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八章 血煞盟一朝尽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都给本公主滚开!”本是娇俏可爱的女子,此刻却是满目怒火,面对拦住她去路的两对男女。

    “公主,奴才求您了,您就回屋吧,阁主交待过,不能让您出府,您行行好,不要为难奴才们了。”因那女子的执着与怒气,让拦着她的两对男女皆害怕的跪在地上祈求着。

    他们只是这府里最低下的奴才,在起初刚知道眼前这位姑娘的身份时,原本觉得,在有生之年,能够侍候一回公主殿下,那也是幸事,可直到他们真正与这位公主接触后方知自己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阁主?叫你们家阁主出来见本宫,本宫亲自与他说,本宫倒是想问问他,为何将本宫囚禁于此?”头一次听说阁主的名号,那女子显得有些愕然。

    也不怪她,谁让她在这海边的小渔村生活了将近一月,不说从不曾见过所谓的阁主,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儿,连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异常,若不是此处面向大海,后被大山环绕,再加上她人生地不熟的,她早就偷偷跑了出去。

    不过,这偷跑出去也仅是她痴人说梦罢了,试问,一个连青天白日想要出门都成妄想的人哪来的自由可由呢?

    “阁主……阁主……”跪在那女子面前,其中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吱吱唔唔的,不知该如何回她。

    “你这狗奴才,莫不是胡言乱语,想要蒙骗本宫。”那自称本宫的女子恼怒之下居然抬起脚来,一脚便踢向那回话的小厮。

    小厮吃了那一脚,倒在一旁,但却对自己所受到的遭遇无可奈何。

    不论那女子如何闹腾,她后来仍是没能走出那座府邸,反而被这院子里随后闻声而来的侍从给架回了屋内。

    这一幕,对整个渔村的渔民来说并不陌生,每日为生活而劳作奔波的他们,也不记得从何时起,这整个村子里最为富裕的员外府,每日都会上演这样一幕,但每一次都是以那可爱的姑娘被重新请回屋里而作罢。

    是以,对这么一幕,村子里的渔民看得多了,也就不足为怪了,甚至,连看热闹的心思都淡了,毕竟,日子有长短,为了糊口,他们要做的事情多了去了,又怎会有那闲心看个小姑娘撒娇耍泼呢。

    只是,渔民们对这幕不感兴趣,可不意味着就没人注意这一幕。

    就好比如此时此刻,离这座员外府不远处的后山某个山峰上,隐藏在那颗粗壮的大树枝丫后的两双眼眸,此刻可不正注视着这一幕。

    “喂,你真能确定那女子便是那位和亲的九公主?”大树旁,一根手臂粗的枝丫上,一位身着草绿色襦裙的女子很不确定的问着身旁那一袭黑衣的俊美男子。

    “你说你,怎就那么不信我呢?咱们都观察这么些日子了,若是不确定,我何苦拉着你陪着我一块儿受罪,我自己倒是无所谓,让你陪着我吹风受寒的,若不是无奈之举,我可舍不得。”男子那溺爱的眼神心满意足的看了眼身旁的女子,很是坚定的说道。

    “讨厌,死不正经。”女子嗔了眼甜言蜜语的男子,随后便不再看见,重新将目光转移到离她们不远处的那座邸,只是,她嘴角明显的勾起,足以表明,男人的甜言蜜语,她其实也喜欢的紧。

    女子的娇嗔,男子似乎已是习以为常,除了那寵溺的挪不开的眼神,他嘴角的笑意也是越来越明显。

    “萱,你且先在这儿盯着,熠表兄估计就快到了,我得去约定的地点接应一下。”男子在说到这些时,眸光中明显有些不舍。

    “去吧,自己小心着点儿。”女子倒是懂得他那份情谊,只是觉得有些羞赧。

    “好,你也小心,注意隐藏好自己,等着我回来。”男子说完,趁女子不备,快速的偷了个香,接着转瞬间已是离了她半丈之远。

    女子的脸更红了,只是,那偷香的贼人已远去,她这会儿想表示啥也是触不可及。

    没错,这隐藏在树上的两人便是自云王世子满月之喜那日不见了踪影的慕家三小姐以及云家少爷。

    斯人已远去,靖萱脸颊发烫,一双芊芊素手轻抚着被云擎的唇滚烫过的地方,久久的,心境无法平静。

    两人相处近两个月,自两人表明心迹后,这样的亲密行为也不是头一次发生,只是,每一次她仍是觉得很是羞涩,总觉得她们这样有些于礼不合。

    ****

    “熠哥,你总算是到了,我可不管,这一次,你可得好好犒劳我和靖萱,咱们俩儿风餐露宿的,可是为你盯了那劳神子公主好些日子,咱们兄弟之间,就算了,可靖萱你必须得有所表示。”

    云擎刚离了靖萱,赶到山脚下,依着他们兄弟之间独有的记号,他很快便找到了隐藏在山脚下树林中的煜熠等人。

    一见看煜熠,他便嚷嚷上了,邀起功来倒是一点儿也不含糊。

    “哦?如此看来,待回京之后,为兄替你们求一道赐婚圣旨如何?”煜熠也不揭穿他的戏码,只是意思明确的出言调侃。

    不得不说,煜熠这人还真会拿捏人,对于现在的云擎来说,可不就是靖萱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他不太明白,按理说,云擎与靖萱之间,除了靖萱略比云擎年长两岁,其他方面倒也门当户对,般配的很。

    再说了,有了靖瑶和靖琪那重关系,按理说,他们俩想要走到一起应该更加顺利才是,想必,有着这两重关系,舅母也不会说道些什么。

    但,为何云擎还要带着靖萱离京出走,搅得国公府不得安生呢?

    煜熠分析的也不无道理,在他看来,云擎就是自己在作,他们的事情哪有他和一诺的那般难办。

    当然了,他是早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就有了决定,不论任何人阻拦,他都会义无所顾的与一诺一起,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嘿嘿,那敢情好,还是熠哥体贴人,急人之所急呀。”听了煜熠的话,云擎欣喜的嘿嘿直笑,那嘴角就没合拢过。

    兄弟俩调侃够了,云擎这会儿也有精力注意其他了,当他看到紧紧跟随在煜熠身边的一诺时,先是一愣,随后很快便像是了然一般的冲一诺笑了笑,点点头以示问好。

    但当他的眸光触及到煜熠身后明显精神不济的华服男子时,那嘴角的笑立刻换成了另一幅嘴脸。

    “哟,我当这谁呢?原来竟是上官太子,哎呀呀,这人啦,变化可真大,怎就几月不见,上官太子竟是变得如此憔悴,看着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似的。”云擎那张损嘴,若不是他有意的巴结奉承,想从他嘴里听到一句好话还真是不太容易。

    想那上官宏天,明明年纪与煜熠等人相仿,哪怕这几日,又是赶路,又是一诺所下的那毒药折腾着实让他精神不济显得狼狈不堪和憔悴,可怎么着也不会老了十几岁不是。

    “哎呀,对了,我想起来了,上官太子变成这般,不会是八个月前,我那神医表嫂给你下那毒留下的后遗症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在上官宏天的生命里,他最为恼怒,最为过不去的估计就是被一个女人施计活擒,然后又是被下药折腾的死去活来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