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困境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徐徐诱之》

    作者:北倾

    2015.01.07

    序:

    天色有些阴沉,云层压得极低,还是清晨的光景,就已经辨不清日色。

    念想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紧张得胸腔里皆是心跳加快的阵阵回音。她一手捂着右侧的脸,一边又忍不住专注地看向对面门内的牙科椅。

    虽然距离隔得有些远,看得并不真切,但这并不妨碍她对牙科椅上那位正在接受治疗的患者感同身受。

    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就在她以为她今天将会这样无限期地继续耗下去的时候,终于在牙疼的恍惚间听见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她愣了一下,在自己的名字被第二次更清晰地念了一遍后,快速地起身走了进去。

    房间的规格并不小,被厚厚的磨砂玻璃整齐地隔开形成一间间独立的小房间。除了念想一直专心致志盯着的在治疗患者的医生之外,另一独立小隔间里面还有一位医生和护士。

    应该是刚结束一位患者,他还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手里正拿着她的挂号单,专注地在看着什么。

    念想走过去,牙疼得有些不能张嘴,轻吸了一口气后才小声说道:“医生,我牙疼,你帮我看看吧……”

    徐润清抬起头来,那双眼睛清亮透彻得像是山间溪流,安静地看向她。

    念想被他看得一顿,手指还戳着脸,就这样傻乎乎地和他对视。

    “念想?”良久,他才放下手上拿着的挂号单,站起身来。

    “……是我。”因为姓氏实在太少,加上名字有些独特,像这种反复被确认或者是想看看叫这个名字的人长什么样的情况……念想早已经习惯了。

    徐润清似乎是笑了一下,眼睛微微弯起一个弧度,抬起手指托了一下她的下巴。

    刚洗过的手,微微有些凉意。

    他一手固定她的下巴,一手轻捏了一下她的下颚,分开她的嘴,手指接触到她的皮肤,轻声问道:“哪里疼?”

    “右边……最里面的……那颗牙齿……”因为被捏开嘴,她的声音含糊不清。

    他个子很高,闻言又抬了抬她的下巴,微微弯腰仔细地观察她的牙齿情况。俊秀的眉,缓缓皱起,语调平淡:“你的牙齿问题已经有很久了。”

    念想可怜兮兮地点点头,的确很久了,如果不是实在疼得受不了,她估计还是会坚持不来这里。

    ……

    ……

    这是很多年前的秋天。

    这个起初,她是他的病人。

    而很多年以后,又是一个落英漫天的秋天,他坐在椅子上,看着预约栏上“念想”这两个字时,忍不住微微弯了唇。

    第一章困境

    糟糕……

    念想看着后视镜暗暗皱眉,怎么她上去端几箱牛奶下来……这旁边的停车位就挤满车了啊!

    她握着方向盘调整了半天,终是忍不住降下车窗往车后看去。她刚才倒车的时候角度没看好,方向盘斜打了半圈,以至于现在以往右边倾斜的别扭姿势卡得动弹不得。

    嗯,车尾正对着一辆玛莎拉蒂,她的右侧停车位是一辆奥迪,左侧是奔驰。完了,这是无论碰到哪辆车都要倾家荡产的节奏。

    她把身子缩回车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冷静点……找准角度,再试一次。

    念想轻握住方向盘,深呼吸了一口气,就着后视镜看出去的角度小幅度的调整,直到——

    很轻微的一声碰撞的声音,以及车身不自然的一个震颤。

    念想头皮顿时一阵发麻,手心里细细密密地全部都是冷汗。她往右侧的后视镜瞄了眼,想哭的心都有了。

    碰……碰到了!

    念想咬了咬嘴唇,立刻下车去检查情况。

    情况……不算太坏,但绝对不算好。她的车尾直接撞了奥迪的车身,蹭掉了一块漆。她的视线在奥迪那突兀的白色摩擦处以及两车紧密贴合的地方来回转悠了两圈,欲哭无泪。

    于是,接下来,念想就着在车里等车主下来协商解决好呢,还是就在车外望风,等车主一来立刻解释以表诚意,争取宽大处理的问题思考了十分钟。

    最后的结果是……还是搬救兵吧,万一遇上个彪悍的车主不依不挠,她又没有处理事故的经验,一定会很吃亏。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车子卡在车位上出不去了,留她继续挣扎,不知道接下来刮蹭的顺序是不是玛莎拉蒂,奔驰然后隔壁停车位里的路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