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二章 大结局(二)(全文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八十二章 大结局(二)(全文完)    秦玉书睁着眼睛看着帐顶,思绪翻滚!

    一个时辰后,秦玉书快速闭了一下眼睛,罢了,就当以前的秦玉书已经死了!

    从床上翻身而起,秦玉书出了房间,就见院子里只有自己爹爹一人的身影,随即快步走上前去,“爹爹,天娇呢?”

    寒昆的心提了整整一个时辰,他知道一个人失忆和恢复记忆他对他以前情感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他担心子兰恢复了记忆又不认自己这个爹了,此时看来是他想多了,心顿时就放了下来。

    “若冰和乾南陪着她回宅子了,我也让玉娆回她自己的院子歇着了。”寒昆笑着说了一句。

    秦玉书想了想,道:“爹爹,您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跟爷爷他们说两句话,之后,我就陪您一起回宅子。”

    “好。”寒昆笑着点头。

    随后,秦玉书出了自己的院子,快步去了福满堂。

    进了院子,秦玉书就见爷爷正在摆弄着自己的盆景,随即快步走了过去。

    “来了。”秦老爷放下手中的剪刀,看着秦玉书笑着道。

    镇远侯府被削去了爵位,秦老侯爷此时只能称为秦老爷。

    “嗯。爷爷,我想跟您说两句话。”看着爷爷花白的胡须,秦玉书轻声说了一句,心中有些酸楚。虽然不是亲孙子,但秦玉书一直把秦老爷当成自己的亲爷爷一样看待,如今就要回名剑山庄了,他还是有着一丝不舍。

    “好,我们去偏厅说。”说着,秦老爷迈步往偏厅走去,秦玉书跟在了后面。

    进了偏厅,落座,秦玉书看着爷爷道:“爷爷,您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不是秦家的孩子?”

    秦老爷捋着花白的胡须笑着点了点头,“从玉娆她娘把你抱回来顶替我那夭折的孙儿我就已经知道了。”

    一听,秦玉书还是有些吃惊的,不禁问道:“爷爷,您既然早就知道了,为何这么多年还这般疼我?”秦玉书在秦府里生活了二十年,他非常清楚偌大的一个秦府也只有爷爷和玉娆真心对他好。

    秦老爷笑了笑,“因为爷爷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爷爷知道,你一定不会让爷爷失望的。”

    秦玉书觉得惭愧,“爷爷……”

    然,秦老爷很快转移了话题,“玉书,今日来府里的寒庄主是你爹爹吧?”

    秦玉书轻轻点了点头,抿了抿唇,终究无法开口。

    “你这孩子,回去认祖归宗是好事,有何开不了口的?”秦老爷笑着说了一句,随即轻叹了一声,“你爹爹这二十年想来也是不容易,回去吧。回去后多孝顺孝顺你爹爹。”

    秦玉书一阵动容,一撩衣摆跪在了地上,给秦老爷磕了一个头,“爷爷,孙儿不孝!以后不能在您膝下敬孝了!”

    “傻孩子,赶紧起来。”秦老爷站起来把秦玉书拉了起来,又道:“你陪了爷爷二十年,爷爷已经很知足很开心了!回去吧。”

    秦玉书眸中有些酸涩,点了点头,“爷爷,那我明日就启程了。”

    “好。”

    从福满堂出来后,秦玉书又去了秦母的院子看了一下秦母,最后去了玉娆的春雨阁。

    进了院子,见玉娆正坐在石桌旁,看到他,快速站起来迎了上来,“哥。”

    秦玉书笑了笑,“玉娆,我明日就和爹爹他们一起回名剑山庄了,好好照顾自己。”

    听着哥哥的话,玉娆知道哥哥想通了,眸中快速泛起了点点泪花,使劲点了点头,“哥,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哥,你永远都是我最亲的哥哥!”说着,玉娆扑倒了秦玉书的怀里,泪珠悄然滚落。

    秦玉书犹豫了片刻,收拢手,轻轻拍了拍玉娆的后背,“傻丫头,哭什么?又不是生离死别。我们以后还是会见面的。”

    秦玉书的话并没有让玉娆停止哭泣,泪水反而肆意地往下流淌,想着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哥哥,心中已经溢满了浓浓的不舍。

    “我走后,替我多孝顺爷爷。”秦玉书又嘱咐了一句。

    玉娆没出声,使劲点了点头。

    秦玉书也没有再出声,静静地拥着玉娆,看着远处的天空,眸光悠远。

    一炷香的时间后,玉娆终于停止了哭泣,从秦玉书的怀里退了出来,拿出锦帕在脸上胡乱地擦了一下,吸了吸鼻子道:“哥,明日我去城外送你们。”

    “好。”秦玉书原本并不想玉娆送他,但想想,还是应了一声。既然决定放下,那就勇敢地面对!

    “哥,天娇是哭着跑出府的,你是不是应该哄哄人家?”玉娆虽然知道不该随便插手哥哥和天娇的感情,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秦玉书笑了笑,“等一下我就和爹爹一起回宅子,跟她赔礼道歉。”

    见哥哥能有如此的转变,玉娆自然高兴,笑着道:“这还差不多!你若是敢把我这么好的嫂嫂弄丢了,我可不依的!”

    秦玉书仅仅是笑了笑,没有出声。

    随后,秦玉书回了自己的墨菊院,安排妥当,让黑林帮他收拾了几件衣物便和寒昆一道回了宅子。

    秦玉书不知道楚天娇住的是哪个院子,寒昆也不知道,又没有见到吴妈妈,寒昆便把秦玉书领到若冰和云乾南住的院子里。

    进了院子,寒昆就见云乾南一个人坐在合欢树下品着茶,快步上前问道:“乾南,若冰和天娇呢?”

    云乾南瞅了秦玉书一眼,拿过石桌上的另一个空瓷杯,斟满了茶,慢悠悠道:“伯父,您也累了,坐下来喝杯茶。天娇那丫头就是死心眼,正趴在床上哭呢,若冰正在劝她。”

    秦玉书拧了拧眉,知道云乾南这是帮楚天娇打抱不平呢,自然也不会跟他计较,而是道:“天娇的房间在哪里?”

    瞅着秦玉书,云乾南笑了一下,“旁边的那个院子就是天娇住的。子兰兄,还是赶紧去把媳妇哄好吧,否则的话,媳妇带着球飞了,你可别哭!”

    一听,秦玉书一阵风似地出了院子。寒昆瞅着云乾南皱了皱眉头,“天娇有了我的孙子?”

    “伯父,我不是在激子兰兄吗?这您也信?”云乾南笑着道。

    “你这小子,害我白高兴一场!”寒昆笑着骂了一句,在云乾南的对面坐了下来。

    云乾南把茶杯往寒昆跟前推了推,“伯父,您急什么?等子兰兄把他媳妇哄好了,您想抱孙子还不是迟早的事情?”

    “你这小子!”寒昆笑了笑,想着等回名剑山庄就该给子兰和天娇办喜事了。

    ……

    秦玉书飞身进了楚天娇的院子,仔细听了听,就听见正屋里传来若冰的声音。秦玉书随即推开正屋的门走了进去。

    听到声音,若冰快速从楚天娇的床沿上站起来,绕过屏风,见到秦玉书,一脸惊喜道:“哥哥,你来了!”

    楚天娇正趴在床上难过着,听说秦玉书来了,快速抬起来,但想想还是趴了回去。

    秦玉书笑了笑,“我明日和你们一道回名剑山庄,现在我想跟天娇说两句话。”

    “好,那我回院子了。”若冰自然高兴,说着,快速出了房间,顺手合上了房门。

    秦玉书的话让楚天娇心中又雀跃了一分,但她依然趴着没动,暗骂了自己一句,真没用!

    秦玉书绕过屏风,来到床边,站了片刻,见楚天娇看都不愿看他一眼,心中轻叹了一声,坐到了床沿上,“天娇,我之前之所以那样对你是因为我心里很乱,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你们,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自己。”

    听着秦玉书的内心独白,楚天娇一阵心疼,但她并没有立即坐起来,而是闷闷道:“那你现在知道如何面对自己了?”

    “我已经想通了。我现在是寒子兰,不是秦玉书,以前的秦玉书已经死了,他的那些执着情感都会随着他慢慢地烟消云散。”说着,秦玉书停顿了一下,看着楚天娇又道:“天娇,你能给我这个时间吗?”

    楚天娇没有出声,而是肩膀一抖一抖地慢慢抽泣了起来。

    “天娇,你不愿意?”秦玉书有些心慌,握着楚天娇的手腕,把她拉了起来,看着她红若小白兔的眼睛,黑眸中更是隐着一抹急切。

    楚天娇瘪了瘪嘴巴,扑倒了秦玉书的怀里,泪如雨下,“我当然愿意,只是我好心疼你……”

    秦玉书心中暖暖的,把楚天娇紧紧搂在怀里,“傻瓜,我还以为你生我的气,不愿再理我了。”

    “我怎么舍得?”抬起泪眼,楚天娇看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