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年关将至,京城内外,一片喜庆之色,那浓浓的年味儿四处飘溢。

    人们的生活似乎并未受到不久前那场战役的影响,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只是,皇宫中似乎感觉不到一丝喜悦的气氛,哪怕此时的宫中各殿已是红灯高挂,彩绸飘扬。

    玄尊帝自那日清醒与煜熠就纳妃之事起了争执,气极攻心,再次昏厥之后,便再也不曾醒来。

    坤宁宫内,云若皇后每日尽心尽力伺候着,任何事情绝不假手他人,长久下来,云若皇后也显得憔悴了许多,就连她那保养适宜的俏脸上都有些失了光彩。

    “熠儿,新年后,着钦天监选一黄道吉日,便行了那登基大典吧。”久久的看着躺在牀榻之上昏迷的玄尊帝,云若皇后若有所思的对陪在她身旁的煜熠说道。

    “不急,现在这样也挺好,儿臣相信,父皇一定会好起来的。”说道这些时,煜熠颇有些心虚。

    对于玄尊帝如今的情况,他虽仍抱着一丝希望,但这希望却不似从前那般强烈。

    依靖瑶姐妹所言,玄尊帝身上的毒虽好解,但是,难就难在那蛊毒让她们姐妹无计可施,哪怕是医圣毒皇夫妇亲自进宫一趟,亦是表示束手无策。

    难道说,就这么看着父皇毫无知觉,尚存一丝气息,无止境的这么躺下去?

    可若不这样,他又能怎样?难道大逆不道的在父皇尚留一丝气息时亲自送他离去?

    不,他做不到,也正因为做不到,也只能如此放任,顺其自然了。

    “你这孩子,这怎么能一样呢,你莫不是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熠儿啊,你年纪不小了,也该娶妻生子了,你看现在,煜云的孩子早抱在手上了,就是再过不久,煜睿也要为人父,难道你就甘愿看着你的兄弟们幸福而不着急?”云若皇后自知劝说无力,但,许是因心中憋闷,她还是喋喋不休的劝说着,哪怕煜熠对此充耳不闻,毫无回应。

    “母后,您又何必如此逼迫皇兄,皇兄心中已是够苦了,您就容他再缓缓吧。”

    若说长公主皇甫芮欣从前活得恣意洒脱的话,那么,自从玄尊帝对云若皇后在态度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之后,她的性子也随着发生了一些转变。

    后来又遭遇煜阳逼宫,玄尊帝身体每况愈下,她似乎变得更加沉默了些。

    而此时此刻,向来保持沉默的她,眼见着自家皇兄在母后的逼迫下,神*色涩然,她于心不忍,下意识总想要维护几句。

    “莫说你皇兄,你这丫头也该找个好人家给嫁了,待你皇兄登基之后,便让你皇兄着手替你挑选佳婿。”玄尊帝突发这种情况,让云若皇后深深的感觉到世事变化无常,时间于人而言是那么的多变,那么的短暂。

    是以,她要趁着自己还在,看着自己的子女找到幸福。

    只是,她又是否知道,所谓的幸福,并不是有了权贵和财富就会幸福,她又是否知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想要的幸福是什么?

    生活就是这般,父母念叨,子女乖巧听之,偶尔还会出言相驳,总之,达不成共识,自是不会有什么结果。

    心烦意乱,漫无目地之下,煜熠独自行走在皇宫内院。此时的他,不知道在这大内皇宫,哪儿才是他该去的地方。

    太子东宫,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临时歇休之处,那里冷冰冰,让他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转眼间,距一诺离开已是半月有余,这半个月来,朝堂之事还如往常那般,不同的是,朝臣之中似乎有许多人谏言太子该立太子妃了,更有甚者,那些家中有女的大臣更是蠢蠢欲动,绞尽脑汁。

    可是,他最想要的那个人不要他了,她悄无声息的便跟着别人走了,派出去寻找她行踪的人何其多,可却终是没有她一丝一毫的消息。

    “未将洛斌参见太子殿下!”

    突如其来的一道声响将沉思中的煜熠唤回现实,止步,抬眸,先是看了眼向他请安的男子,随后无意的瞟了眼他面前的宫殿。

    “起来吧!辛苦你们了,四殿下近来可好?”眼前之人,他很陌生,但依这人的穿着,看上去像是禁卫军中的小首领。

    “回太子殿下,四殿下向来很是安静,身子较之先前已大有好转。”洛斌如实禀报,绝不敢有半分欺瞒。

    “嗯,往后尔等也要好好守护四殿下,尔等退下吧,本宫进去看看四殿下,无须尔等陪同。”说着,煜熠举步便进了枫湘殿。

    约摸半柱香的功夫,便见煜熠从枫湘殿出来,神情严肃,剑眉深锁,但期间发生过些什么,无人知晓。

    ****

    时光匆匆,如那白驹过隙,转眼间,又是冬去冬又来,一年的光景转换而至,又一个新年逼近。

    就在那片传说中令人望而生畏的迷雾森林深处,寒冷的冬季,这里却是鲜花怒放,春意盎然。

    “小师妹,你等等我,我有话跟你说。”茂盛的花田间,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紧紧的追随在紫衣女子身后,无双的俊脸上似乎渗出一层薄汗。

    “你又调皮,谁是你小师妹?若是再唤小师妹,我定是不会理你,我可是比你大了近乎十个年头。”走在前头的紫衣女子似乎对小师妹这一称呼很是不满的样子。

    “哈哈!年纪大些又如何,谁让你进师门比我晚呢?我自打娘胎出来就算拜在了双亲门下,而你……哈哈,你不是我师妹又是什么?”白衣男子不急不恼,脸上尽是逗弄的愉悦之色。

    “墨易之!你若再说,我可就要回百花谷了。”终于,紫衣女子恼羞成怒了。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好姐姐,莫生气,小弟我才刚将你接到族里,你就行行好多陪陪我吧,别一天到晚总想着回百花谷陪那两个老家伙,跟他们玩儿有什么乐趣可言,再说了,陪着他们的人还不够多么?秦夫人、秦小姐,还有沁儿那丫头可都在那儿,你就可怜可怜我吧。”一听紫衣女子要离开,唤作易之的男子有些急了,转瞬间,方才那个令人恨得牙根直痒的小小少年便转换成了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摇尾乞求’。

    “哼,若再从你口中听到一声小师妹,我便离开,从此与你形同陌路。”紫衣女子不依不饶,非得趁机逼迫少年郎屈服。

    “知道了,易之往后不敢了。”少年郎佯装怯怯的小声应着。

    “好啦,我不生气了,我们和解吧。”紫衣女子伸出一只手,向少年郎示好,对于那么现代化的礼仪,少年郎似乎见怪不怪,嘻笑间便见他一把握住了女子的柔软的小手。

    这样的一幕,若是让煜熠见到,不知他会是怎样的心情。是欣喜若狂多一些呢,还是恼羞成怒的心情多一些?

    他心心念念的人,在他像疯了一般满世界搜寻的时候,她竟是躲在他最先想到,但却不得而入的地方。

    没错,这个四季如春的地方,便是存在于人们传说中的‘魅族’,而易之的身份,自是‘魅族’少主,说是少主,实则,自他家亲爹扔下他带着他家娘亲傲游江湖后,整个‘魅族’便全权由他掌控,哪怕那时的他尚且年幼。

    当初他之所以在得知一诺等人回京的时段去而复返,而且在煜熠最为繁忙抽不开身的时候,以秦夫人为饵将一诺给带走,一则是一时兴起,二来嘛,他自是想要考验考验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