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四章 家的温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看着自家主子沉沉的目光,黑林顿时就想一定是楚姑娘骗主子他俩订婚了,难怪主子能和她如此亲密。楚姑娘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胆!她难道不知道主子以前的性情?黑林觉得楚姑娘这次恐怕要惨了。

    “子兰兄,你何必生这么大气?等天娇回来了,你让她给你解释清楚就是了。”云乾南虽然觉得无论寒子兰如何对楚天娇都是她自找的,但还是开口稍稍劝了秦玉书一句。

    秦玉书的眉头已经拧成一团,没有理会云乾南,看着黑林沉沉地开口:“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主子?!”

    黑林正想着措辞,听自家主子这么一问,顿时一惊,快速单膝跪在了地上,抱拳道:“主子,您当然是属下的主子!属下若说谎,必遭天打雷劈!”

    “好,那你老实告诉我,我以前跟楚天娇到底是什么关系?”看着黑林,秦玉书心中开始慢慢升起了一团火,袖中的手也慢慢攥了起来。

    看着秦玉书的神色,云乾南剑眉皱了皱,心中不禁为楚天娇感到担心。

    “是!”这一次黑林没再犹豫,急忙道:“主子,您以前跟楚姑娘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但听黑林这么一说,秦玉书的薄唇还是抿成了一条直线,过了片刻,又问:“既然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我怎么会跟她在一起的?”

    黑林挠了挠头,“主子,这事说来话长,属下不知道从那个地方开始说。”黑林有些头疼,若是把这件事说清楚就要说清楚主子的身世,光主子的身世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一听,秦玉书想了想,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道:“你先起来,把你所知道的关于我的所有事情都跟我说一遍。”

    “是!”黑林快速站了起来,来到自家主子的跟前,想了想,便从秦玉书是镇远侯府大公子的这个身份开始讲起。

    当若冰和楚天娇来到堂屋外面的时候,就听到黑林正在跟秦玉书讲他以前的事情,楚天娇心中顿时又咯噔了一声,快速抓住了若冰的胳膊,急切而小声地问道:“表姐,子兰会不会已经知道我骗了他?”

    若冰无法肯定,这时就见云乾南从堂屋里走了出来,若冰急忙招手让云乾来过来。

    云乾南来到若冰的跟前,瞥了楚天娇一眼,脸上的表情无疑在说,丫头,自求多福吧!

    楚天娇的脸顿时垮了下来,看着若冰瘪了瘪嘴巴,“表姐,怎么办?”

    若冰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躲也躲不掉。等一下,你自己一个人进去,好好跟哥哥说,知道吗?”

    楚天交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往堂屋门口走去。

    来到堂屋门口,楚天娇回头看向若冰,见若冰点了点头,这才迈过门槛进了堂屋。

    见楚天娇进来了,黑林快速住了口,看了看楚天娇,又看向了自家主子。

    秦玉书知道楚天娇进来了,但他并没有看她,而是沉声道:“怎么不说了?继续说!”

    黑林一个激灵,赶忙应了一声,接着说。

    楚天娇知道秦玉书在生气,没敢出声,慢慢来到秦玉书的身旁坐了下来,见子兰并没有把她赶走,楚天娇的心慢慢放下了一些。

    楚天娇不得不承认在她听到以前子兰是如何地在意秦玉娆如何地喜欢她,她还是有些吃味的,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秦玉书的侧脸,她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心里在听到这些时是怎么想的,但让她失望的是,子兰脸上除了冷冰冰的神色还是冷冰冰的神色。

    不过,在黑林讲到是她救了子兰的时候,就见子兰转头看了她一眼,楚天娇的心中顿时雀跃了一分,甚至想子兰会不会因为她救过他而很快原谅她。

    整整一个时辰,黑林把他知道的都能秦玉书讲了一遍,最后快速看了楚天娇一眼,又道:“主子,您如何失忆的,属下不知道的,您只能问楚姑娘了。”

    见自家主子看向了楚天娇,黑林还是很有眼力见的,赶忙道:“主子,属下想去一趟茅房。”

    闻言,楚天娇忍不住扑哧笑了一声,但看着子兰看向她的眸光,楚天娇赶忙强忍着笑意,咬住了嘴唇。

    秦玉书轻轻嗯了一声,便转过头去不再看楚天娇。

    黑林快速出了堂屋,顺手轻轻把门合上。

    秦玉书眉头拧了拧,并没有阻止,眸光一直落在自己面前碧色的茶水里。

    秦玉书伸手揉了揉太阳**,虽然黑林说的都是他的事情,但他却无法把那些事情跟自己完全地联系起来,好像他就是一个局外人,他在听着别人的故事。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

    从黑林的话中,秦玉书也听出来了,他以前喜欢的女人是他名义上的妹妹秦玉娆,而对于楚天娇他不但不喜欢反而有着一丝厌恶,但他却和一个自己以前厌恶的人行夫妻之礼,这让秦玉书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秦玉书非常清楚昨天晚上虽然是楚天娇主动的,但他也是愿意的,而且后面都是由他主导,因而他也不能完全把那件事的责任全都推到楚天娇的头上。

    “子兰,你怎么了?头疼吗?”见子兰一直在揉着太阳**,楚天娇忍不住问出了声。

    秦玉书没有理会楚天娇,放下了手,心中依然是不悦的。虽然在那件事上他们是你情我愿,但她骗了他却是事实,而且若不是她骗他说她是他的未婚妻,他也不会跟她行夫妻之礼。

    如此一想,秦玉书心中更恼,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子兰,你要去哪里?”见子兰要走,楚天娇也顾不来那么许多,一把抓住了秦玉书的手。

    “放手!”秦玉书的声音中带着怒火。

    “不放,我一辈子都不会放!”说着,楚天娇更是“得寸进尺”地抱住了秦玉书的腰身,死死地搂着,生怕秦玉书丢下她走了。

    秦玉书内力还没有恢复,而且还失了忆,根本挣脱不掉楚天娇的双手,只能怒道:“你到底放不放手?!”

    “不放,你就是杀了我我都不放!”楚天娇也豁出去了,仰着小脸看着秦玉书,瘪了瘪嘴巴道:“子兰,我知道我骗你不对,但我爱你是真的!我真的好爱好爱你!你当时什么都不记得,我担心你不接受我,我才谎称是你的未婚妻的。子兰,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我求你不要离开我……”说着,两滴清泪顺着楚天娇的眼角慢慢地滚落。

    看着楚天娇哭了,秦玉书剑眉轻不可见地皱了一下,但他并没有出声。

    泪眼朦胧地看着秦玉书,楚天娇接着道:“子兰,那一次我背着姑父救了你,一开始只是不想看着你死,但后来和你分开了,我才明白,那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可以为了你不顾一切!”

    吸了吸鼻子,楚天娇又道:“子兰,其实昨天晚上我是有私心的,我想在你心中占有一席之地,我甚至想怀上你的孩子母凭子贵,等你知道了一切,你可能会看在那些情分上让我留下来。子兰,我知道我很自私,根本没有考虑你感受,对不起……”

    泪珠不停地滚落,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但楚天娇没有手去擦,也没有时间去擦,她不想错过子兰脸上任何一个表情,更担心她一松手,子兰就真的走了。

    看着楚天娇哭的像泪人似的而又一副生怕他走了的表情,秦玉书袖中的手攥了又松,松了又攥。此时此刻,他的心中一片纷乱,根本理不清头绪。他的身世他的感情全部搅在了一起,他只感到头隐隐作痛。他甚至更不知道该用哪种态度来对待楚天娇。

    按理说,她骗他在前,他和她行了夫妻之礼也是她自找的,他完全可以不用理会她。但毫不留情地把她推开,他又做不出来。他是男人,他不会去推却该他承担的责任。

    见子兰迟迟没有反应,楚天娇心中愈发地忐忑,眼泪更是越流越汹。但她却不敢再说一个字,只能一脸紧张地等着秦玉书的“宣判”。

    看着楚天娇脸上止不住的泪水,秦玉书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似乎实在看不下去了,拿出了袖中的锦帕帮楚天娇擦了擦。

    秦玉书的动作让楚天娇快要沉到谷底的心顿时飞上了天,急切道:“子兰,你原谅我了,不生我的气了?”

    “你想得美!”秦玉书哼了一声,快速收起了锦帕,同时坐到了凳子上。

    “……”楚天娇只能松开双手,改成抱着子兰的胳膊,但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子兰,心中有些疑惑,她怎么觉得子兰的话带着赌气的味道?

    被楚天娇来回的目光不停地打量着,秦玉书浑身不舒服,随即凉凉地开口:“这件事以后再说,你先跟我说说我是如何失忆的。”

    一听,楚天娇的脸上顿时便露出了笑容,在她看来,只要子兰现在不赶她走,那就说明他已经原谅了她一半了,等她再多多努力一下,把他哄开心了,他一定就原谅她了!楚天娇心中打着小算盘,高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