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零四章 不想在将就中度过余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小诺,我们回家吧,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这里对于我们来说太危险,哪怕冉哥功夫再好,在这里却是无法好好的保护你,所以,我们回去吧,这里的一切,就当是场梦。”浅兮冉一手捏着紧扣在一起泛出层层白光的银锁,一手拉住一诺那欲要突破白光的身影,深情的说道。

    “不,冉哥,你答应过不为难我,不强求我的,我也跟你表示过,不是我不愿回去,只是,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安排,我现在不能离开,你放手,放手,别拉着我。”

    看着在白光的围绕下变得越来越透明的身体,一诺快急哭了,除了拼命的挣扎和祈求,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从外面看上去,此时被那耀眼的白光层层围绕着的两人似乎发生了冲突,男子拼命的拉着女子,紧紧的将其扣在怀里,神情紧张,眸光闪烁着不安的注视着光圈外的一切。

    特别是当他透过光圈看到那抹从骏马上翻身而下的锦衣男子疾步朝他们所在的方面奔来,用最利索的速度控制住方才欲伤害一诺的那个男人后朝光圈步步逼近,迎着锦衣男子怒视着他的眼神,他恐惧了。

    而那名女子呢,哪怕被人禁锢,她仍孜孜不倦的拉扯着,想要逃离,明明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可是,她周身散发出的决绝气势无形之中冲破了那层层白光散发开来,令感受到的人为之震惊和心酸。

    白光包围圈内,正当浅兮冉因为外面那个突然出现的锦衣男子分神时,一诺趁机挣脱了他的牵制,原本还半蹲着的身子,猛的一下站起身来,歉疚的看了一眼浅兮冉后,便欲往光圈外冲。

    见状,浅兮冉什么也不顾的连忙跟着起身,手臂一伸,一把就拉住了一诺的右手。

    此时的一诺,半边身子在光圈里头,另一半身子却是在光圈外头,但任她怎么拼命的挣扎,她就是无法摆脱浅兮冉那双如铁钳般的大手。

    “冉哥,你放手,我不能回去,至少现在不能离开,求你了,放开我好吗?”一诺苦苦的哀求着,她直觉,如果离开了,那么她永远也不可能再回到这里,更加没机会再见到这里的人。

    同时,她也终于明白了,当初在‘天宁寺’初见了缘大师时,大师所说的那句,解铃还须系铃人是何意了。

    原来,能带她回到过去的办法一直都被她随身携带着,曾经,她确实非常迫切的想要回去,可是现在,当真正面临离开的时候,她突然觉得,曾经那种迫切的想法不知不觉随着岁月的河流早不知流到了何处,现在的她,不想离开,真的不想就这么离开。

    哪怕她心里仍然思念着家中的父母亲人,可是,至少这一刻,她决定还是要留下。

    都说女生外向,其实这也正常,女人嘛,她最后的归宿无不是想找个疼她爱她的男人,只要有那人在,哪儿都是她的家。

    亲情对于她来说固然重要,但这一刻,她想自私一回,她想争取自己的幸福,若是可以,以后能找到回去的方法,她想,她会带着她爱的那个男人一起回去见父母亲人。

    对于冉哥,这一生,她只能对不起他,从小到大,她一直视他为兄长,若说从前她真的有打算就那么顺势而为的嫁他为妻,陪着他过一辈子。

    可是现在,当她碰到那个让她动心的男人后,她不愿自己的后半生都在将就中度过。

    说她不孝也好,说她无情也罢,人活一世,难免有那么一两次的冲动和任性,前二十几年,她一直都是乖乖女,女强人的典范,可是,从此以后她只想让自己变得坚强而不失柔软,能够有人疼有人爱,能疼人也能爱人。

    “小诺,跟我回去,冉哥也求求你了,只要你跟我回去,哪怕你不愿意嫁我,我都愿意尊重你的想法,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失踪那么久,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家里人现在是什么状况你有想过吗?哪怕他们都是军人,但他们也是有血有肉,他们也是知道痛的。”浅兮冉满眼祈求的望着一诺,字字肺腑,希望能够打动她。

    闻言,哪怕他提出的这种问题在自己的脑海翻来转去想过无数次的一诺这一刻还是出现了短暂的愣怔。

    人心都是肉长的,哪怕在做出决定的时候,她下了狠心在心底抛却自己在乎的亲人,想要逼迫自己去忽视她们的心情和存在,可是,当被人当面提起时,她那颗原本以为很坚强的心,还是不可避免的抽痛着。

    突然,她感觉到另一双温暖的略带一些老茧的手重重的握住了自己另一只手,鼻头一酸,她眼眶本已干涸的泪水又情不自禁的留了下来。

    那双手给她的感觉是她所熟悉的,渴望的,她似乎还能闻到空气中那淡不可闻的龙涎香渐渐将她萦绕,这一刻,她的心似乎又坚强了起来。

    “冉哥,放手吧,我相信你能明白我的选择,回去后,麻烦你告诉我的亲人,就说我在这里过得很好,其他的不用多说,我相信他们能够明白。”她是在军区大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她便被父母当男孩儿一样养大,若不是奶奶出身书香门弟,让长年围绕着奶奶的她身上多少沾染了些书香气息,估计她会在成长的过程中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男人婆。

    她的家庭是民主的自由的,同时,她也相信家人是了解她性格,能够理解她的。

    “你真的决定了,不再改变想法了吗?你有没有想过,在这里,你没有家人的庇佑,被人欺负了也只能自己独自承受。还有,那个男人,你为他作出如此大的牺牲,你有没有想过,他的身份注定了他这一生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难道,你愿意与人分享你的丈夫?

    他的父母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她们又是否会接受你这么一个没有家庭没有背景的女人做她们家的儿媳妇,做这个国家未来的皇后?”此刻的浅兮冉可谓是痛心疾首,在他看来,一诺就似被爱情蒙蔽了心智的单纯小丫头。

    他这些话虽说是在提醒着一诺,但他的眼神却是定定的盯着一诺身后那个拉着一诺的男人而说,他就是想要那个男人能够明白一诺与他在一起会面临哪些难外。

    热切的爱恋一个人的时候,她完全抛却是理智,待一切繁花过后,她一个人孤苦无依的留在这里,她该如何承受那种致命的痛楚。

    闻言,一诺嫣然一笑,手里挣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她沉思了片刻后,再一次用她那双真诚的眼眸看着浅兮冉说道:“冉哥,谢谢你的肺腑之言,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这么多年来,你挂着严一诺未婚夫的名头阻了多少喜欢你的姑娘,这我都知道,对不起冉哥,是我耽误了你,回去以后,你好好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你对我的情真的是男女之情吗?不论怎样,无论我们是否在一起,你在我心里始终是那个对我最好的哥哥,比我自己的亲哥哥对我还要好,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守护,只是冉哥,人生难得一次执着和疯狂,我想,现在的我若不为爱疯狂一把,等老了,回想起来,我会遗憾的。”

    耀眼过后的光圈,慢慢的变淡,光圈里的人也在随着慢慢变化,变得几近透明。

    此时的情景看着十分诡异,一诺的身子,一半完好无恙,另一半却是变成了透明状,原本寂静的街道此刻似乎变得更静了,近五万凰羽军站在不远处,一瞬不瞬的注视着这一幕。

    听完她的话,浅兮冉怔住了,就连那只拉着一诺的手也松开了些,不似先前那般有力。

    这时的一诺完全能够挣脱他的掌控,可是,她却没有,她选择了平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