功能不行了,我都找不到人说理。”

    显然,这件事并没有结束。

    护士长正好来接班,听说了这件事后,亲自过来安抚解决。劝慰着家长去一楼的茶水厅坐下说话。

    徐润清抬手轻捏了一下眉心,有些显而易见的疲惫,他忽然叫住她的名字:“念想……”

    声音压得很低,磁性又悦耳。

    念想此刻颇有些惊弓之鸟,抬头看着他,眼神深处还依稀能看到一些惊惶。

    “先下楼,去我车里等着我,我过去看看,等事情处理好了,我送你回去。”大概是因为白大褂扣得有些发紧,他微皱着眉头,有些不太耐烦得轻扯了一下领口,解开了最前面的那两颗纽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