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9章 番外七、那些曾经被穿越者造访过的世界(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番外七、那些曾经被穿越者造访过的世界(四)

    7、明末大乱斗位面

    西元1654年,江西“大萌国”京城,南昌

    滕王阁下,赣水北流。

    距离大明王朝的分崩离析,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但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却依然混沌不明。

    此刻,就在这座当年王勃挥毫泼墨,书就锦绣文章的南昌滕王阁上,正举办着一场隆重的盛宴——大萌国的开国君主“萌皇”张献忠,最近与定都金陵的大清帝国结盟联姻,将他最宠爱的女儿“萌香公主”嫁给大清皇帝多尔衮的养子多尔博,成为大清帝国的太子妃(多尔衮没有亲生儿子)。

    对于这样一桩普天同庆,呃,至少是两省同庆的喜事,大萌国自然得要好好操办,热闹一番。因为南昌“皇宫”的大殿前不久失火倒塌,尚未修补完毕,所以就在滕王阁设宴给远嫁队伍送行。

    一时间,留着金钱鼠尾辫子的大清使臣和穿着峨冠博带的大萌官员济济一堂,一边相互寒暄,相互敬酒,一边对相貌一点儿都不萌的“萌皇”张献忠,还有外貌确实很萌的“萌香公主”连声恭维道贺。

    而一众文人清客们也在外面纷纷吟诗作词,提笔挥毫,纪念大萌国的此次“邦交”盛事。

    与此同时的高阁之上,更是环佩玎珰,彩带飘飘,歌姬们唱着王勃的《滕王阁诗》,翩然起舞。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舞带飘飘,歌声朗朗,恍惚之中,仿佛又让人看到了那份独属于大唐的三千繁华、十丈软红。

    然而,如今中原大地的现况却是……

    “……沐猴而冠,斯文扫地!”

    滕王阁外的偏僻树荫下,一位身形枯瘦的年老儒生听着高阁上的丝竹声,不由得愤而骂道。

    “……嘘!”另一位留着金钱鼠尾辫子,穿着清朝官服的老人赶紧开口制止,同时慌张地看了看四周,直到确定了附近并无旁人,才松了一口气,“……彝仲兄慎言!今时不比往日,当心祸从口出!”

    被呼为“彝仲兄”的夏允彝不悦地瞪了他一眼,但终究没有再继续口出狂言,只是看着张溥脑袋后面的金钱鼠尾,幽幽地叹息,“……天如老弟,一别十余年之后,想不到你竟已剃发易服,投了鞑虏啊!”

    对此,张溥则是无奈地讪讪一笑,“……唉,世事难料啊!彝仲兄,你如今不也投了流贼么?”

    一时间,两位老人相顾无言——想当初,自己这些江南士子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想要一己之力,挽住那天倾。而时至今日,却是风光不再,事业尽败,名节亦失,直教人黯然泪下!

    ——当年清军渡江南下,攻破金陵、屠戮苏州之后,幸存的江南名士夏允彝、张溥、孙元化、张岱、陈子龙、沈廷扬等人,曾在上海拥戴逃出金陵的永和帝朱以海重建朝廷,据江阴、上海两县地盘继续抗清。然而,在苦苦坚持了两年之后,清军终究还是攻入了上海,孙元化、陈子龙相继战死,“永和皇帝”于突围途中落水身亡,张溥则不知所终。张岱前往杭州找澳洲髡贼求援未成,心灰意冷之下披发入山当了隐士。沈廷扬和方以智率残余水师投降了盘踞浙东的澳洲髡贼。上海******自此烟消云散。

    而不屈不挠的夏允彝在上海抗清复明失败之后,又带着家眷老小与数百残兵,辗转逃到了徽州,投奔驻跸于此的崇祯帝太子朱慈烺,继续坚持复明大业。不料在次年春天,徽州******也被一股流寇攻破并屠城,只有夏允彝带着儿子夏完淳前往杭州找澳洲髡贼采办军械,这才侥幸逃过了一劫。

    尽管如此,倔强的夏允彝依然不肯服输,然而环顾天下,却发现此时的中原大地,已是“万邦林立”,到处都是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国号和朝廷。反倒是明朝宗室建立的几个小政权,却成了乱世群雄的重点打击对象,此时早已尽数覆灭。纵有幸存的皇子皇孙,也只能藏起家谱改名换姓,丝毫不敢暴露行迹。

    眼看着大明天下已经彻底完蛋了,夏允彝也只能捏着鼻子降低标准,想要寻找一位“真龙明主”,辅助他扫平天下。然而,在澳洲髡贼的恶意唆使和滥行册封之下,许多军头贼酋只是占了一县一乡甚至一村之地,就敢悍然称帝。弄得全天下自称皇帝的家伙没有一万也有几千,让人实在是无所适从。

    在此期间,夏允彝也曾想过要不要投靠“澳洲人”。然而这些澳洲髡贼实在是无耻之尤,不仅冒认宋室苗裔,还以夷变夏,推行胡俗,蔑视圣人道统,更重要的是对他这样的大名士也不肯折节招揽,而是让他跟贩夫走卒一起去参加什么公务员考试。夏允彝觉得这是奇耻大辱,坚决不肯与他们同流合污

    之后,经过一番打听,夏允彝认为坐拥襄阳的大顺皇帝李自成不仅兵强马壮,而且开科取士,尊儒重道,似乎颇有明君之相,于是就带着儿子夏完淳来到襄阳,设法投入李自成帐下,参赞军机。而大顺朝接下来也是屡战屡胜,先是北伐中原、攻破洛阳,逼得大周皇帝吴三桂北逃太行山,然后又东征淮上,与刚刚杀侄篡位的鞑清皇帝多尔衮鏖战徐州,大破八旗铁骑,尽收两淮之地,隐隐已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