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5章 番外的番外一、《明末大乱斗》副本大魔国篇之【大圣出嫁】(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番外的番外一、《明末大乱斗》副本大魔国篇之【大圣出嫁】(上)

    西元1653年初夏,淮北,海州(连云港)

    自从大明崩灭,天下板荡以来,海州就成了所谓“大圣国”的地盘,迄今已有十八年了。

    ——当然,在海州以外的地方,则普遍给它改了个称呼,将其贬称为“大魔国”。

    因为,即使在当今中原天下那么多群魔乱舞、光怪陆离的割据政权之中,海州“大圣国”也绝对称得上是最神奇,或者说最魔幻的一个:这个“国家”居然是按照《西游记》进行政权架构的!

    当年大明崩溃之际,明朝官军、闻香教起义军和满清八旗在两淮大地上彼此杀伐,最终清军得胜,连闻香教主王可也一度兵败被俘,之后才脱困逃回河北,在明末乱世之中建立起了“大乘国”。

    与此同时,另一股闻香教余孽则滞留于两淮,拥戴“圣姑”徐馨儿为主,退守海州继续抵抗。由于他们及时卖身投靠了盘踞海州港外花果山上的“澳洲人”穿越者,所在之地又颇为偏僻荒凉,所以总算是苟延残喘了下来,并且逐渐形成了一个名义上共尊徐馨儿为女皇,实则全面依附于穿越者的迷你附属国。

    当穿越者开始给这个附属国建立制度的时候,却发现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个国家都实在太小了,全境不过几万人口,仅仅相当于日本战国的一个十万石藩国。而且政权内部一盘散沙,名义上的女皇徐馨儿当时不过是一介萝莉,被丢给花果山上的穿越者充当人质,毫无实权可言。下面六个大首领各有一堆喽啰,大致势力相仿,不仅六人之间彼此不服,甚至对自己的手下也缺乏掌控力,根本捏不起来。

    结果,这个先天不足的海州“大圣国”,只好承认现实,采取了类似日本战国大名的分封制。

    偏偏“大圣国”的立国之地,又恰好是在传说中石猴出世的花果山旁边。于是在某人的恶趣味之下,有关部门在规划这个半殖民地小国的时候,居然脑洞大开地使用了美猴王的套路来分封——将海州的六位闻香教首领分别封了平天大圣(牛魔王)、覆海大圣、混天大圣、移山大圣、通风大圣、驱神大圣的名号,彼此平起平坐,地位不分高低。而常驻花果山的徐馨儿女皇,自然就是继承孙悟空的“齐天大圣”名号了……然后在这些大圣们的下面,同样也按照《西游记》的体制,封了一大堆的洞主、山主、坛主和寨主。

    ——虽然听上去很魔幻很恐怖,但归根究底,其实也不过是把日本武家藩国的家老、奉行、地侍等等职位,都换了个富有《西游记》色彩的称呼而已,最多再加上藩主常年大权旁落、始终不能亲政而已。

    但是,在明朝的封建文人士大夫眼里,这样妖气森森的诡异政权,依然是实在让人无法接受,更别提这帮家伙还是“澳洲髡贼”扶持的傀儡,故而毫不客气地贬称其为大魔国。当时就有好事的书生专门写了无数揭帖,给“大圣国”的诸位首领们,一个个都安上了妖头、魔头、妖女、魔女之类的贬损称号。

    接下来,等到关于“大圣国”建立的消息,经过了不知几道手,传入内陆各省之后,在以讹传讹之下,结合民间传统神怪故事,更是演变出了许多关于“海州魔国”的恐怖传说——比如海州魔国的妖头喜好用人皮制作旗鼓,用人骨制作法器,整日修炼各种邪法以求长生不老,为此需要大批杀人摄取魂魄来祭祀邪神;而海州魔国的妖女则是为了永葆青春,每日都用童男童女的鲜血沐浴等等。差不多把海州形容成了《西游记》里妖魔当道的狮驼国。甚至前后引来了不少企图“降妖除魔”的高僧和道长……理所当然的,这些高僧和道长来到海州“降妖除魔”之后的下场,不是被一顿棍棒当街打死,就是被请进了监狱里吃牢饭。

    不过,虽说上述这些荒诞不经的谣言,多半都是胡诌捏造。但要说海州的“大圣”们并非善类,倒也确实是没有说错——为了牟取利润和抱大腿,海州“大圣国”长期承担着帮助穿越者招募移民的业务。但在当今这种杀伐乱世之中,海州能够搞到的人口多半不是什么正当来路,而是被各路军阀土匪像奴隶一样捕捉和押送过来的流民。每一股被贩卖到海州的壮丁背后,都藏着无数被焚烧的城镇和被屠杀的村落。

    由于坐拥澳洲、美洲和非洲广袤空旷领土的穿越者,对于中国本土移民的渴求可谓是无穷无尽,从来不吝于为引入移民而支付高价。相反,连年战火灾荒的两淮大地,却是民不聊生到了极限,年景一年不如一年。缺钱少粮的各路兵马流寇为了生存和壮大,对于向海州大肆贩奴的兴趣,自然也愈发浓厚,结果使得海州的贩奴生意规模越做越大,倒毙于被押往海州途中的老弱骸骨也越来越多。随后在封建文人士大夫的抹黑泼污水和以讹传讹之下,就变成了“海州魔国”诸妖头每年派遣喽啰抓人血祭的恐怖传说。

    当然,在诸侯蜂起、兵马纵横的烽火乱世之中,海州大圣国(大魔国)本身也多次成为敌军的攻击目标。而海州大圣国这票兵微将寡的大圣们,在野外战场上的表现,似乎也只能用不堪入目来形容。

    然而,他们虽说野战很扑街,抱的粗腿却实在给力,每次遇到强敌来犯,就放弃郊野,退到预先修筑在海边的坚固棱堡里长期据守。中原大地上的各路军头都没有舰队,无法彻底包围这些自带码头的港口要塞。而海州守军却可以依靠海路从穿越者这边获得补给,最后把敌人的后勤活活拖垮,不得不撤围退走。

    一来二去之后,周边各路军头都明白了海州这块有靠山的硬骨头不好啃,如果没有把握拿下的话,不如老实做生意为好。诸位大圣们也明白了自己的分量,再也不敢妄想什么宏图伟业,而是很有眼色地满足于各自的海滨一隅之地,甚至就连距离海岸线较远的半个海州府,也被大圣国的诸位大圣们主动放弃了。

    就这样,依靠着抱大腿和识时务,这个小国终于在中原乱世的漩涡之中,磕磕碰碰地生存了下来。

    然后,十八年的漫长时光转瞬即逝,作为一个全球华人穿越者同盟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对中国大陆控制区进行间接统治的临时过渡政权,海州“大圣国”终于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走到了国祚终结的时刻。

    不过,跟古今中外历史上那一幕幕充满了悲惨和血腥的亡国戏码相比,明末海州这个极度奇葩的“大圣国”,却是以一种异常和平甚至充满喜庆的方式,平静而又安稳地走向了末路……

    ※※※※※※※※※※※※※※※※※※※※※※※※※※※※※※※※※※※※※※※※

    海州府城,大圣国皇宫

    虽然是皇宫,但作为一个迷你型的“县级国家”,海州的皇宫自然也不可能有多大,从外观上看,不过是一座寻常的两层楼西洋别墅,外面围了草坪和铁栅栏而已,也没有什么精心布置的园林花木、清泉池塘,只是布置了最简单的灌木和绿地,乍一看去,简直跟后世美国的中产阶级社区住宅相差无几。

    此时此刻,这座微型皇宫的主人,孙悟空名号的当代继承者,被无数士绅骂作母猴妖妇的“齐天大圣”徐馨儿女皇,正身穿一袭素色旗袍,端坐在梳妆台前,由三位侍女轮流伺候着,对着镜子梳妆打扮。

    随着十八年的岁月流逝,这位当初曾经被穿越者大姐姐各种玩弄,欺负得不要不要的小女皇,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位气质淡雅如大家闺秀,又妩媚丰腴如熟透果实的美**人。只是她依然没能成为一位合格的君主——海州小政权始终内外交困、夹缝求存的窘迫环境,实在不允许她真正掌握什么权利。

    不过,除此之外,她这半辈子基本上过得还算是安稳。而且,在今天,徐馨儿更是格外的心情雀跃。

    因为,今天就是她出嫁……呃,确切的说,是作为寡妇再嫁的日子——早在十四年之前,当时还是少女的徐馨儿就曾经有过一次婚姻,丈夫是奉命被派来给她当家庭教师的穿越者老师,由于师生单独相处日久,居然教着教着就教到床上去了……所幸虽然是“奉子成婚”,但结果基本还算圆满。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八年之前,河北“大乘国”为了吞并同出闻香教一脉的“大圣国”,派遣大批刺客潜入海州企图刺杀女皇。徐馨儿本人倒是安然无恙,但她的丈夫却不幸遇害,于是女皇从此成了寡妇。

    幸好,在全球华人穿越者同盟持续多年的文化渗透之下,守寡和贞节牌坊这种事情,在“澳洲化”的本位面明朝土著之中,也已经变得并不流行了。没过几年之后,寡妇徐馨儿就在澳洲京师中华城(珀斯),成功邂逅了自己的人生第二春——因为对花草的爱好而认识了澳洲首都植物园的园长,一位中年丧妻的穿越者鳏夫,随即很快熟络起来。接下来又经历了几年的爱情马拉松之后,如今终于到了修成正果的时候。

    “……妈妈!你还没打扮好吗?我这边可是连回澳洲的行李箱都收拾好啦!”

    伴随着上述嘹亮的话语,一位身穿蓝色连衣裙的高挑少女,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满脸苦笑的中年女仆——她就是“齐天大圣”徐馨儿女皇的独生女,“大圣国”的小公主金雪珠。

    似乎是得益于穿越者父亲的优秀基因,还有“澳洲饮食”的充足营养,再加上“新式学校生活”的适当锻炼,这位未成年的金雪珠小公主,远比她的母亲更加高挑健壮。而且金雪珠从小在澳洲学校社团里学习跆拳道,在同龄人之中堪称是打遍全校无敌手,以至于得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绰号“孙悟饭”……

    (能够弄懂这个梗的,都是看过《龙珠》的复古派动漫爱好者。)

    按照明朝封建士大夫那种喜欢平胸萝莉和畸形小脚,讲究“弱柳扶风”、“步步生莲”的审美观,这位牛高马大的金雪珠小公主,简直就是不堪入目的奇行种。但是在澳洲这个穿越者的大本营里,拥有模特儿身材的运动型元气少女金雪珠,却是学校中的风云人物,靓照经常登上校刊杂志的封面女郎,在校内和社会上都是粉丝拥趸无数。所以每次跟着母亲回海州都是老大的不情愿,待不了几天就抱怨这地方太无聊。

    幸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就应该是她最后一次不得不跟着母亲回海州了……

    “……小妮子又皮痒了是不是?这么大了都一点不稳重!才过来了几天,就又想着回澳洲了?”

    徐馨儿没好气地扭头白了女儿一眼,“……仔细再瞧瞧海州地面上的风景吧!以后可就看不到了!”

    ——自从丈夫遇刺身亡之后,成了寡妇的徐馨儿就搬离了海州,常年带着女儿寓居澳洲的华盟首都中华城(珀斯),每年最多也就回来住上一两个月。反正作为一个傀儡女皇,她也没啥实际政务需要处理的。

    但尽管如此,当她真的要将这片“帝王基业”拱手让出的时候,心中多少还是会有点儿惆怅。

    “……这破地方有啥可看的啊?再说你也不让我跑到皇宫外边,连沙滩上都不让去,说是不安全!”

    金雪珠小公主撇了撇嘴,“……几位叔叔伯伯(其余几位大圣)的家里也没啥可玩的,每次过去弄不好还会被他们家里那些奇形怪状(指裹小脚和明朝贵妇打扮)的女人指指戳戳,要不就是被一帮自作多情的公子哥拥上来献殷勤,实在是让人家感觉憋闷啊!花果山岛上倒是风景不错,但是咱从小到大在岛上住了这么多年,连每一块石头每一棵树的位置都背熟了,该拍照留念的地方也早就拍过了,还有啥可看的?妈,你还是快点跟新爸爸结婚,然后咱们一家人一起回澳洲,去大堡礁度蜜月玩潜水看热带鱼好不好?”

    “……你……哪有你这么说话的啊!真是没大没小的!唉,都怪我把你给宠坏了……”

    听了女儿这么唠唠叨叨的一通抱怨,徐馨儿不由得又羞又气,自己这个女儿啊,在澳洲待了几年之后,当真是从头到脚都变成那种不知尊卑的真正澳洲人了!随即却又是无奈苦笑——正如小公主说的那样,在她名下这个只有猫额头大小的大圣国境内,确实是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风景。

    从皇宫的窗口往外望去,只要把视线一移出庭院的铁栅栏外,就呈现出一副破败脏乱的景象。除了远处有一座还算气派的教堂,以及郊外“澳洲人”开办的盐业公司,多少还有点儿现代城市的模样之外,整个海州府城基本上就剩下了各种奇形怪状的贫民窟和棚户区,乍一看简直跟难民营似的……

    没办法,大明崩溃之际的频繁战乱,早已将昔日的海州府城夷为废墟。等到“大圣国”建立之后,诸位“大圣”也不肯掏钱修缮残破的海州府城,反倒是经常拆卸海州府的城砖和梁柱,用来修筑自家的庄园棱堡,于是弄得市容更加破败。而在正式吞并海州之前,穿越者也没兴趣越俎代庖,给大圣国搞什么基础建设,只是专心经营位于海外离岛的花果山租界,最多再加上跟诸位“大圣”合资开办的盐业公司而已。

    如今除了自备发电机的皇宫、码头区和盐业公司之外,整个海州府城都没有自来水,没有电力,没有行道树和街边公园,没有游乐场和图书馆,更没有少年少女们喜欢的购物广场和电影院,甚至没有水泥路和柏油路,连压密过的煤渣路,也只在港口码头到盐业公司之间铺设了一条,其余都是未经硬化的坑坑洼洼的泥土路,一刮风就漫天尘土,一下雨就变成泥潭,还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骚臭气息。

    眼下是海风强劲的初夏时节,从黄海吹过来的清新海风,还能驱散弥漫在城市里的污浊空气。等到了秋冬时节,呛人的煤烟和难闻的臭气就会从城区倒灌过来,哪怕置身于皇宫之中也让人难以忍受。

    既然城内的市容环境如此破烂,治安状况自然也一塌糊涂,甚至连警察这玩意儿在大圣国都是不存在的,全靠黑帮维持地下秩序,基本上就跟现代的巴西贫民窟差不多,“上流社会”的人如果闯进去随便乱逛的话,接下来几乎十成十会被当成肥羊抢劫和绑票。所以徐馨儿哪里敢同意女儿出宫去街上逛?

    “……罢了罢了,看来海州这地方,确实是没什么可留恋了。等到待会儿你妈妈签字把国家赠送给华盟政府之后,就把这座皇宫也作价卖了,从此就一辈子待在澳洲,再也别回来了吧!”

    “齐天大圣”徐馨儿女皇略显惆怅地叹了口气,随即又对着女儿展开了笑颜,指着身后的一溜儿衣架问道,“……来来,快帮妈妈看看,这里面哪一种款式的婚纱看起来更漂亮?……”

    ※※※※※※※※※※※※※※※※※※※※※※※※※※※※※※※※※※※※※※※※

    另一边,在“齐天大圣”出嫁的婚礼庆典会场,华盟驻军基地的大礼堂里,早已是一片张灯结彩。此时距离婚礼的时辰还早,大部分宾客都还没到。不过海州本地的几位“大圣”,倒是早早儿地过来了。

    十八年的岁月流逝之后,如今的海州“六大圣”也陆续有了新旧交替,相继传到了第二代甚至第三代。但在此期间,穿越者对海州大圣国的渗透和控制程度也在不断加深。时至今日,海州的各路头领们,早已被穿越者逐步遣散了兵马,又以“合股开公司”的形式收走了盐田和大半耕地。除了头上这个不伦不类的“大圣”名号之外,他们就只剩下了各自的庄园和盐业公司的股票,外加若干店铺作坊而已。

    对此,自然有人不太愿意,怎奈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也只得捏着鼻子认命。其中跳得最高的一伙人,曾经勾结河北“大乘国”作乱,企图“驱逐髡贼”,结果眨眼间就被碾平屠尽了。眼下这些“大圣”们和他们手底下的“洞主”、“山主”之中,其中几个有心气的,还在利用跟穿越者的关系做些买卖,或者在华盟的新朝廷里钻营位置。而那些胸无大志的庸碌之辈,索性凭着父祖的遗产坐吃山空,当起了富贵闲人。

    而在过了今天之后,他们头上这个早已沦为笑料的大圣名号,也要跟大圣国本身一起消失了。

    “……黄兄,多时不见,你又清减了嘛。莫非是生意上有什么烦心事?”

    会场一角的圆桌旁,刚刚从日本做买卖回来的“移山大圣”猫疲,先是跟通风大圣戴舒、驱神大圣张永龙等老熟人寒暄几句,就对不知为何消瘦了许多、看着貌似愁眉苦脸的黄海诺好奇地开口问道。

    ——这“移山大圣”猫疲,本名乃是毛疲,因为留着两撇很有个性的猫胡子,脸蛋又圆圆胖胖的好像猫脸,被市井闲人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