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0章 .护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外间,邓隐宸听到武梁的叫声,心下一急,下手无情,没一会儿就干翻了那两个拦路狗。然后沿着小木栈桥,一步步走了过来。

    柳水云虽然将剑放在武梁颈上,可惜却无路可走,又不敢上前和邓隐宸在这狭路上相逢,只是默默守在花房门口,及至邓隐宸人到,还忍不住退后了几步,站在了花房中央。

    武梁刚才握剑,手上划了一个小口,见了红。便干脆往颈上抹了一道,以求逼真。

    果然,邓隐宸眼光扫过,见那颈上,剑身,手指,都有血痕,不由心里怒骂,果然戏子无情□□无义,连那么铁的旧相好都真下手。

    人却慢慢吞吞的捱近,三步的位置停住,根本不看武梁脸色,只对着柳水云道:“怎么?看到我好好的过来,失望么?你埋伏的人没能如何我,反倒都被清理干净了。”

    他盯着柳水云,一脸的嘲笑,“现在,你是抓着她求保命?如果是程侯爷来了,或许吃你这一套,可惜啊,我和她的交情连你都不如……”

    话未说了,却忽然身子一晃,长剑疾吐,剑尖在武梁脖子上的剑身上一磕一拨,柳水云的剑就被拨了开去。

    邓隐宸另一只手也随即就到,抓住武梁衣襟儿一拉一甩,就把她给甩到了身后,自己挡在了她的面前。

    一个回合,不,柳水云还根本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就被人家三言两语的闲话中逆转了局势。

    人质什么的,真是卵用也没有啊。

    邓隐宸并没有得手之后,就剑指对方喉咙什么的,而是将剑随意的提在手上,剑尖朝地,懒懒散散的样子,完全没把对手看在眼里。

    他眼底的不屑那么明显,道:“柳水云,你一个戏子,学女人家扭扭腰肢卖弄下风情伺侯伺侯人是你的长项,学武人使剑,你提得动剑么?”

    好像气恼人家侮辱了剑似的。

    柳水云脸上表情很丰富,紧张,诧异,不甘,愤恨,交替出现。最后,他只是看向武梁,道:“你看,我走不了。我最终还是落在他的手里了,我连这最后一点心愿也实现不了了。”

    他脸上的表情那么哀伤,让武梁也觉得懊恼极了,好像这结果都是她的错似的。

    她一咬牙,侧身错步,直直扑到邓隐宸背上,使劲儿地抱着他,紧紧地箍住他的双臂,冲柳水云叫道:“你快走!”

    其实她有想过夺剑反制的可能性,后来还是觉得那剑又长又重,估计不是好玩的,便想束缚住他算了。

    她觉得应该还是有效的,她下了死力,贴得够紧,既防邓隐宸向后肘击,也让他抬不起手臂,没有出剑的角度。

    邓隐宸愣住,僵在那里不挣不语,毫无反应。

    形势又变,柳水云面露笑意。到底是专业演员,随时大爆演技,做出一脸激动欣喜的模样向着门口那边跑去,却在与邓隐宸错身而过的时候,手中短剑迅疾向他颈间抹去。

    出手竟颇有几分凌厉。

    这下,是武梁呆住。

    邓隐宸眼见短剑刺到,迅速后仰躲闪。可惜他身上坠着武梁这个大包袱,什么动作都难灵便,到底是避无可避,肩头中招。

    武梁清晰地听到裂帛的声音,听到锐器入肉时那沉闷的“噗”的一声,心都惊得飘浮起来不会跳动。

    舍命一击,果然犀利。

    还好遇到的是邓隐宸,于是这一剑之威,也就仅此而已。邓隐宸身子后仰的同时狠狠飞起一脚,只一脚,就踢飞了柳水云的短剑,也踢得柳水云站立不稳,身子摇晃着退了两步。

    后来武梁稍稍回神的时候,想,猪啊,刚才怎么不知道松手?若她松开了,邓隐宸就肯定躲得开,就不会受伤了吧。

    可是,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形势已经又有所不同,再次占据上风磨牙霍霍的仍是邓隐宸,而柳水云,正扼着手腕一脸痛苦,额头冷汗暴出。

    这种情形,武梁又不能松手了。相反,她又紧了紧因为刚才被甩来荡去已有些松的手臂。

    然后冲着柳水云叫,“你快走啊!”这都什么时候了,可不是拗造型的时候,手痛又不是脚痛,赶紧逃命才要紧吧。

    邓隐宸冲着柳水云冷笑,道:“想走?走到哪里去?”

    他微低头,看了看横在自己身前,因为使劲儿而绷得紧紧的小胳膊腕,道:“几处灭门惨案在身,如今又行刺朝廷命官。你真觉得他能走掉?就算他走出这房门,他能走出这院子,能走出这京城么?”

    武梁一惊,原来是从前的事儿犯了,不只是为今儿个这一剑呐。

    心里叹息,怪不得柳水云隐忍这么久,却选择现在发难。原来是他发现他的事儿已经压不住,或者没有人肯帮他压了,才想多干掉一个是一个吧?

    林州府那几处灭门案,那是太后压下去的。如今上面要翻旧帐,还能使唤上邓隐宸的,那肯定是皇上了。

    皇上终于忍不住要清母侧了?

    那这京城,柳水云真是呆不得了。

    武梁道:“那如果他逃出去了呢?如果他能出京,你别让手下追拿他,好不好?”

    那些案子都已经找了替罪羊结案,现在再翻也没意思吧?并且终究是会翻到他们皇家人身上的,他们还得重新找借口遮掩,多么麻烦。

    所以武梁觉得,就算上面要清算,也是秘密进行的,所以柳水云尽可以遁匿吧?只要柳水云不在京城,不在太后身边转,不让皇上碍眼心烦,他堂堂一至尊大咖,至于和个低入尘埃的戏子过不去么?

    “他能走掉,自然好说。”邓隐宸道,却忽然手腕一转,手中剑朝后连挥,啪啪两声,击打在武梁的小腿上,喝道,“还不松开?”

    然后手腕再转,小臂微抬,剑尖直直点在柳水云的腹部。

    柳水云一动也不敢动,武梁也不敢动,只怕她稍稍一晃,就带动着剑尖刺进了柳水云的身体。

    至于她自己,疼倒是不怎么疼的,但她心里立马明白,指望她想困住人家,那简直是痴人说梦。那两剑,人家若是用刺的砍的戳的,她美腿不废也伤。就算用拍的,只要人家够用力,她也够戗。

    但这也让她放心,虽然害他受伤,但似乎他也并没有那么生气,至少,他不肯伤她。

    武梁心一横,听话的轻轻松开箍在邓隐宸身上的手臂,却忽然往前一步,一把攥住了剑身。

    是的,她又用肉手握住了剑身,她总在用肉手去握剑身!

    这什么命啊。

    刚才拦柳水云的时候,那剑窄,她尽量用捏的,只是不小心划了一下手掌。现在邓隐宸的剑,比柳水云的剑不知道宽了多少利了多少,加上她存了把情况往严重了闹的心思,还故意手掌用力,血很快流出,点点滴落。

    现在轮到邓隐宸一动都不敢动,怒喝:“找死啊,还不快松开!”

    武梁当然不松,“你放他走吧,好不好?他刺你一剑,等他走了,你刺回我一剑,我替他还,好不好?不,我任你处置,你想刺回几剑都行,好不好?”

    邓隐宸气得不轻,冲着武梁连声道:“好,好……嘉义夫人呵?你好样的!”

    其中意味儿,武梁已经没法细细体会,听见一个“好”字,就忙道:“你答应了啊,那你让开道啊。”

    邓隐宸没法儿让开,因为武梁握着剑不松手,他不好带剑走,也不好松开剑走,否则剑柄沉重必然下落,武梁的手只会伤得更重。

    他只好冲着柳水云喝道:“快滚!”

    武梁也冲柳水云叫:“你快走,我手疼得很,快撑不住了。你出得京去,找个好地方过些清闲的日子去吧,别再回来了。”

    大势已去,实力悬殊,翻盘无能,柳水云恨恨盯了邓隐宸一眼,然后眼神复杂看了武梁一会儿,终于什么都没说,蹿出花房夺路狂奔而去了。

    ···

    花房里,武梁看着柳水云一路奔过木栈桥去,才终于松开了手。然后,她也实在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干脆拗出那种撑了很久终于撑不下去,摇摇欲坠虚弱无力的可怜样,按着手上伤处不停地吸冷气。

    人却默默的移了移身子,好像是要和邓隐宸拉开距离,实则挡在了出门的位置上。

    邓隐宸看着她的小动作,越发气得直想吐血。

    她当他是什么人呢,前脚放人走了,转脸儿还会再提剑去追回来?

    武梁知道邓隐宸脸色肯定好看不了,她干脆撇开眼不去看,后来干脆闭上了眼睛乖乖站好,一副自觉引颈就戮的样子。

    邓隐宸看着她那样子,继续拱火。

    他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武梁的心情,从前和那戏子有相当的交情,所以不忍心见死不救,这也是人之常情,尤其她这样,会心软乱发善心的主儿。

    可是,如今那戏子人都走了,她却就那么梗着脖子等着挨宰,她就完全不怕痛不怕死?

    她是真当他能对她下得了手呢,还是就仗着他根本下不去手呢?

    邓隐宸觉得哪样都让人生气,她就不能给他说句软话解释一下,就这么跟他对到底?

    倒知道装可怜。剑口留下的细口伤,用手按压是很好的止血方法,偏她不肯用力,任血滴顺着手指缝流了满手背,故意吓人。自己不停的长吸气,怕人不知道她很疼似的。

    邓隐宸深深吸气压火,背转身掀起外衫,从中衣上割下一段布条来,然后转身很粗鲁地一把将人扯过来,把她的手掌包成了熊掌。

    撇一眼颈上,上面那缕血丝早就干在上面了。

    真行,一会儿的功夫,苦肉计给他演了好几出呀。

    又是往颈上涂血,又是用手握剑,又是现在的痛疼难忍模样。她不过是知道,这招在他这儿使,管用。

    并且她对他是有多大的信心,害他被砍,还在那儿自己叫疼?

    冷着一张脸,凶狠的模样,问她,“你就这么护着他?”

    武梁脑袋一直耷拉着,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听见他问,又慢慢将头抬起来,回答得一点儿都没有新意,“他帮过我,以前对我很好,真心待我,我总不能眼睁睁看他死在我面前。”

    “那我呢,帮过你没有?真心待你没有?他想要我的命,你便帮手来取?恨不得双手替他奉上是么?”

    武梁不安的皱着鼻子,象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声的没什么底气的辩解,“我也没想到会伤到你。”

    “没想到?他明显早就安排好的局面,还需要你想?连人质你都自愿当了,你会不知道?是谁困着我让人砍的?”

    本来吧,武梁真是又紧张又愧疚,也准备好承受那雷霆一怒了。可是,邓隐宸一多说话,就让人觉得多少有些气势松动,武梁反而不那么怕了。

    她哼哼哝哝,“哎呀,我也很后悔的,真的。那这样,我先给你包扎好伤口,你先养伤。等你伤好了、有劲了,再来砍回我,好吧?”

    说着还催邓隐宸,“小气巴拉,裹个伤就撕那么一小片儿布。你的伤口比较大,你多撕点儿下来嘛。”

    邓隐宸冷着脸没理她。

    心里一阵的¥·%*#¥·%*#摩尼马拉井巴哈……

    就知道她不过是在装可怜装老实装不知所措,看他一脸的火大,她就配合的作出怕怕的表情。可是,她真有怕过吗?

    做了这样对不起他的事,还这么淡淡然?还“伤好了有劲了再砍”?现在,用伤臂,很快砍得她稀烂好吗?

    邓隐宸再次深深地吸气,颇有些交友不淑,心累难言的无奈。

    武梁这样,他很生气,真的生气。明明该是亲密盟友的,结果真到两军对垒时候,他成了被敌对被舍弃的那一个,不管什么理由,总是让人恼火得咬牙。

    若是从前,邓隐宸一定早就暴了:老子在你心里算什么?比不上程向腾也比不上个戏子?

    但是现在,他不会了,他早就清楚了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

    上次在昭明寺,她说,他是她最好的、最让她安心的、最能交心的、永远的朋友。

    她摆了好几个最字,对他说,不管你怎么想的,我心里就是这么认定了的,比锸血为盟还坚定。

    然后也把不足为外人道的心中黑思想说给他听,把不愿意求程向腾的事情求助他办。

    能说什么呢,在她独自飘零的时候,他都给不起她什么,如今身家丰厚封号加身名花有主,他还能妄求些什么呢,他连胡思乱想的资格都没有了。

    那么,就做朋友吧,那也算是个相当安慰的结局,不是么?

    可是,说好的“最好”呢,抱着他让别人砍算吗?

    混蛋女人啊。

    但是,另一方面,武梁这样,也让邓隐宸很隐秘的很不合适宜的觉得开心,真的开心。

    她对他毫不见外,甚至行为多有过份,为什么?

    不过是因为他的心意,她全部都懂。

    虽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