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九章 各花入各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当煜熠等人随着那声响赶到后山脚下时,透着手下人手中举着的火把光亮,一眼便瞧见煜阳与那位九公主拉扯不休。

    看那情形,大抵是煜阳想挟持九公主一道悄悄溜走,而那位九公主却是死活不愿相随。

    其实,那种情形也不能怪九公主那依不愿配合,依九公主时时刻刻想要离开的那份心,有人带她离开,她理应求之不得,可是,谁让她根本就不认识煜阳呢。

    说来说去,这也怪上官宏天,怪他当初与煜阳密谋利用自家妹子,又瞒着自家妹子,更有甚者,他将妹子藏在煜阳的大本营,却是糊涂的没让两人事先互相认识。

    “你给我放开,我不跟你走,你谁呀?我告诉你,我可是公主,你如此无理,小心本公主诛你九族。”九公主那依深更半夜被人挟持,若说心中无惧那绝不可能,但此时此刻,她也只能依仗着装腔作势欲要吓退对方。

    “呵,九公主刁蛮公主的名号还真是名不虚传,口气真狂,竟是敢诛本殿九族?好啊,只要你有那能耐,欢迎你随时来诛本殿九族,但前提是,你能活着从这儿出去。”对这刁蛮公主,煜阳还真是没什么兴趣,带她走,也只是想自己手中有个筹码罢了。

    “煜阳!”

    就在煜阳与那九公主拉扯不清,互不相让时,一诺不可置信的轻唤了一声。

    一诺那声呼唤听着察觉不出异样,但熟悉她的人却是明白,她此刻心情定是异常复杂。

    闻声,煜阳停下手中动作,只是他的手仍紧紧的控制着九公主的行动。

    此时的煜阳背对着一诺,听到一诺的声音,这一刻的他甚至胆小的不敢回过头去看她一眼。

    他甚至感觉到自己无颜面对她,不知道该跟她说道些什么。

    “煜阳,放了那九公主,只要你愿意随着为兄回宫向父皇承认错误,为兄向你保证,一定护你周全。”

    兄弟俩在这种情况下相见,煜熠能说什么?在场的众人心里都明白,此次煜阳的举动那是犯上作乱,谋朝篡位,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可是,看在兄弟的份上,他愿意试上一试。

    “呵,皇兄还真是大度,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难道你觉得父皇会饶过我吗?”煜阳仍背对着他们,讽刺的自嘲着。

    对于自己犯下的事情,他心里明白的很,或者应该说,早在他决定篡位之时,他便想到后果。

    但是,作为人子,他能怎么办?母族的仇恨深深的烙在母妃的心底,他从小便被母妃灌输着这种理念,那种根深蒂固的思想早已成为习惯,无形之中牵引着他的一言一行,他没有退路,哪怕他心里清楚自己只不过是母妃报仇的一根棋子。

    “会的,我们是兄弟,你我皆是父皇的亲生骨肉,所以,我相信父皇会原谅你的,罢手吧煜阳,或许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煜熠在说这些话时很是心虚,他实在是没有把握,特别是在煜阳母子向父皇下毒损害父皇龙体的情况下,他真的没把握父皇会放过煜阳。

    “我不敢赌,不敢去赌父皇那未知的怜悯之心,所以,皇兄,若你还念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那么,你就当没有见过我,你走吧,就任我自生自灭,就当没有我这么一个兄弟。”煜阳在赌,他在赌煜熠心中的仁慈。

    煜熠心里很矛盾,煜阳此次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错误,不论父皇是否会原谅他,他终归要回宫才能有个结果。

    若是他一直逃亡在外,一来,他担心煜阳那偏激的心里让他永远转不过心底的那道弯,在往后的磨难中变得越发的偏激。

    二来,现在的煜阳乃逃犯,若他不回宫,他便永远背着逃犯的名声,往后,若是让其他人发现,谁都能依着仗义的名头,将他击杀。

    是以,不论煜阳将来的出路在哪里,他都必须将他带回去。

    双方僵持着,煜阳想逃,但却被重重包围无法逃出去,而煜熠则是毫不相让,坚决要将他带回宫。

    “你去死吧!”就在双方沉默,僵持不下时,谁曾想,那位九公主因不满自己一直被煜阳挟持着,竟是用她那花拳秀腿的功夫,趁煜阳晃神之际向煜阳凶口袭去。

    以九公主那力道,若放在平常,对于煜阳来说那就是隔靴搔痒,不足为惧,但,在逃出皇宫时就已重伤的煜阳此刻却是受不得一丁点儿的创伤,出于本能,在九公主袭向他时,他手中的剑也同时的刺向了九公主。

    “唔……”

    “啊!”

    一声闷哼,一声惨叫,两种声音同时响起,给了一旁的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受了九公主一掌的煜阳体力不支,倒在地上,而九公主的凶前却是插着那把属于煜阳的佩剑。

    倒在地上的煜阳嘴角溢血,看上去情况很不乐观,而那位九公主则是比他更加悲惨,据一诺分析,那柄剑许是正好刺中了九公主的心脏,从她倒在地上身体抽搐可以看出,她命不久矣。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人措手不及,就连一旁被控制住言行的上官宏天也是被惊呆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胞妹倒在自己面前却是无能为力,那种无力感让他顿时近乎疯狂。

    皇甫煜阳可是他的盟友,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妹妹会被自己的盟友杀死。

    悲伤、愤怒,被点住哑穴无法言语让他憋着情绪导致前额两旁青筋突击,看着甚是吓人。

    “煜阳,你没事吧。”见煜阳倒地吐血,一诺心中的担忧再也绷不住了,她管不了那么多,不论煜阳做过什么大逆不道之事儿,但对于她来说,他仍是她严一诺的朋友,是那个在她无助时给过她温暖的朋友,此时他有难,她断然做不到冷血无情,坐视不管。

    “诺!”见一诺朝煜阳身边奔去,煜熠有些害怕,他怕煜阳会因为他的关系从而伤害了一诺。

    一诺是个有思想,有自主意识的女子,她认定了的事情,又有谁能改变她的想法呢。

    “呵,我以为你不会理我了呢!”此时的煜阳非常虚弱,但,当他亲眼见到一诺奔向他时,他霎时觉得心中敞亮,就好像他的世界又是一片光明,他似乎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说什么废话,我不管你做过些什么,我只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孤单寂寞时一直陪在我身边让我感觉到温暖的朋友。”一诺半蹲着,半抱着他,让他的头能轻松的靠在自己的胳膊上,然后又从怀中掏出丹药,喂他服下,暂时护住人的心脉,补充他的体力。

    “你真这么想?可是,我和皇兄之间……我们……算了,你还是与我保持距离的好,否则,我怕会连累到你。”值了,哪怕这一刻让他去死他也值了。

    在这个世界上,从他出生时起,他的身份,以及他母族的身份就注定了他的命运。

    在宫里,他没有真正交好的兄弟姐妹,在江湖上,他没有一个真正交心的朋友,其实,他的心一直都是寂寞的,哪怕他遇到了一诺,他也不曾想过,一诺会拿真心与他相交,就是他自己,也时刻的提醒着自己不要太过用心,不能让自己投入太多的真情实意,就是他曾对一诺萌生一丝男女之情,也被他扼杀在了萌芽之中。

    只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