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 招黑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李凤儿跟着严承悦去见庄家家主庄文彬。

    这位现任的庄家家主长的斯斯文文,戴着无框眼镜,看模样像个性子柔和的文人,可其实最是心狠手辣喜怒无常。

    严承悦和他握了握手,笑道:“贵公司送来的合作计划书我已经看了,觉得甚为可行,抽空我们将合同签了就开始建厂吧。”

    庄文彬脸上笑意更浓:“如此,提前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严承悦笑着说了一句,就给庄文彬介绍李凤儿:“这位是我家夫人的妹妹,今日带她来拜见庄兄,以后还请庄兄多加照顾。”

    怎么说呢,到底严家以前多在国外打拼,好些产业也都在国外,回国的年头也不多,在大华国内不如庄家根子深人脉广,庄家这种世家大族,庞然大物若是肯照料李凤儿一二,李凤儿不说在娱乐圈横着走,便是整个大华国几乎都能横行的。

    “有劳了。”李凤儿也笑着上前给庄文彬见礼。

    她看庄文彬说话处事的样子,知他尚古礼,行的自然也是古礼,瞧的庄文彬使劲点头:“现如今如李小姐这般的女子当真当见,放心,能照顾的,我庄家一定照顾。”

    一边说话,庄文彬叫过一个穿了紫色礼服的女孩给李凤儿介绍:“这是小女凤仪,与李小姐倒也算是有缘份,你们年轻人一处说说话。”

    庄凤仪是个举止优雅,行动站立都如画般美好的女孩子,看到她,李凤儿便想到早先宫中那聪慧不凡的德嫔,倒是颇有几分好感,对庄凤仪一笑:“请多指教。”

    庄凤仪对李凤儿观感也不错。笑着请李凤儿到屋中坐下聊天,越聊,两个女孩越是投缘。

    李凤儿在古代活了那么些年,经历过后宫纷争,又主持朝堂政事,心胸见识自然不凡,学识也是极广博的,这庄凤仪虽不及李凤儿,可也是个很有学识又有远见的女子。两人从琴棋书画谈到当前局势,李凤儿说了一番见解叫庄凤仪很是吃惊,又请教了李凤儿几个问题,诸如遇到什么情况要如何解决,李凤儿都一一的帮她做了解答,叫庄凤仪佩服之极。

    最后庄凤仪一时心动叫人命过笔墨来想和李凤儿联手写一副字留下。

    李凤儿是客,庄凤仪就请李凤儿先写,李凤儿倒也不推辞,提笔就在纸上留下几个字,其势大开大阖。笔锋凌厉却又隐约透着几分圆融,字极有章法气度,看的庄凤仪都不好意思提笔了。最后还是李凤儿一人写完这副字,又签了名留给庄凤仪。

    写完字,严承悦便唤李凤儿,李凤儿对庄凤仪抱歉一笑出了屋由严承悦带着又认识了几位据说是什么大人物。

    其一便是西门家主,另一个是东方家主,照严承悦的说法,这二位都是很有见识的,为人处事也不错。东方和西门两家在他们的带领下,说不得还能再进一步。

    李凤儿素来是佩服严承悦和李鸾儿的,对于严承悦的话很敬服,和西门、东方两家家主寒喧一阵,又跟严承悦周旋于那些一流世家的家主之间。

    她见的都是这次宴会最上层的人物,这些人自成一派,都是在一个单独留出来的房间说话,并不和外边的小辈还有旁的明星、政客和商人在一处。因此,西门几个在外边的宴会厅玩闹,根本没见他们家的家主都对李凤儿笑脸相迎,更是将李凤儿想成了拜金女,极为鄙视不屑。

    等到宴会结束。庄凤仪很舍不得李凤儿,穿了一件紫貂大衣出来相送。看到李凤儿的白狐大衣很是羡慕,一直笑着说:“我原就喜欢这样的大衣,我有几件旗袍,想配个银狐披肩,只这年头又哪里去寻上好的皮毛,一直颇为遗憾。”

    李凤儿笑着说:“我这衣裳还是我姐姐亲自去深山打了白狐攒下皮子给我做的,好几年方得了这么一件,若是旁的我就送给你了,只这是姐姐的心意,我不能给你,不过,得我得闲的时候去打几头狐狸,攒够了送你一件,要是得了银狐,必然给你留着。”

    庄凤仪大为吃惊:“这……您竟然还会打猎,那深山老林可不是好去处,我以前与同学野营倒是去过几次山上,真正叫人苦不堪言的。”

    “我去山上不是一回两回了,倒不觉得怎样。”李凤儿轻轻一笑,拉着庄凤仪的手在她耳边道:“我定给你弄了银狐皮子来。”

    庄凤仪先道了谢,就和李凤儿慢慢走出去。

    这时候西门家主已经在人群中看到西门,招手叫他过来,拉他到一旁指着庄凤仪道:“那是庄家大小姐,最是得宠的,你记得她的样子,要是可能,就费力气追她,真要娶了庄家小姐咱们西门家就能更上一层楼了。”

    西门一听就是一阵厌烦,摆手道:“就她,娇横无理,刁蛮任性,打死我都不会娶这种娇小姐。”

    又看庄凤仪和李凤儿牵手出来,就更为厌恶:“竟然还追星,喜欢李凤儿那样的小明星,她能有什么好的,爸你可别再害我了。”

    气的西门家主真想给这小子几个耳光。

    等到庄凤仪送李凤儿到门口,而李凤儿和严承悦坐进一辆车内离开,西门都狠狠的盯着,鼻子里冷哼一声:“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个攀权附贵的戏子而已。”

    他这样的诋毁李凤儿,却忘了他那个女人白曼荷也是戏子,且还是十八线的小戏子,而且抱的还不只是他的大粗腿,同时抱了几个人的粗腿呢。

    等到西门和皇甫从会所离开,皇甫一坐进车里就接了个电话,之后就阴沉着一张脸。

    “怎么了?”西门问他。

    皇甫气道:“咱们找的那几个小混混给人打了,那人还放话说再敢找李凤儿的麻烦就叫他不得好死。”

    呯,西门一拳捶在方向盘上:“妈的。”

    皇甫下车招了招手,一个躲在暗处的人颠颠的跑过来:“皇甫少爷。”

    “拿来。”皇甫一伸手,那人赶紧送上一个小巧的摄像设备。

    皇甫笑着从怀里拿出皮夹抽出一大叠钱扔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